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泰基金彭创:庙宇之下,江湖之上|了不起的投资人

于丽丽 · 2018-01-10
“我就像自己的AI”

文 于丽丽

编辑 洪鹄

洪泰基金彭创:庙宇之下,江湖之上|了不起的投资人

离开亚洲最大美元基金,加入其时仅成立两年的洪泰基金,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对于一个渴望高密度成长,想见庙宇也想见江湖,执着于看见自己边界又想扩展自己边界的年轻人来说,这似乎又是合情合理的选择。因为没有一种诱惑可以抵得过,从一堆难以想象的难题中突围通关的那种酣畅。何况,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盛希泰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向彭创(2017年度36位36岁以下了不起的投资人)发出邀请时,扔给后者的恰好是这样的无限可能。

「了不起的投资人」是36氪的新栏目。我们对它的定位是:找到中国新一代投资人中最出色的,以最大的诚实还原他们对投资、时代、人性以及自我的理解。 

我们相信:他们具有远超同辈的卓越,他们正在定义未来。

谨慎与敏感

从第一次接受来自盛希泰的邀请,到最终做出加入洪泰的决定,彭创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我骨子里是偏谨慎的那种人。”——尽管他飞快的语速和颇见机锋的讲话风格很容易形成某种遮蔽。

这之前的一年,彭创在高瓴资本完成了自己第一个项目51信用卡的退出,投资的微信电商平台有赞也在香港借壳上市。而此时距他入行不过3年。

2012年,还在耶鲁读MBA的彭创拿着自己的创业想法,找到了高瓴资本的张磊,却被后者劝说做了投资:北大和耶鲁的金融背景,做过咨询,喜欢分析、琢磨和研究,张磊认为彭创从个性到背景,都与风险投资再契合不过。早在中学同学录里,就有人画了个行走的他,旁边写:彭创,你连走路都在思考。

彭创第一个上会的项目,并不是外界所知的51信用卡,而是在融pre-A轮的快手。快手当时还叫快手gif,凭着自己对品牌的感知,彭创强烈建议程一笑“去掉gif,它会成为传播中的一个障碍,就叫快手”。

在彭创看来,投资看的三要素,无非环境、人和生意。但不同阶段关键点不一样,“早期阶段,环境的结构性变化和人是最重要的。”这是2014年,4G开始普及,与此同时智能手机正在人群中快速下沉,大环境的变化让他得出了“视频必然会取代文字成为更广泛的传播载体”的判断。小环境的红利则是,“当时微博还没有视频,早期快手主抓的是学生群体,所以在微博上非常容易形成爆炸式传播”。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最终和快手错过,但看懂本身让他对投资这件事有了“手感”。

XVC创始人胡博予,和彭创也是2014年认识。胡博予惊讶地发现,这个完全没有互联网背景的行业新人靠一年多学习建立起来的认知,“超过了很多在这行浸淫多年的人”。这是创投行业人声鼎沸的一年,而彭创“一个礼拜才看几个项目”,看得很细,“他有自己的一套,是个研究型的投资人”。

事实上,加入高瓴的前半年,彭创战战兢兢,互联网和风险投资对他来说都是新领域,每次老板带着他一起过会,最后问“Mike,你有什么问题吗”,他的答案都是:没有。这个个性谨慎的年轻人生怕自己的问题不够好,影响高瓴的品牌。但每一个见完的案子,都被他记在了Evernote上反反复复地琢磨,从最初的判断到数月后的修正,他对它们的运用如同中学时代的错题集,“一遍遍地倒推”。

“我就像自己的AI,疯狂积累数据”。6个月后,他找到了“算法”。

51信用卡这个项目,也正是他在反复比较几家同类公司后发现的。51信用卡的不同在于其“真实的交易数据”,而交易数据对人的征信有最大的价值。51信用卡所掌握的交易数据,从长远看来,导致它和其他单纯记账工具比,商业变现能力有质的差别。

因为面庞异常年轻,又对数据“过于熟悉”,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第一次见到彭创的时候,一度怀疑“不会是来骗数据的吧”。但聊下来,孙海涛很惊讶,入行不久的彭创是最早关注到51信用卡数据价值和应用方向的人之一,而“当时大多数投资人关心的还是我们的工具属性,比如用户增长、业务增长等等。”

“聪明”、“能一把抓住事情本质”是孙海涛以及诸多创业者对彭创的评价,“和他往往是很短的聊天就能激发人”。有一次,孙海涛问为什么微信做红包能立即火起来,而支付宝一个支付平台做社交却很难。“Mike的答案就两句话,因为社交是比支付更底层的需求。在社交基础上,支付只需要两个ID就可以完成对接。我觉得醍醐灌顶。”

2.“算法”的形成

去年4月的一个周六晚上,将近9点,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金城突然接到彭创的电话,让他和另外一位管理合伙人边江赶到回龙观,说最近在盯的一个项目“现在就要拍板”。

4小时后的凌晨一点,在彭创的坚持下,洪泰向小麦铺创始人刘泽轩出了TS。中间,因为太冷,几个人在社区篮球场上打了半个多小时篮球。

“Mike平时很谨慎,但关键时刻,出手会很凶狠。”金城告诉36氪。

1.0版的小麦铺智能便利店有两种形式,校园店和社区店,刘泽轩先带彭创看的是校园店,但在彭创看来,“它就是一个可以赢利的生意”。直到两人来到位于万泉河路优加国际青年社区的社区店,彭创的眼睛亮了。刘泽轩记得,彭创当时“非常兴奋,不停地和顾客聊天”。为了摸清客流量,当天他就在这家店蹲到了凌晨3点。

对于这个项目,洪泰团队一开始的争议在于:社区便利店到底是不是真需求。这是一个高壁垒项目,进入社区并不容易,但彭创认为:这一代消费者愿意为便利性买单。“中国消费者走到了一个对价格敏感度降低、对便利和品质的关注度大幅提升的关键时刻。”

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叶春燕记得,她和彭创第一次见面,两人“一不小心聊足了3个钟头”,对于自己专注的消费和金融,彭创说起来就滔滔不绝,“无论国内外的巨头公司,还是产业链上的细枝末节,他都有自己的研究或覆盖,是对产业有深理解的投资人”。更重要的是,长期思维方式的训练,让彭创非常注重“去看结构性机会”,“他会去想这个行业5-10年后终局会怎样,什么样的公司在这个阶段是什么样的卡位。”

胡博予认为,彭创强在一头是对商业模式看得深,另一头是想象力,两者结合可以让他看穿很多行业,range足够宽。“像当年他投爱鲜蜂的时候,能从最初一个外包的电商运营商身上看到未来的线上便利店,这需要巨大的想象力,和对零售业很深刻的理解。”

大部分人的观点来自“行业里”:消息和观点的反复传递,媒体的简单提炼,这让很多交流本质上都是“二手”的、陈词滥调的。而和彭创聊,“会有很多独特的东西,有对产业的理解,也有对VC行业比如怎么改进效率的思考,比如国外优秀基金的决策机制,都来自他自己的观察,所以也很能激发我去想”。对这种高质量对话的癖好让两个人的交流模式异于常人,往往一阵激烈的观点交锋后会突然陷入“卡带”,“需要停下来陷入思考、想象,再继续”。

“想象力”则被彭创归结为他在高瓴的独特经历。在高瓴的前两年,他的主要精力都在后期PE项目上,之后高瓴作为LP成立了主看早期的清流资本,他成了横跨两个阶段的唯一一人。

在移动互联网红利集中释放的几年间,借助高瓴这个平台,他有幸看了很多富有想象力的项目和大公司创始人的轮廓,比如2013年的王兴、2014年春节补贴大战前的程维。“看后期能刷新认知能力,最重要的是,让人理解并思考好的公司应该什么样,看到真正好的创业者在想什么。”彭创说。

如果用AI来作比,他认为大多数投资人的“算力”——类似于聪明程度并无多大差别,重要的是算法。看过更多高价值的项目,并能够有效地从其中总结原理与规律,只有更大的数据量才能优化算法,而一个投资人的算法就是他的投资逻辑。

 3.足够有趣,也足够复杂

加入洪泰的决定,让彭创的很多朋友惊讶。经纬中国合伙人王华东告诉36氪,“以Mike的风格,我们以为他应该会去一家传统的美元基金。”

2014年底,俞敏洪和盛希泰成立洪泰基金。投行出身的盛希泰坦陈,早期投资对他而言“并非母语”,洪泰最初的团队缺乏经验,他意识到,洪泰要发展,需要更多专业化人才,要“年轻、研究型、互联网思维重”。在行业内撒网式的找人后,盛希泰锁定到了彭创。

最终做出加入洪泰的决定,说服彭创的,是盛希泰“三十顾茅庐”的诚意,以及彭创对突破自身舒适区的焦虑。在已经形成品牌的大平台上,好项目会被第一手拿到,华兴资本FA业务的一位负责人甚至说,有案子,“第一个就要推给高瓴的Mike彭看”,因为他够缜密,问题刁钻,“让CEO练练手都是好的”。但彭创无法确认的是,所有的成绩更多是来自这个成功的平台,还是自己。

他渴望高密度的成长,哪怕这会让自己难受。因为天性恐高,最初,坐飞机对彭创来说就是一种灾难。飞机云层里一抖,他都要全身冒汗。北大毕业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咨询,高频的飞人生活里,他刻意训练自己,用心理暗示让自己无视恐惧、平静下来。十几次反复练习后,“居然能做到”。

盛希泰交给彭创的,是一张让他将洪泰带向专业化的图纸,这个挑战“足够有趣,也足够复杂”,他不能错过。

根据团队的能力模型,彭创将洪泰基金团队主看的方向锁定在消费升级、文化娱乐、金融科技、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泛互联网等几个领域。同时,投资策略也做了调整:减少投资数量,加大投资金额,深耕投后服务。

意识到一级市场马太效应的加剧,这家早期基金对于看好的项目持续往中后期跟进。2016年9月他刚加入洪泰,便主导了对51信用卡的C轮投资,目前,51信用管家app用户已近1亿,公司估值超过100亿人民币。

但刚开始,团队上会的前7个项目都被彭创否掉了。

对于项目,彭创有自己的投资偏好。“高壁垒、能持续增长、天花板足够高”是他的筛选标准,以这样的标准,初期的一些项目就显得难以出手。

在高瓴时,彭创以谨慎著称。“看大量项目,然后一年最多投3-4个”,远低于业内平均手速。来洪泰的最初,他试图以自己的风格影响团队,“甚至希望把每个人变成我一样,用一样的标准和投资逻辑”。

他逐渐意识到:投资不是一道数学题,而是conviction(信念)的确立。后者确立的过程需要时间,接触越多,conviction越准确。“我只有24小时时间,如果所有项目都是基于我的conviction,那以前我一年3个项目,现在只会同样。我的时间就成了这家基金的天花板。”

“我开始意识到需要更放手,给大家更多的空间。”彭创告诉36氪。但后来他发现,作为一个管理者,重要的是让团队取得1+1大于2的效果,管理者的角色如同杠杆。

“不是把他们变成我,而是怎么赋能,让团队以各自的方式更出色,然后信任团队花了时间后的决定。”

在洪泰基金执行董事赖蕴琦看来,她这位年轻的老板对于团队实行的是“小伙伴式管理方式”,“对我们真心信任,项目上只要能说服他,就会全力支持。而且听得见意见”。缺点是“只爱工作”,以及酒量不行,在洪泰排不上名次。

业界颇有普遍性的一种认知是:彭创加入后的一年多,洪泰有了显著的变化。“现在能理解Mike的决定了,”王华东说,“而且他看起来很开心。”

在彭创自己看来,他最大的改变是,“变开放了”,即使这个过程并不轻松。

相比上一代投资人,新一代有何不同?彭创认为“这一代更直接,更富有互联网精神、更不层级化,坐在创业者身边而不是谈判桌对面。” 和很多有着强烈“赢的欲望”的投资人不同,他一直在和自己较劲。有律师朋友觉得他是见过的投资人中很难形容的一种:“你怎么会觉得帮助别人有成就感呢?这听起来好虚啊。”

事实上,他一直有的愿望是,有一天要去做一家基础教育机构,在具体而微的教学中,对每一个人产生正向激励。

某种意义上,这和他现在做的投资又好像是同一件事情。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于丽丽氪星老友

关注投资人与投资机构。好奇人与资本互动中的秘密。微信 autumntree2007

下一篇

股权融资还是债务融资?这是个问题

2018-01-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