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接力小米,独角兽为什么扎堆赴港上市?

36氪的朋友们 · 2018-06-26
一方面港交所改革带来上市新窗口,另一方面​平台和投资方急于收割红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财科技”(ID:ChinaChanceClub),作者:赵陈婷、邱智丽,36氪经授权发布。

又一波“造富”故事即将上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投资者和科技新贵们将目光转向香港资本市场。

随着小米、美团点评(下称“美团”)、斗鱼、腾讯音乐、映客、猎聘、创梦天地、同程艺龙等一批明星公司即将IPO,港股市场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资本盛宴。

当下在港股市场上,小米CEO雷军正忙着向投资人讲述小米的商业模式。可以预见的是,很快市场的焦点将投向美团CEO王兴,6月25日上午,港交所网站上挂出了美团递交的招股书。据报道,美团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还在亏损的美团如何撑起高额的估值?美团多项业务的关联性和本地生活服务的故事无疑需要接受资本市场的考验。

多线作战,美团护城河何在

2014年,市面上有本新书叫《九败一胜》,写的是王兴创业10年的经验总结。那个时间点,美团刚从千团大战中熬出头,经历了校内和饭否的失败之后,王兴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但市场并没有给王兴太多感慨的时间。随后的4年,王兴一直在打仗,或主动或被动,在不同的领域多线开战。

如今,王兴在创业十多年后终于叩响了港交所的大门,但是市场依旧有很多疑问声。最集中的一个疑问是,四面出击的美团到底有多大的护城河?

当年团购这一仗,王兴认为自己是打赢了,美团成了团购行业里的寡头,市场份额一度达80%。但2015年外卖又成了行业风口。美团快速跟进,跟饿了么、百度展开了外卖补贴战,一直打到百度退出,收编了百度外卖的饿了么又被阿里拿下。

外卖行业的格局还未完全稳定,今年4月,美团又迫不及待跨界进入了打车市场,大手笔收购了摩拜单车。做打车、收摩拜让美团成功跻身出行市场不可忽略的一极,但这个位置也的确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目前,美团除了外卖和到店业务外(团购),还涵盖酒店、旅游、打车、票务、短租、美业、家政、共享充电宝、生鲜电商等各个方面。

美团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是,2017年,美团交易额达人民币3570亿元,营收339亿元,拥有3.1亿年度交易用户数。

自2015年至2016年,美团交易用户人均每年交易笔数从10.4笔提升至12.9笔,2017年这一数值高达18.8笔,交易笔数三年增长超80%。其中,按交易次数排名前10%的头部用户人均每年交易笔数达到了98笔。而美团平台的在线合作商户从2015年的约300万增长至2017年的约550万,其中2017年活跃商家达440万。

由于业务线足够多元化,美团从团购到外卖,再到酒旅、打车等不同领域都受到诸多挑战。因此,市场普遍的观点是,这都是“烧钱”打下来的江山。

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净亏损达到190亿元。不过,这190亿的亏损是包含了“优先股公允价值”的调整前数字。如果按照调整后的数据,2017年美团经调整后净亏损为29亿元。

如果按照经调整亏损净额计算,美团的调整后净利润已经从2015年的-59亿元收窄至2016年的-54亿元,而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29亿元。

本次公布的招股书还披露了美团现在手上到底有多少弹药。截至2017年年底,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4亿元,短期理财258亿元。这意味着,到去年年底,美团账面上还有接近452亿元(约7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如果按照2017年调整后28亿元的亏损额度,美团点评对于资金问题应该不用担心。但是如果考虑到打车业务的烧钱速度,目前美团对于资金还有挺大的渴求。

而且,美团似乎也不打算放弃当下积极的竞争策略。上述招股书中,美团表示:“我们历史上产生了较大亏损,未来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对于募资的用途,美团称,将用于技术研发、新服务和产品、选择性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美团如今还有着鲜明的外卖公司标签,但是在王兴的规划中,公司的未来是服务电商平台,美团的假想敌是亚马逊。根据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数据推算,中国中产阶层成年人口数量是2.04亿人,这一用户规模有着巨大的服务需求,包括旅行、出行等。

“虽然我们看起来像是在发展很多不同的业务,但实际上只是朝着一个目标在努力。仔细观察所有垂直领域后,你会发现它们总会在某个用户群体形成交集。而就餐、点餐、看电影、旅游、租车的用户,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王兴曾表示,美团是一家围绕用户需求为中心的公司。

美团接力小米,独角兽为什么扎堆赴港上市?

港交所改革带来上市新窗口

“相较美国,中国投资者更了解中国企业以及上市和退出机制,同时A股要满足三年盈利要求,排队时间比较久,一些新经济公司很难满足要求,同股不同权上市制度的调整,让独角兽纷纷赴港上市。”光速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宓群告诉第一财经。

香港将上市制度改革瞄向“新经济”,从今年4月30日起,港交所上市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在港申请上市。这让不少独角兽公司跃跃欲试,尤其允许“创新型”公司采取双重股权结构,为小米、美团、蚂蚁金服这类公司赴港上市扫清了障碍,给互联网科技企业打开了上市新窗口。

以小米、美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在成长壮大扩展规模的过程中往往依赖资本的不断输血加持,多轮融资过程中创始人的股权不可避免会被稀释,一股一票机制很可能让创始团队在上市后逐渐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这是企业所不愿看到的。

在因同股不同权问题错失阿里巴巴这个巨无霸之后,港股一直缺乏科技股。港交所数据显示,过去10年在港上市的新经济行业公司仅占香港证券市场总市值的3%,而纳斯达克、纽交所以及伦交所该比例分别为60%、47%和14%。

老虎证券一位分析师告诉第一财经:“除了港交所放开‘同股不同权’,让管理人持股较少的科技公司上市后顾之忧减少外,港股市场优秀的个股更少,名气大的公司更容易成为稀缺标的,而投资者主要来自大中华区,对公司的了解程度更佳。同时港股市场跟内地无时差,投资者交易更方便。今后有可能成为港股通标的,加入内地投资者的购买力。”

此外美国证监会对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更为透明、严格,财务报告分季度披露,而在香港则压力更小,这也成为科技公司纷纷赴港上市的原因。

为了满足市场需求,降低投资难度,老虎证券甚至于近日上线了美港股一键打新功能,投资者的反馈比预想还要热烈。“今年是新经济公司IPO井喷的一年,美港股投资者打新的需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迫切,大部分用户都是冲着小米来的。”上述分析师透露。

平台和投资方急于收割红利

伴随今年资产管理新规的出台,银行配资收紧,一级市场的募资遇到困难,创业者的融资环境也变得更加严峻,尤其是估值较高的中晚期项目将面临估值调整,这也成为独角兽扎堆IPO的重要原因。

对于小米、美团这些巨型独角兽而言,融资和估值已经达到一定规模。例如美团上一轮融资已经达到40亿美元金额,估值高达300亿美元。蚂蚁金服去年的估值已经高达60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体量已经很难从一级市场找到合适的投资者。

另外,不少独角兽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未大规模盈利,而新业务又处于烧钱之中,需要正向的现金流支撑,二级市场成为最佳选择。

直播和视频行业则是典型代表。行业竞争进入红海,马太效应越发显著,中小企业面临较大的生存危机,平台和投资方也想要尽快收割红利。

例如在直播行业,除了打赏和广告之外,各大直播平台也开始探索直播+,即进行直播与垂直行业的整合,比如和教育、旅游的结合,来丰富自己的变现能力。原本专注于泛娱乐领域的花椒开始发力游戏板块,而一直强于游戏业务的斗鱼则在丰富自己的综艺内容。

各大直播平台之间的边界变得越发模糊,综合性大平台竞争下,唯有在资金、技术层面获得巨头或者资本市场的持续输血,才能最终胜出,上市也许就成了唯一的出路。

对于VC、PE而言,港股上市周期短,锁定期只有半年时间,并且过了锁定期之后减持没有任何限制。而在香港上市有一套明确规范的程序,加之监管机构独立透明、高效,公司一般在6~12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上市过程。这就意味着投资人和企业能更好地把控上市时间。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的朋友们资深作者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欢迎一线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分享你们的观察和看法 tips@36kr.com

下一篇

B站要来漫画市场里分蛋糕了

2018-06-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