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对谷歌的罚款,可能是对科技公司全球监管的开始

chiming · 2018-07-19
这可能是全球范围内对技术公司进行监管的开始,欧洲一直在做美国不能或不愿做的工作。

编者按:周三,欧盟对谷歌处以43.4亿欧元(约合50.6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原因是谷歌的移动操作系统安卓的反竞争行为。这是欧盟委员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垄断罚款,引发了业界的关注。《大西洋月刊》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这可能是全球范围内对技术监管的冰山一角。

欧盟对谷歌的罚款,可能是对科技公司全球监管的开始

周三,欧盟对谷歌处以43.4亿欧元(约合50.6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原因是谷歌的移动操作系统安卓的反竞争行为。这是欧盟委员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垄断罚款,超过了此前创下的24.2亿欧元的纪录——这也是针对谷歌的,因滥用其搜索引擎的主导地位而被罚款。

问题在于,谷歌如何利用安卓系统的激增来巩固其他的服务,特别是搜索服务,安卓在全球超过80% 的智能手机上运行。 作为免费使用安卓系统的交换条件,谷歌要求手机制造商预装谷歌的应用程序和服务,比如搜索和 Chrome 浏览器。 欧盟委员会的监管机构认为,这扼杀了与其竞争的应用程序和服务。

此外,根据欧盟委员会的决定,谷歌已经阻止手机制造商安装替代版本的安卓。安卓是一个开源操作系统,这意味着其他公司可以自己制作定制版本(亚马逊设备上使用的Fire OS就是一个例子)。如果制造商实际上不能使用不同的安卓版本,那么软件的开源状态实际上并不能帮助增加竞争,或者是让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

“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侵权行为,也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欧洲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维斯特格(Margrethe Vestager)在宣布这一决定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但有一个大问题仍然存在:这个决定对谷歌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意味着什么?这可能是全球范围内对技术监管的冰山一角,欧洲一直在做美国不能或不愿做的工作。

即使对谷歌来说,50亿美元也是一大笔钱。 谷歌的母公司 Alphabet 在2017年创造了近111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约320亿美元来自谷歌部门。 这一年 Alphabet 公司的利润总额达到了126亿美元,其中50亿美元相当于其年度净收入的40 %。

尽管如此,与Alphabet的整体财务状况相比,这个数字并不算多。尽管谷歌还因美国税法的变化而一次性支付了99亿美元的费用,但谷歌的成功在于它不断增长——其净收入比2016年增长了20 %,与前一年几乎持平。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一样,谷歌坐拥巨额现金:大约1020亿美元,其中628亿美元在国外。谷歌要为这两项反垄断罚款支付80亿美元——谷歌对第一项决定提出上诉,并表示有意对新的决定提出上诉——与其说是一场生死存亡的危机,不如说只是一种麻烦。Alphabet的股价在欧盟宣布罚款后仅小幅下跌,这表明投资者并不十分关心此事,至少目前如此。

但长期的不确定性是存在的。其中之一就是这项决定将如何影响谷歌的业务,以及这种影响可能对技术产业和使用其服务的人产生什么影响。欧盟委员会的行动将要求谷歌停止让手机制造商捆绑其应用和服务,并允许他们销售运行在其他版本安卓系统上的设备。鉴于Alphabet的收入仍然主要来自谷歌的广告业务,而且移动是全球互联网用户的主导平台,这些默认安装的丢失可能会影响公司未来的成功。即便如此,这种改变只会影响新的安装,所以目前所有的安卓设备——超过20亿个——将继续按原样运行,谷歌的服务处于优先地位。如果其中一些用户转移到新设备,他们可能不会关闭谷歌服务。

但是,各种新的安卓平台的可能性,可能会让谷歌放松对移动市场的控制。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一篇名为“安卓创造了更多的选择,而不是更少的选择”的博客文章中对欧盟委员会的决定作出了回应,暗示他最担心的可能是移动操作系统被侵蚀。皮查伊认为,安卓以不同的成本和功能将移动手机变得多样化,但具有运行相同安卓软件的共同能力。当然,这正是欧盟委员会希望做的更多的事情。皮查伊强调的消费者利益的同质性也使谷歌受益匪浅。

欧盟委员会不断加大针对科技公司的反垄断压力。正如《华尔街日报》所报道的,欧洲反垄断主管维斯塔格(Vestager)已成为美国公司“事实上的全球监管者”。谷歌一直是主要的目标。除了搜索和现在的移动决策,对谷歌 AdSense的第三次调查仍在进行中。这起案件指控谷歌阻碍了在线搜索广告领域的竞争对手。

不过,谷歌并不孤单。今年早些时候,为欧盟委员会研究竞争问题的经济学家托马索·瓦莱蒂( Tommaso Valletti)表示,Facebook等连接消费者和广告商的其他双边市场公司也将受到审查。欧盟委员会因Facebook在2014年收购WhatsApp时提供误导性信息而对其处以1.1亿欧元罚款,但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仍未受到欧盟委员会的其他处罚。(欧洲个别国家的大型科技公司都受到调查:英国因剑桥分析公司而对Facebook罚款50万英镑,德国则因用户协议条款而对该公司进行调查。)

我们有理由认为,将会有更多的处罚到来。维斯塔格和她的团队早在去年反垄断浪潮来袭之前,就一直在调查科技公司违反欧盟反垄断法的行为。在美国,剑桥分析丑闻、打车巨头Uber的一系列危机、持续不断的日益严重的数据泄露事件以及更广泛的“技术反弹”等事件大多被视为道德困境:技术公司如何侵犯用户和公众信任。

然而,这种反弹的后果并不严重。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今年春天在国会作证后不久,Facebook已经摆脱了大部分审查;该公司的股票正在接近历史新高。亚马逊令人质疑的劳动力和竞争行为引起了一些人的愤怒,但即使公司网站崩溃,Prime Day销售也创下了纪,。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是美国处理反垄断问题的主要机构,在本届政府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期间,基本上没有插手这些公司的事务。

对于那些希望看到行动,而不仅仅是谈论美国技术产业在全球带来危害的人来说,欧洲的做法可能是最好的选择。维斯塔格对谷歌的两次制裁可以说是令人瞠目结舌、破纪录的罚款。但它们可能是更大、更广泛和更持久的行动的热身。

原文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8/07/europe-google-antitrust-fine/565505/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