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基金方爱之:天使捕手、全能管家、超人妈妈 | 了不起的投资人

刘旌 · 2018-03-20
“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有拖延症,但在方爱之这里,只有‘下一秒就开始’。”

文 刘旌

编辑 洪鹄

在真格基金,方爱之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

方爱之出生于投行世家,父亲方风雷在35年前参与了中国第一代投行的筹建。她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先去了摩根大通做投行,在斯坦福念完商学院后,又去了通用电气公司做并购,直到她认识了徐小平,才开启了天使投资人的生涯。几年间,她陆续投出了蜜芽、小红书、依图、出门问问等独角兽公司。在显赫的投资战绩之外,她还是真格基金“离不开的人”,同时是两个孩子的超人妈妈。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女性”。

规则感、自信、超越同辈的成功,以及令人羡慕的 “家庭与事业的完美平衡”——有人将之归因于方爱之的天赋异禀,或是过人的幸运。但实际是,方爱之付出了数倍于常人的努力,虽然她丝毫不觉得过程痛苦,也不认为这可被视为一种美德而书写。在“喜爱”与“要强”两股力量的驱使下,一切都在顺其自然地发生着。 

1、

加入真格基金,是方爱之职业生涯中的一场意外。

哥大毕业后,方爱之的第一份工作是摩根大通投行部分析师。这是一段异常艰苦的日子:几乎没在凌晨前离开公司,老板每天临下班前交待的修改意见,她必须在第二天上班前将新文件摆在对方桌上。“几百页的文件要一个个字地核对,一个数字之差,甚至是多一个空格,都是不允许的。”

严苛到几乎变态的工作流程,让方爱之拥有了“系统性的专业”,但她知道,这并非她的志趣所在:自小,她就希望能做一个“有影响力”的人,而非一架巨型资本机器里的螺丝钉。

人生前几次重大选择,都和父亲方风雷有关。方风雷是中国第一代投资银行家,1993年就参与了中国首家合资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的筹建。入读大学前,方爱之对选专业感到迷茫,后来听从父亲的建议读了经济学;大学毕业后,她依照父亲的建议加入了摩根大通做投行。

工作了两年后,她一天比一天急迫地感到,她想回中国,“纽约每天报纸都在写中国的变化”。斯坦福MBA毕业后,她选择回国加入了“和能源、环境等现实问题更紧密相关”的通用电气,参与中国区的业务发展及并购。

意外发生在2011年。方爱之在斯坦福的师弟、时任红杉资本副总裁的胡丹打电话给她,说徐小平想见她。

北京,香格里拉酒店大堂,按职业习惯穿着白衬衫的方爱之,一边听着徐小平滔滔不绝地谈关于真格基金的梦想,一边用笔记本电脑做记录。其时,徐小平已陆续做了近80笔个人投资,代表案例如世纪佳缘、聚美优品等均已获得高额回报,但这些投资没有任何系统化的管理。徐小平当时的打算是,和他新东方的老同事王强一起,把个人天使做成机构化的天使基金。

方爱之让徐小平非常满意。曾担任斯坦福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的方爱之,能链接他看重的广泛学生群体人脉,更重要的是,“边听边记”的方爱之,表现出的专业感和职业性,是徐小平急需的。毕竟,他是一位投了80个项目还“连excel表格都没有”的感性派。

但面对徐小平的邀请,方爱之一开始是犹豫的。投行出身、习惯了看财务数据的她,对徐小平所言“天使投资主要就是看人”的论断将信将疑。直到她在香港见了沈南鹏一面。作为真格重要的出资方,沈南鹏告诉她,真格作为一个天使机构的价值在于,能在更早期的阶段对创业者进行投资,而徐小平具有的超强影响力,能够吸引到大量创业者。

方爱之进一步地意识到,天使投资作为创业者最早的陪跑人,完全符合她对“影响力”的期待了。“OK,那我来试一下。”

28岁的方爱之尚不知道,她即将踏上一条异常适合自己的道路。

2、

加入真格的第一件事是,徐小平要求方爱之要回复完每天邮箱里收到的所有商业计划书(BP)。“我们要真正地帮助创业者,没通过的也要给他们提建议。”

最初,BP保持在每天30封左右,但增长迅速,高峰时一度达到每天200封。即便经受过高强度的工作训练,方爱之也认为这属于不可能任务——每份BP她要从商业模式看起,找资料分析行业,前后耗时巨大。

“你是对的,但这不是天使机构的打法。”徐小平说。他提出了一个完全颠覆她设想的思路:“其他都先不用看,直接翻到创始团队那一页。”

这是徐小平高举的“看人理论”:“在人与事之间,真格只看人。”方爱之照做,但内心充满了疑惑,“不研究赛道?不看数据?不分析商业模式?”对一个做投行和并购出身的人来说,数字是最可信的。

2013年,一位叫刘楠的创业者找到徐小平。刘楠是一家母婴淘宝店的店主,有人想收购她的店,她打电话向徐小平寻求意见。一聊完,徐小平就向方爱之大赞刘楠的项目,但方爱之研究了运营数据后觉得平淡无奇,甚至“不觉得有必要见面”。向来好脾气的徐小平少有的“有点生气”,他要求方爱之:“你先去见见她!”

果然,等方爱之见到刘楠本人,瞬间被圈粉。“她自己也有孩子,对母婴和电商十分了解,非常好的KOL。”并且,刘楠的人格感染力超强,“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会觉得她的想法特别棒”。聊了不到15分钟,方爱之就决定投资。2014年3月,蜜芽宝贝(后更名为“蜜芽”)正式上线,当月GMV即过千万,如今估值已超百亿。

这一回合下来,方爱之对“投人”心服口服。 “对于天使项目来说,大多无法从数据上验证它的正确,最核心的一定是创始团队本身,只有团队综合能力够强,才能在市场中脱颖而出。”她曾将“看人”总结为三条原则:学习能力、行业经历和影响力。

如此,方爱之在筛选创业者时,瞬间找到了感觉——

初识“出门问问”CEO李志飞时,对方当时还在谷歌工作,短暂交谈后,方爱之当即给李志飞给打了3个标签: 科学家气质、深耕行业、个人魅力强大。这和她的看人三原则完全重合。所以即便“出门问问”当时还只是一个微信公众号,方爱之也决定投他。目前,出门问问已进行到D轮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

“有好东西”的创始人陈郢是哈佛商学院贝克学者奖得主;曾供职于贝恩资本,业绩闪耀。出生于农村的陈郢一直希望为农村发展贡献力量,方爱之在一次真格在哈佛大学举办的路演上听到他的讲述,深受感动,随后主动递上名片。真格投资后,陈郢从早期农村电商到如今切入直供精选生鲜农产品的社群电商,其间经历了数次失败和转型。过程中,方爱之从未动摇过她对陈的信任,因为她相信这个人身上的应变力和对梦想的坚持。今年1月,有好东西刚完成20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

对于“投人哲学”,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甚至向36氪列举了一种极端情形:“就是你明明不认同一个创业者的商业模式,但依然愿意投资他(她)。” 

对造作创始人舒为的投资也是方爱之践行“投人”哲学的典型案例。舒为找到方爱之时,已经创业失败了一次,徐小平不想投,“她的网上家具品牌不可能实现”,方爱之连续几个月不断向他力推舒,因为她“有必将成功的信念”。最终,徐小平改变立场。而舒为也没有让方爱之失望,造作现已成为消费升级中一个令人瞩目的家居品牌。

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最初做的也不是跨境电商,而是他的兴趣“旅游产品”。方爱之知道他“没有旅行方面的从业经验”,但斯坦福师姐的她与毛文超相识多年,深知他对成功的渴望,“绝不是办一家百万美金的公司”。事后来看,这也是一笔极成功的投资:2014年起,跨境电商大火,小红书如今已跻身独角兽行列。

徐小平向36氪表示,方爱之在海归人才中的广泛人脉,加之她在投资实践中“笃信不疑、坚定践行”的投人哲学,使她成为一位杰出的天使投资人,“是真格基金投资团队的核心投手。”

正因将投资聚焦在看人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真格以不到10人的团队,每年投资超过一百个项目。作为一家天使投资机构,在成立不到 7 年的时间里,真格基金已经跑出了14只独角兽。

3、

真格基金的过去7年,伴随着中国天使投资从个人向机构化转型的漫长过程。而方爱之,正是将真格机构化中的关键人物。

徐小平和方爱之的性格几乎是截然的两面——徐老师浪漫、感性、激情四射,而方爱之理智、自律、永远井井有条。在真格基金投资总监刘元看来, 他们是“完美互补”,“我无法想象还有另一个人会比Anna更能胜任这份工作。”

徐小平极其善以直觉看人。丰富的人生履历使他在对人的判断上拥有足够把握力,仅凭一些非常微小的细节,就能在短时间内对一个人作出评估。当年,易到周航带了一大堆材料来见他,徐小平一页纸也没翻,但这个坐在对面的人“目光炯炯,有一种穿透力”,他就认定周航“是有人格魅力的”。

方爱之告诉徐小平,她要将他这套天马行空的直觉具象化,让它可执行、可复制,成为真格整个团队的共同财富。在她的要求下,徐小平逐个复述了对近100个创业者的取舍过程,“投或没投,判断人时起决定性的因素到底是什么”。方爱之据此总结出了包括领导力、决策力、视野等在内的13条考评因素,每条10分。“总分130,如果总分能达110分的创业者,一定要抓住。”如今,这也成为了真格基金每个人判断创业者的黄金法则。

这也正是方爱之在真格最常扮演的角色:将徐小平的直觉和激情沉淀为规则。

徐小平在一次会议上提出:“要让每个人都有决策权”。这是一个“肯定正确却很难执行”的想法,但方爱之立刻创设了一套激励机制——根据职级划分,投资团队的每个人都有每年100万到700万不等的份额,“不经投委会讨论”也能亲自拍板投项目。

刘元认为,徐小平和方爱之“在底层信仰的坐标上是接近的”,比如他们都强调平等表达、公开透明,只是彼此实现的路径不同,“或者说徐老师更像是一个精神领袖(董事局主席),而Anna是CEO。”

在同事们心中,方爱之对“规则的偏好”是“天生的、近乎本能的”。但和很多强规则型人不同之处在于,方爱之完全不是“为了控制欲而制定规则”。规则感于她,是让机构体系流畅、高效运转的武器。

方爱之的好朋友、红杉中国副总裁吴莹认为,方爱之是少有的具有 “空杯心态”的人。“很多人在表示要听取他人意见时, 其实内心是早有定见的。但Anna没有,她真的开放。和她聊天时你会觉得,她时刻都是打开自己的。” 在吴莹看来,“很多出色的投资人都会艰难的经历“从先锋到大将”的过程,他们投得好,但如何赋能团队中的其他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从Anna身上,先锋和大将这两个角色是同步进行的,她的性格就非常适合做一个基金管理者。

对此,方爱之自评的原因更加简单一些:“也许我就是更适合做管理,而不是在一件事上做到很深”。在加入真格之前,她的理想工作也是去创业。

在方爱之的经营下,真格保持着一种近乎乌托邦的文化:开明、平等、有爱,不止一位真格员工向36氪描述,“我们真的就是一个family”。一个至今未被打破的“记录”是:真格没有过一个“负气出走”的员工,离职的投资人大多是去创业,他们的项目真格统统都投了。

4、

还有不到5个小时,方爱之就会坐上飞往美国的航班,预留给这次采访的是2个小时——这是经过精密计算的结果,剩余时间恰好够用来赶往机场和登机。

关于方爱之的“拼”,有一些听起来让人不可思议的故事——

2014年生第一个孩子当天,方爱之和H capital的陈小红发了很长时间的工作微信。如果不是她最后告诉对方“我快生了”,陈小红完全不知道方爱之处于临产状态。对此,方爱之平淡地解释:当时腹痛难忍,发微信聊工作是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

“坐月子”期间,她仍每天在微信和邮件中工作,在线上或家附近召开例会,安排工作,在这期间还完成了对两个项目的投资。”其中之一就是原壳牌高管于畅和方爱之斯坦福校友肖广做的车到加油,现已累计融资2亿。

为了工作哺乳两不误,方爱之无数次出差都带着孩子一起。有同事甚至以此打趣:“1岁不到的小Baby,飞行航程估计比20岁的我还多。”就在36氪采访的当月,方爱之来回中美四次。

在吴莹看来,方爱之的成绩是建立在她数倍于常人的努力之上的。“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在取得同样成绩的前提下,Anna可能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努力。”

刘元觉得,方爱之的强大自驱力,是一种“洁癖式”的习惯,“很多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拖延症,但在Anna这里,只有‘下一秒就要开始’。”

他曾提出创办一个帮助被投公司融资的活动Demo Day,上午刚提出,方爱之马上开会确定时间表、负责人,下午就开始分发邀请函。方爱之的强大执行力甚至体现在她的业余爱好“做媒”上,“说是要给谁和谁牵线,说完后马上就给你介绍、拉群。”

Club Factory 是一家用AI做技术支撑的跨境电商,方爱之在见完创始人楼云和他的团队,当场就拍板投资。楼云告诉36氪,给方爱之发微信“都几乎秒回”,“很少投资人这样”。某一轮融资时,他上午见到方爱之,她当场就帮他“约了一位一线基金老大”,并将会面安排在当天下午。

在方爱之的带动下,真格在创业者中拥有极佳口碑,尤其是在留学生群体,“斯坦福留学生圈子里会说,融天使轮都会想见到Anna才决定。”楼云告诉36氪。

但当36氪和她聊起这些时,方爱之表现得不以为意,她认为这一切都建立在“单纯的喜欢(和创业者打交道)”之上。再三追问,她反思,“也可能是我性格里比较要强。

有一次,真格组织全公司在澳门团建,方爱之在游泳时发现旁边有个人游得也很快,她就暗自和对方比赛,最终她卯足了劲,“赢了对方”。当然所有的心理活动,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遇到优秀的人——无论是她想让他成为同事还是想让他成为真格投资的创业者,方爱之都会竭尽全力地争取。

2014年,方爱之在纽约见到了尚在美国供职于一家母基金的刘元。刘是地道的学霸,当时还没完全决定回国,方爱之每个早晨都会发信息问:“你还要考虑多久?你还在跟谁聊?”

回到北京的早晨,方爱之8点不到赶到酒店等刘元。电梯门打开,刘元远远看到方爱之站在大堂里,“六七个月的身孕,肚子已经很明显”。一瞬间,刘元“特别感动”,当即决定加入真格。

对于看好的创业者,方爱之更是如此。“有好东西”的陈郢曾提出,因为不想稀释太多股份,一度打算婉拒真格的投资。方爱之坚决不肯放弃,无数次的深聊后,真格最终拿下了5%的股份。一年之后,陈郢原有项目失败转型,方爱之又毫不犹豫给他100万美元,协助创造了一个正在迅猛发展电商中的后起之秀。

当下,面对创投行业竞争的日趋焦灼,更大的压力摆在方爱之眼前。自认保守的她,正试图“在规则感和创新中寻找更好的平衡点”。

初到真格时,方爱之组织过一次团建,到了目的地后,她一本正经地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开会了”。徐小平立刻打断她:“Anna,团建就是出来玩的 ,放轻松点。”在和36氪回忆起这件事时,方爱之不由大笑起来。

前不久,在一次和朋友的聊天中,对方突然说:“Anna,你变得感性了。”方爱之这才反应过来:“我这么理性的人,居然也感性了!”她不经意地将这句话重复了两遍。但意识到这一点后,她感觉很开心。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后智能机时代,怎么卖手机?

2018-03-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