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卫报:亚马逊帝国背后的中国衡阳工人

温泉蛋 · 2018-06-27
假货、剥削员工......亚马逊负面新闻不断。

编者按:本文编译自《卫报》题为“Underpaid and exhausted: the human cost of your Kindle”的报道,作者是Gethin Chamberlain。衡阳的富士康代工厂负责加工亚马逊商品,被曝严重压榨工人,工资不仅低于最低水平,工作条件还不容乐观。大部分工人非在编,只与职介所签合同,今天组装完产品,明天就走人。 劳工组织派卧底深入其中,了解工人生存状况。

清晨五点,一名女工睡眼惺忪,昨晚她一直用牙刷掸掉亚马逊智能音箱上的灰尘。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工作时间似乎没有尽头,她身心俱疲。她的工作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环顾四周,她的工友都躺在长椅上睡着了,于是她也趴在工位上休息。

我们姑且称她为小红。要知道为什么她在这里工作,先得追溯到数月前。湖南省衡阳市,常住人口超过七百万,由于候鸟南飞常停留于此,衡阳因此有“雁城”的美誉,但在中国地图上也不过只是一个小点。

这天早晨,气温宜人却天色阴沉,城市上空迷蒙一片,不知是雾是霾。通向白沙洲工业园富士康公司的道路宽阔,两侧栽有精心培育的植物。轿车、摩托车与公交车汇成车流涌向路尽头处大门后的厂区。身穿蓝色制服的保安观察着来往的车龙与人群。

身着牛仔裤与T恤的工人们陆续抵达工厂。他们多为年轻一代,男女比例协调。等待着他们的是每周60小时的工作:每周工作六天,常规要求每天工作8小时,再额外加班2小时。工作中只有完成极苛刻的指标,才能申请去洗手间。工人们每月超时工作80小时,远超劳动法规定的36小时。尽管如此,但企业自有方法免受处罚,而员工也希望多加班多拿薪水。

这些工人正在组装的是阅读器Kindle,智能音箱Echo和Echo Dot。其中智能音箱是亚马逊今年的宠儿,计划推广到全球各家各户。只要对着说“Alexa”,它们就会自动启动。


血汗工厂

一年前亚马逊与富士康公司签署协议,扩大在衡阳的硬件生产基地的规模,据报道,富士康增加了30条生产线,创造了15000多个岗位。

富士康为减少对Apple的依赖,就要稳住亚马逊,靠的是一条原则:低工资,长工时。此法屡试不爽。而在衡阳厂区,还多了一条:雇佣职业介绍所提供的临时工。这些被称为劳务派遣人员的工人,由职业介绍所聘,担任编外员工,工资比普通员工稍高,但没有节日与病假补贴,甚至会因为淡季停工而被无薪解雇。某种程度上,他们和自己组装的智能音箱极其相似: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富士康对劳务派遣人员依赖的持续增长,已经引起了政府的注意。2014年,政府修订劳动法,要求企业内劳务派遣人员数量限制在10%以内,并且只允许承担临时性工作。企业为充实岗位,必须起用签订了劳动合同的在编员工。

但富士康公司墙上的工资单告诉我们,新法规的执行鞭长莫及,或仍需时日:衡阳厂区40%的员工仍由职业介绍所转介。这些员工无形中帮助杰夫·贝佐斯巩固其全球首富的地位。

英国卫报:亚马逊帝国背后的中国衡阳工人

贴在墙上的工资单

贝佐斯目前身价高达1020亿英镑。如此财富背后,是旗下零部件厂员工们的血泪故事:为了微薄的基本工资,每日殚精竭力满足生产指标。许多团体与劳动组织都曾对严酷的工作条件提出抗议。GMB联盟还对亚马逊旗下的三家物流企业提出,为物流司机发放病假与节日津贴的要求。

上月有报道称,过去三年内,救护车曾出动600余回前往亚马逊位于英国的部件工厂。因此也一直有人呼吁亚马逊提高员工的数量。

但贝佐斯不以为然。数月前,他由于“极富创新精神,影响全球文化,同时正视对社会肩负的责任”在德国获奖,在采访中被问到关于他积累财富的方式所引起的争议。他表示:“当你被批评时,首先该照照镜子,仔细思考,他们说得有没有道理。如果我的确有错,那就马上改正,不要犹豫。”

不过贝佐斯的镜子似乎在说,他的批评者都是大放厥词。“我对我们公司的工作条件和薪资制度感到骄傲。”他对典礼上的观众说道。抱着同样的理念,贝佐斯和郭台铭在衡阳厂区开展了他们的合作。但为什么他们两人要在这样一个远离如深圳,上海,天津,广州等制造业重镇,缺乏海运和大型工业基地的城市建设零部件加工厂呢?

上文提到衡阳打工的小红,每小时的工资是14.5元,这一金额低于全国最低工资标准的平均水平。如果在深圳工作,法律规定最低时薪为19.5元,而上海为20元。尽管小红经常性地加班工作,但月底结算工资时,她和其他同类工人只能按常规工资标准拿到加班费,而劳动法和企业供应商行动准则明文规定的1.5倍加班费永远都不会落到他们身上。

富士康承诺员工最低收入为每月3700元,但工资单和员工的账户都清楚显示,大部分员工的工资只有2000-3000元,部分在编员工甚至低于2500元。但在衡阳,2017年居民平均工资已达4647元。

近年来,我国工资水平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但湖南省仍位居后列。每月1280元——衡阳的最低工资,这一金额还不及富士康的苹果工厂所在地深圳的最低工资的一半。早前,富士康的深圳厂区饱受诟病,被指苛待员工。2010年发生14起自杀案件后,厂区在员工宿舍周围支起大网,防止员工再跳楼。


卧底调查

回到最初的故事。夕阳西沉,小红下了公交车,回到工厂上夜班。她通过中介公司找到了这份工作,在迷你音箱Echo Dot的生产线上工作。在衡阳,有六家这样的中介公司专门为富士康提供劳务人员。

小红看上去和周围的女工并无多大区别。但实际她身负重任。她受美国的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所托,深入厂区,调查森严的工厂大门背后的真相。这是全球首次对亚马逊生产线的调查,“中国劳工观察”组织与《观察家报》,《每日镜报》进行联合报道,数日前题为《亚马逊利润背后:秘密压榨中国劳工》的报道已上线。

和其他工人一样,小红到得很早。尽管早到不会加工资,但为了预留安检的时间,保证晚上8点到达工作岗位,他们还是这么做了。她注意到工场的温度明显高于室外,戴上厚重的防滑手套后,不一会儿便满手汗湿。

每天下班回到六人间寝室后,她便将见闻写进日记:工作项目单一;员工抱怨腰背酸痛,刺眼的灯光令双目不适;以及强烈的疲惫感。她还提到,工人想上厕所,必须和主管打报告。有些工人会因此被主管斥责辱骂,只好哭着回到工位继续工作。

英国卫报:亚马逊帝国背后的中国衡阳工人

员工食堂一角

今天小红的工作是用蘸了酒精的牙刷清洁1400个Echo Dot音箱上的灰尘。四个半小时后,她已体力不支。她如此写道,“我觉得好累,动作越来越慢,刷灰尘也越来越没力气。可还有二三十个音箱摆在我面前。音箱越来越多。生产线的工头见状走来,说我干活太慢了,叫我手脚麻利点……可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有一天她和对面工位一名年长的女工攀谈起来。“对面那个大姐告诉我,这份工作她干很久了,结果现在手掌越来越麻,脖子和腰背经常酸痛,视力也在下降。”另一个工友也有同感。“在同一个岗位,日复一日地完成同一道工序的话,很容易感到疲惫,全身酸痛得难以忍受。”

小红的日记中少有令人愉快的事情,有一位45岁的女工曾提到,她因为手脚太慢被斥责的经历。“因为年纪较大,工作起来没有那么迅速。当工头斥责,那位大姐就哭了起来。回到宿舍,另一个老大姐和我说,上次也被工头骂哭了。”

她笔下的工作重复乏味,缺少休息时间。员工们累得坐下就能睡着。半夜的休息时间里,她发现“一些人靠在流水线旁就睡着了,有些把椅子拼到一起就睡在上面,还有些直接就睡在泡沫塑料上”。

回到宿舍也不意味着能好好休息。因为她注意到,宿舍环境不佳,万一发生火灾,企业并没有应急逃生措施,“连逃生路线都没有标注出来”。此外,屋顶的渗水和浴室损坏的照明都是员工们长期抱怨的事项。

小红的日记记录下了她在工作中消极沮丧以及被疲惫感几乎压垮的情绪感受。“不断重复的工作中,我既生气又难受,双手十分酸软,但我还得坚持到3点才能休息。”

“到了4点左右,大家停下手中的工作。对面的工友告诉我,指标完成了,不用再做了。这时后面工位的也跟着坐下休息,因为流水线上没有产品了。我累得把头靠在了流水线上。后来工头过来拍我,叫我不要靠着流水线睡觉,我就又坐起来。”

换班后,小红离开工场,从保管箱取出手机。“许多人或蹲或坐,在路边吃盒饭,玩手机。他们看起来都很累。”


自查:反省还是敷衍?

工厂里讨论最多的还是淡季无薪解雇劳务外派人员的事情。今年4-5月就解雇了700个人,而1-2月竟解雇了2700人。但大家似乎习以为常,没有怨言与怒气。几乎没有人听说过亚马逊或者贝佐斯。他们不奢望丰厚的酬劳,而现实拿到富士康和亚马逊发放的微薄薪水。那一刻,他们也不会过于失望,毕竟早有心理准备。

一名32岁的已婚男子表示,他每月组装kindle,基本工资有2000块钱。尽管还有700元加班费,也是杯水车薪。他说:“现在工资真的太低了,我希望能涨到3000-5000块钱。我不知道在编员工能不能拿到这个数,但至少应该比在中介公司找的要好吧。听说工厂刚刚把从中介请来的临时工全部炒掉了。”

但有人不这么看。一名19岁的临时工表示,他每天加班后日薪可达145元。“工厂把我炒了,相当于给我安排假期了。这半个多月里,我能待在家里。我觉得还行。”

英国卫报:亚马逊帝国背后的中国衡阳工人

富士康位于衡阳的厂区

“然而事实并没有这么理想”,“中国劳工观察”组织执行理事李强如此表示。上月他致信贝佐斯,展示了调查结果,向他质疑为何临时工比重竟高达40%。他在信中写到,“这严重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富士康公司长期使用劳务派遣人员,通过中介公司侵害劳动者权利。这种做法不道德,也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希望您敦促旗下供应商改善工作环境,使员工在合理的条件下制造生产亚马逊的商品。”

事实上,“中国劳工观察”并不是调查亚马逊的唯一力量。亚马逊表示,今年三月审计部门已实地考察,提出了“需要关注的两个问题”——劳务派遣人员过多,以及少付加班工资的违法行为。亚马逊已要求富士康加以整改。

亚马逊全球可持续发展部门主管,卡拉·哈奈特·赫斯特在回应“中国劳工观察”的质疑时表示:“对于违反供应商行为准则的报道,我们会严肃对待。亚马逊将肩负起确保旗下工厂员工的健康状况与生活水平的责任。”

她表示,亚马逊有一套供应商行为准则,并有独立的审计部门负责监管各供应商,一旦发现任何问题,审计部门将及时上报。

去年,贝佐斯宣布大做慈善事业,“帮助在紧迫关头前彷徨的人们暂度难关。” 然而讽刺的是,为了制定慈善活动的方案,他竟到推特上向网友征集建议,显然是缺少点子,不懂得从普通人的角度考虑。或许他还得向卧底小红请教请教。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8/jun/09/human-cost-kindle-amazon-china-foxconn-jeff-bezos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