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Go-Jek和Grab司机共同的烦恼:泛滥成灾的“幽灵订单”

令晨@36氪出海 · 2018-07-24
对网约车欺诈行为的打击是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持久战。

编者按:本文作者 RESTY WORO YUNIAR,原文标题 WHO PAYS WHEN INDONESIAN RIDE-SHARING FRAUD GOES FULL THROTTLE?

在人潮拥挤的某火车站前,34岁的 Ignasius Yoesrandewanto 正等着平台给他派活。Ignasius 是印尼网约车巨头 Go-Jek 的一名摩托车骑手,这座雅加达的火车站是他的固定接单地点。此时,他接到项颇具挑战性的任务。

有人要他运送一个火车头。

“我立马取消了订单,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Ignasius 告诉《亚洲一周》(This Week in Asia)。

这样的订单听起来很好笑,但事实上,类似自动生成的假订单会影响 Ignasius 的收入,因为平台给骑手的奖励是与骑手的业绩和订单完成率直接挂钩的。

Go-Jek 的摩托车骑手每天必须至少完成系统派发订单总量的60%,才能拿到最高20万印尼盾(14美元)的奖励。而 Go-Jek 的主要竞争对手——新加坡打车应用 Grab 的骑手则必须将拒单率维持在10%以下。

“假订单影响了我的收入,” Ignasius 说。“在 Go-Send 上,选择接受订单前,我们骑手根本不知道要送什么。” Go-Send 是 Go-Jek 旗下的小件包裹配送服务。“光是过去的24小时里,我就接到了两三笔假订单,虽然拒单会影响业绩,但没办法,只能拒绝。”

网约车作弊在东南亚国家十分普遍,在印尼尤为猖獗。印尼经济金融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Development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国(东南亚最大经济体)61%的网约车司机(包括汽车司机和摩托车骑手)身边都有作弊的同行。80%以上的司机每周都会接到虚假订单,有三分之一的司机每天都会接到这类订单。Grab 称,东南亚市场上的虚假订单比例高达20%。

“那些不怕被抓又想不劳而获的司机就选择了作弊这条路,”位于雅加达的经济金融发展研究院项目主管 Berly Martawardaya 指出。“网约车公司的监测(系统)还不够强大,许多司机觉得即使作弊也很安全,毕竟被抓到的只是极少数。”

印尼网约车市场规模高达51亿美元,是 Grab 和 Go-Jek 之间正在上演的“双雄争霸战”的主要战场。在 Uber 退出东南亚市场,并将其当地的网约车和外卖业务出售给 Grab 后,两家公司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促销和补贴催生了作弊骗取奖励的个人和团体,给公司造成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为了打击作弊行为,最近几个月,Grab 和 Go-Jek 升级了各自的反欺诈系统。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这些措施也受到投资者的密切关注,成为他们评估公司价值等方面的参考因素之一。Go-Jek 面临的形势尤为紧迫,在进入东南亚其它国家之前,它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解决在印尼本土市场遇到的欺诈问题。这家市值50亿美元的公司已调拨5亿美元,用于向新加坡、越南、泰国和菲律宾扩张。

印尼经济金融发展研究院的调查显示,42%的司机认为 Go-Jek 平台上的作弊现象最为泛滥,而认为Grab 的作弊问题更严重的司机仅占28%。

在谈到司机造假的问题时,Go-Jek 骑手 Dramendra Radiasi Gultom 表示:“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一个 GPS 造假(应用),但我并不想用,我不想对客人撒谎。”

东南亚的网约车司机作弊可能是受到了他们中国同行的启发。当初,Uber 在中国市场与本土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开展竞争,受 Uber 高额补贴的驱使,作弊者也十分猖獗。通过非常规操作,他们能获得比正常情况高出两倍的收入。2016年,Uber 将中国地区的业务出售给了滴滴。

新瓶装旧酒?

除了 GPS 造假应用外,印尼的网约车司机还会注册假的司机和骑手账号,或是直接在雅加达商场里的电脑柜台购买,每个账号最多能卖100万印尼盾(约69美元)。有了假账号,司机们就能自己生成订单,然后假装完成订单,以达到平台的奖励要求。

另一种作弊方法被称为“现金骗局”,是指司机使用假账号,只搭载支付现金的乘客。精通技术的司机还会使用非官方版应用和动过手脚的手机,从而达到隐藏 root 和定位检测造假的效果,还能让他们随意拒单,并且不用承担任何后果。一位知情人士称,暗网上至少能找到1300个非官方的 Go-Jek 安卓应用,而 Grab 的只有三个。

“印尼一个经验丰富的团体通过非官方(Grab)应用可以实现无上限拒单,” Grab 用户信任部负责人 Wui Ngiap Foo 称。

整个亚洲范围内,不同地区流行着不同的网约车作弊方法。印度的司机使用所谓的“抬价法”,在订单频发区域集体下线,造成供不应求的假象。价格被抬高后,他们再上线接单。

而在马来西亚,司机们会告诉乘客,如果他们取消订单私下达成交易,可以享受折扣,如此一来,司机就能把车费全部收入囊中,而不用和平台分成。

对执法机构而言,对网约车欺诈行为的打击是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持久战。印尼中爪哇省的警察近日逮捕了8名网约车司机,他们通过53个假司机账号和213部安卓智能手机,通过每天在 Grab 平台上生成假订单,共非法获益至少60亿印尼盾(41.8万美元)。在雅加达,当地警察也抓获了一个由12名 Grab 司机组成的诈骗团伙。在至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通过操作假订单让 Grab 公司损失了6亿印尼盾(4.2万美元)。

打击造假行为

近日,为打击“幽灵”打车订单,Grab 和 Go-Jek 扩大了他们的反欺诈行动并升级了监测手段,尤其是在作弊现象猖獗的印尼。Grab 发起了一个名为“公平竞争”的举报计划,目前已收到9000宗举报,在全印尼范围内协助警方成功逮捕10个非法团体。Grab 称,在过去一年里,该计划让欺诈行为减少了80%。

Go-Jek 则在四月推出了一款监测工具,如果监测到司机使用 GPS 造假应用,会弹出提示框对司机发出警告。

“截止六月,我们已经处罚了数万名参与制造假订单的司机和乘客,” Go-Jek 企业沟通部副总裁Michael Say 称。“我们的系统监测到,超过80%的‘幽灵’订单都是在特定地点、特定时间生成的,我们认为这是一些不负责的机构所为,目的是增加 Go-Jek 平台上的假订单数量。”

包括 Ignasius 在内的一部分司机欢迎公司加强监管的做法。然而,针对 Go-Jek 和 Grab 平台上的小件包裹配送服务,在让服务器自动筛掉假订单方面,两家公司仍然任重而道远。

“虽然监管更严格了,但我收到的假订单并没有减少,” Ignasius 说。“我希望 Go-Jek 的服务器能筛掉 Go-Send 上那些一看就很荒谬的订单。既然他们能识别‘幽灵’打车订单,那么应该也能筛选出那些不合常理的配送物品,像用 Go-Send 送冰箱这样的订单就应该被系统剔除。”

“出海频道”已经在36氪app上开出来了!将为大家集中地提供出海的好内容(今年会特别聚焦东南亚)。来,跟着小动画,三步置顶出海频道,一键直达关键动态。

印尼Go-Jek和Grab司机共同的烦恼:泛滥成灾的“幽灵订单”

KrASIA出品,编辑:科壳可氪。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所有人都炒作深度学习,却没几个人知道进化算法。

2018-07-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