搜索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土土土槽 · 2018-07-25
36岁,公司高层、年薪百万、有车有房,他却选择了逃离。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土土土槽”(xtutux6),作者林安,自由撰稿人/独立摄影师。

35岁,上市公司部门总经理,管理一支破百人的团队,年薪百万、有车有房,这可能是许多人奋斗的目标。已经拥有这一切的邰晓明,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感到抑郁。

人在高处,总有一些外人看不见的东西让一个人不自由。不同年龄段、不同身份地位的人,也都有独属于他的那份焦虑。

困扰很久之后,晓明选择了逃离这样的生活,亦或是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已经获得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他,被什么所困扰?逃离后的新生活,又是怎样的?

今天是“100个不上班的人”第十三期,我想借邰晓明的故事,与你们聊一聊:已经获得世俗意义上成功的中年人,还会有哪些焦虑?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年薪百万、有房有车的上市公司高管,在焦虑什么?

“每天早上醒来,胸口都压着一块大石头。”还在公司当高管时,邰晓明曾这样形容自己的日常焦虑。

作为公关公司的高管,维护客户关系、搭建管理团队、把控项目进度是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无论对上对下,对里对外,都付有责任。

而在加班闻名的广告圈,7乘24小时的工作强度是家常便饭:

电话微信永远在线,哪怕在国外旅游的大巴上,也会被客户的电话叫醒;每个月出差3-4次,航班出行率打败了99%的航旅玩家;每个月也总有那么几天凌晨三四点下班,去麦当劳吃个早餐,迎着清晨五、六点的太阳开车回家。

“有一次加班后,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在四环主路上睡着了一秒,醒来后发现在往隔离带上开。”这样有惊无险的经历,邰晓明说起来却轻描淡写。因为他觉得作为公关行业的从业人员,大多数人可能都有过类似经历。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工作中的邰晓明与Mike隋的合影

虽然高强度的工作听上去辛苦,但这并不是促使他选择离开的原因。

在公司工作到第12年,从一个月薪只有3000元的底层员工,到年薪百万的部门经理,该经历的一切都经历过后,人到中年的他,迎来了职业上的天花板。

与之前每隔2-3年就晋升一次不同的是,到总经理级别后,晋升开始变得缓慢,再加上2016年底,整个公关行业外部市场遇冷,部门业绩开始放缓,个人成长也同步进入停滞期。

那段时间,邰晓明感觉自己一直在向外输出已有的知识经验,却很少有机会能向内摄入新的养分,“感觉身体被掏空,力不从心”,他这样描述那阵子的感受。

最严重时,他甚至感到抑郁。特别在每年年底时 ,自己下一步的发展规划、公司的KPI指标、对百人团队肩负的责任,再加上那时家里有一些变故,自己的感情也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这些综合在一起,曾一度让他抑郁到想自杀。

这样焦虑的生活大概过了2-3年,到2017年,35岁的邰晓明和太太有了生孩子的打算,但那阵子北京连续雾霾爆表。

“我想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和空间,我太太的家人在2000年就全家移民了加拿大,综合这些主客观条件,我才有了移民加拿大的想法。”

2014-2017年间,邰晓明去了很多次加拿大,与太太的家人一起探讨未来在那边可以做的事情。

调研过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后,他认为过去十年加拿大房地产的发展和收益不错,是一个刚需行业,所以初步想法是可以去那边做房地产投资。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邰晓明在加拿大改造的第一间别墅


于是他变卖了自己在北京的一处房产,盘算清自己的已有资产后,确定即使在没有特别好的收入来源的情况下,也可以照顾好家人和孩子。有了这个保障后,他向老板正式提出了离职。

“在一家公司工作了12年,我其实已经习惯了当时的生活状态,无论在收入上、心态上、还是行为习惯上,突然选择主动跳出舒适圈,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其实也会焦虑。”

出国前的邰晓明,每月背负着超过五万的贷款,家里还有常年住院的母亲和退休在家需要经济扶持的父亲,再加上收入不稳定的太太,说不焦虑是不可能的。

但他还是选择了迈出通向自由职业、不上班的那一步,因为和焦虑相比,他对未知的新生活更加充满期待。

离开工作奋斗了12年的地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他已在心中打了无数次底稿,在正式告知老板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邰晓明曾连续两年拿下PRWEEK亚洲公关金奖和铜奖

2017年5月31日,是他十几年上班生涯的结束。也是他开启不上班新生活的第一天。

他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长假,带着太太去塞舌尔和迪拜旅游了一圈。7月,他来到加拿大,正式开始了大龄斜杠青年的新生活。

大龄斜杠青年:开“黑车”、卖“大鹅”、造别墅

到加拿大的第一个月,缓慢的生活节奏让晓明一度觉得每天的状态几乎是静止的。

当不需要每天看塞满邮箱的邮件,没有人来询问他做决策,也没有客户打电话问项目进展后,晓明整个人的生活节奏都慢了下来。

他给自己安排了每周4-5次健身,用3-4个月的时间,将35岁的中年身材练回了20多岁的年轻体魄。

与此同时,闲不住的他也在积极寻找当地可以赚钱的项目。

2018年是中国和加拿大旅游年,随着近几年去加拿大旅游的中国人逐渐增多,晓明想到的第一个流量入口就是“地接司导”。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加拿大与美国的关系,就好比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关系,大家打卡完澳大利亚后,也会顺便去周围的新西兰玩一圈。但随着中美关系恶化,美国旅游签证难度的增加,越来越多中产在把美国玩了几遍后,会选择来加拿大。”

对市场需求变化的敏感察觉,是公关人必备的素质之一。

晓明决定做高端定制旅游,开着自己的“小黑车”,接待来自中国的家庭和朋友。他把这块业务在朋友圈和自媒体上发布后,很快就陆续有客人来,最初的客人是一些朋友,后来是朋友的朋友。

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一波客人要接待,他会提前了解客人的需求,根据客人的类型帮他们私人订制旅游路线,全程开车带玩,有时也会提供住宿、移民、生子、投资置业咨询等增值服务。基本每位客人的收费是500-600加币一天。

从管理百人团队、接一单几百万的项目、每天被人称呼“邰总”,到开车做地接司导、一单赚几千或几万人民币、被人称呼“晓明司导”,晓明承认一开始会有心理上的落差,但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个新身份。

因为“之前做公关总觉得太虚,一切为了数据服务,不直接面对消费者,缺了点温度。现在直面客人,用服务换人心,更有存在感。”

但“黑车”毕竟不是天天开,加拿大的冬天来临之时,闲不住的“晓明司导”又嗅到了新的商机——代购加拿大鹅羽绒服。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加拿大鹅羽绒服去年曾在国内火热一时,晓明在国内的一些朋友曾询问能否帮忙代购,每周帮3-5个朋友专程购买后,晓明决定干脆在冬天专门做加拿大鹅羽绒服的代购业务。

同样是利用公关人擅长自我营销的特质,他在朋友圈给自己做了张海报,自称“加拿大鹅王”,由于他的朋友圈人群定位比较精准,来自朋友圈的订单源源不断,那个冬天他卖了100多件加拿大鹅羽绒服,赚了20万左右人民币,就连当地的销售都知道他的“鹅王”称号。

当然除了“开黑车”和“卖大鹅”,邰晓明还尝试了很多其他事情。比如充分利用国内资源,在温哥华举办母亲节华人慈善演唱会,吸引来了1500多人参与。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他在温哥华的“改造别墅”工程也在同步进行:2016年花140万加币在温哥华买下一栋旧宅,再花1-2年时间推倒重盖再销售。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7个月后原来的旧宅被晓明成功改造成了一栋焕然一新的别墅,今年2月这栋别墅以264万加币的价格售出,加上施工建筑费,在这个旧宅新造的房地产投资项目中,晓明获得的净利润是20万加币。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目前他手上还有3-4处投资的旧房仍在改造中。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以上所有林林总总的收入加起来,在加拿大的第一年,晓明的年薪不仅没有比离职前低,反而突破了上一份工作的收入。

作为一名前公关人,邰晓明做每一件事情前,都会计算好做这件事情的投入产出比,他只做能在单位时间内产生不错收益的事情。

“掌握赚钱的能力,有赚钱的资源、方式,远比有一个赚钱的工作和平台更重要。”晓明说,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桶金在哪里,但他并不为此焦虑。

“有一次我跟太太在国外旅游,她开玩笑问我这笔钱赚完了,下一笔在哪里?我说我真不知道。当时我们在迈阿密的飞机上,当飞机落地到达海滩边上时,我说我知道了。”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擅长思考和捕捉市场上的机会,整合自己原有的技能和渠道,找到规律后,把它们变成做起来开心,同时有不错收入产出的东西。

这是邰晓明目前即使没有公司每个月按时发工资,也不感到焦虑的原因之一。

不上班不等于不工作,吟完诗远方还有砖等着搬

与之前常常加班熬夜不同的是,每天自然睡、自然醒成了邰晓明的常态。如果把在加拿大的生活拉成一年周期来看,运动、家庭生活和郊游占据了大部分比例。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邰晓明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至于赚钱,倒像是穿插在日常主线中的插曲。

“常常是今天醒来发现要赚钱了,国内有一个项目需要我帮忙推荐资源,或者有朋友要帮忙买羽绒服,或者国内的朋友过来去接机。每天有太多可能性和未知,但又很稳定,因为这些都是以周为单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这些稳定的“客源”自然离不开晓明多年工作的人脉与资源积累,现在哪怕是人在加拿大,为了不与国内朋友们的生活脱节,他每隔几个月都会飞回国内见见老朋友,聊聊大家最近在做的事情。

“我原来以为一个人不上班,没人要求你就会散漫下来,会产生惰性,没想到我反而比以前更积极。”晓明说,没人固定发工资,反而会逼出一些狼性的东西,让人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在加拿大生活的第一年,邰晓明一直在给自己的生活做加法,他尝试了诸如代购、旅游、投资等很多事情。

接下来的几年,他要给自己的生活做减法,减掉那些投入产出比不高、不是专业所长的事情,然后再锁定重点发力、不断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在这个过程中明确自己的身份和角色。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也许邰晓明现在或曾经拥有的一些东西,对于一些人来说,已经是他们的人生目标,比如当高管、年薪百万、拥有不错的社会地位和人脉、不上班的自由生活。但这些对邰晓明来说,并不是一个可以让他就此退休的人生高度。

“你问我人生的终极目标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写了很多答案又删掉了。”邰晓明说,“如果年轻的时候你问我这个问题,我可能会给你一个比较物质的答案,但现在,它又发生了改变。”

他把目前的人生目标定为“做一个有价值的人”和“过有意思的生活”。

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去加拿大开“黑车”、卖“大鹅” | 100个不上班的人

“我觉得能一直把生活过得好玩有意思,不忘初心、保持童心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随着人年龄越来越大,焦虑变多,社会角色变复杂,想每天都过得开心有意思,找到生活中的小确幸,是一件挺难的事。”

回归生活本真的快乐,这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者”,对人生的终极追求。

在结束这场对话前,我们再次回到了不上班的话题,晓明说:

“不上班不等于不工作,很多人看到一些自由职业者常年到处旅游、生活滋润,但那并不是不上班的全部。”

“不上班只不过把朝九晚五的生活方式换成了诗和远方。但别忘了吟完诗以后,远方还有砖在等着你搬。”

这恰恰也是我一直想说的话。

开始做“100个不上班的人”采访计划后,经常有人问我“如何才能不上班也有钱赚”。这种问题总让我无从回答,因为它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背后也隐藏着提问者“不劳而获”的心态。

不上班不等于不工作,无论选择朝九晚五,还是诗和远方,工作始终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无法剥离。

与其整天四处寻找不工作也可以赚大钱的“神丹妙药”,不如先踏实做好手里的工作,好好搬砖、好好赚钱来得实在。

首发于公众号“土土土槽”,都市青年生活记录,给你100种不上班的理想人生。

长期接受不上班的自由职业者/创业者/特殊职业者的人物专访,欢迎投稿或合作,具体合作方式可到公众号菜单栏获取。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对“中兴事件”,给你一个更独特的思考角度,和更深入的解决探究。

2018-07-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