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零售老房 · 2017-11-23
开无人零售风气之先的缤果盒子,却在年底爆出高管离职、被辞退员工发帖维权、已经落地盒子被拆除。

编者按:本文来自零售老板内参(ID:lslb168),文:杨亚飞、王彦丽。36氪经授权转载。

2017年无人零售火于夏天,从时间顺序来看,缤果盒子算是较早的入局者。然而,当季节进入到初冬时节,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1 人事生变:执行副总裁离职,被开除员工发帖维权

国内无人便利店领域,缤果盒子算较早“吃螃蟹”的。曾在欧尚和大润发总部,启动了备受行业关注的“明星产品”——缤果盒子。

近日,这个曾经的明星项目,却在网上被爆出“猛料”。

11月21日晚间,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匿名区,爆出两通涉及缤果盒子的消息。认证为“缤果盒子员工”的爆料人称,21日当天,缤果盒子大股东陈卓彬,将缤果盒子参股公司——佛山倍便利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便利”)大门上锁,门禁拆除,并张贴多张员工违纪开除通知书,宣布立即解除与相应员工的劳动合同。 

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从脉脉上爆料同时贴出来的图片来看,疑似“员工违纪开除通知书”,并无任何公司公章。

据缤果内部员工透露,陈卓彬是缤果盒子创始人兼CEO陈子林的弟弟,也是缤果盒子公司——中山市宾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宾哥”)法定代表人。

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倍便利成立于2017年7月7日,注册资金300万元,股东有两个。一是作为自然人股东的谢群,并担任倍便利法定代表人;其二是作为企业法人的中山市宾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缤果盒子所属公司。

据缤果盒子内部员工介绍,倍便利是负责缤果盒子的运营公司,主要负责华南跟西南地区的运营。 

在脉脉上爆料的员工称,陈卓彬此次突然“造访”,让倍便利的一些员工一头雾水。“从入职以来我从来没有违纪过,人资档案也没有任何不良记录。突然就说以大股东名义开除我”,一名已被开除的员工说,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另外一位自称被开除的员工,则向《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表示,其现已被公司从钉钉、邮箱及各种后台系统等所有系统里清除,并且由于被切断了跟公司的联系,目前尚未收到除上述开除通知书之外,任何有关来自公司方面的解释和说明。 

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根据爆料图片信息显示,此次人事变动共涉及倍便利的9位员工。一位现仍在职的倍便利员工告诉《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被开除的员工包括招商、总经办、财务、行政等多个部门在内。由于大门被锁,目前公司内的部分其他员工也无法正常到岗工作。 

在被开除的员工看来,这并不是简单的人事变动,整个倍便利团队目前几近处于停滞状态。

目前,纠纷仍未解决,员工对开除通知书的法律效力提出质疑,于是他们诉诸社交平台和零售同行的微信社群爆料维权,在行业内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转发。 

针对脉脉上爆出的被开除员工的维权纠纷,11月23日,《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联系到了缤果盒子高级公关经理吴海宏。吴海宏表示,缤果盒子自6月份至今,业务发展非常快,这对于员工的业务要求也逐步提高,对于整体运营效率也提出了新的考验。今年后半段,缤果盒子推出了新的KPI系统,部分员工对于新的KPI管理制度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也多次跟他们沟通,但他们就是觉得不好,也做了一些比较过激的行为,导致公司的名誉和利益受损。”  

吴海宏称,在公司几次劝阻之后,仍无任何改善,公司遂依据章程,对相关员工做了辞退处理。“目前辞退流程已经基本上走完,这些新员工不满,所以就把它放在了脉脉,因为这是个匿名平台,谁说话也不需要负责。这事基本上是这样,这个跟北京业务基本上没有任何关系。” 

截至发稿前,关于辞退和维权纠纷仍在社交平台和微信社群中扩散发酵。

2 高管离职:被爆内部业务规划和思路分歧?

根据已离职员工爆料,作为缤果盒子高管和倍便利法定代表人的谢群,也已经离职。谢群在离职前担任缤果盒子执行副总裁,负责领导和管理总公司业务模块(渠道中心、销售中心、营运中心、物流管理中心)及各地营运分公司的日常工作。 

9月28日,缤果盒子在京举办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谢群与缤果盒子CEO陈子林等高管登台演讲,谢群当天演讲的主题为缤果盒子招商事宜。

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原缤果盒子执行副总裁谢群

缤果盒子员工表示,缤果盒子品牌战略发布会之后,因为与CEO陈子林就业务发展节奏规划和思路方面存在分歧,谢群已经于10月份离职。 

谢群的离开究竟是何原因?缤果盒子高级公关经理吴海宏回应称,谢群先生于今年5月份加入缤果盒子,中间一起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年10月中旬,谢群离开公司,目前基本上正常的(离职)手续均已走完,现也已经离开缤果盒子。

据缤果盒子内部员工介绍,作为缤果盒子原执行副总裁,谢群在缤果盒子半年左右的任职时间里,在缤果盒子规模化扩张方面取得一定成绩。那么,此次谢群离职是否会对缤果盒子的进一步规模化扩张带来影响? 

对此,吴海宏回应称,谢群离开公司之后,其之前的工作基本上由业务中心总经理王勇和运营中心总经理王雨飞分别负责,缤果盒子业务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吴海宏还向《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列出了一份数据,“我们9月份布置158个盒子,(在)22个城市,我们11月份是(拓展到了)29个城市,接近200个(盒子),应该是190多个,很快就会突破200个。”

也即是说,从9月份至11月份的约两个月时间里,缤果盒子累计新增了约40个盒子。而这距其在未来10个月内要拓展到5000个盒子的目标,还差4800余个。

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缤果盒子创始人兼CEO陈子林

11月23日,《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同时也联系到了原缤果盒子执行副总裁谢群。谢群表示,对跟自己有关的人事变动,以及一些员工的反应表示很遗憾,他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细节方面的事情自己也不想多说。对于离开缤果盒子之后接下来的打算,他说还是会继续关注新零售领域,正在考虑规划再创业。

3 一年计划拓展5000家门店,恐面临重重阻力?

时间回退到两个月前。9月27日,缤果盒子上海地区首批落地的店面——欧尚长阳路店和大润发闸北店正式关闭。据欧尚方面对外公开的解释是,缤果与欧尚战略方向发生调整,双方结束合作关系。

一天后的9月28日,缤果盒子在北京召开首次面对行业的发布会。会上,CEO陈子林宣布将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积极推动规模化复制,预计在一年时间拓展到5000家无人值守店。目前,近两个月过去之后,大约新增40个盒子。

值得注意的是,除待开拓的新市场之外,已签约的盒子落地计划也并不尽如人意。《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于23日实地调查发现,此前位于北京东四环附近的远洋国际中心内的缤果盒子也已被拆除。

缤果副总裁离职、有盒子被拆除、员工发帖维权,一年开业5000家目标还差4800

据远洋国际物业服务中心的物业人员表示,该盒子前段时间已被拆除。位于原缤果盒子放置点附近的保安告诉《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此前盒子整体已经全部搭建完毕,“电都通了”,大约是在二到三个星期前被拆除的。

据介绍,其实早在9月份,朝阳区八里庄城管队就对这个盒子下达了拆除通知书。后来盒子也一直没营业,直至被拆除。

4 无人盒子前景究竟如何:像噱头而不像生意?

今年6月,首个缤果盒子落地上海杨浦区后即轰动业内,一时间,无人盒子的创业浪潮汹涌而来,其中不乏很多“照搬”缤果盒子模式的创业公司。不到半年,包括“行业领先”的缤果盒子在内,做盒子的创业公司,没有一个能在年底交上令人满意的答卷。而缤果盒子距离此前宣布的目标一年内开业5000个盒子,还差4800个。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零售业内人士看来,无人零售盒子这个模式的槽点越来越多。 

撇开技术成熟度和RFID标签成本不说,无人盒子首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落地难,而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涉及多个方面:物业、小区业主,以及城管、规划、消防等相关监管方。 

当初陈子林豪言一年要落地5000家店的时候,另外一家做无人盒子的创始人显得忧心忡忡:“盒子做出来后,很多地产商都表示愿意跟我们合作,但一具体到合作框架,事情就变得很棘手。 

盒子进小区首先要过物业这一关,那就意味着要保障物业方的利益。相关从业者告诉《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有的物业方要求利润分成,有的物业方喜欢每月收取固定的场租费用,但这只是明面上的账,还有很多明面以下的账,比如盒子装修要用物业方的关系,“但是我们的盒子不用他们装修啊!”

即便过物业这一关,盒子放入社区里了,但是小区业主答不答应,还是另外一个问题。有些业主认为无人盒子占用了公共空间,危害安全、存在消防隐患等问题,举报到相关部门。fxBox函数空间创始人赵亮就对笔者说:“有些无人盒子前脚放进小区,后脚就被业主举报了。” 

再如果受到物业和小区业主的欢迎,但其实真正的大麻烦还在后面,工商、食药、消防等部门的监管检查。目前,无人盒子营业执照很难办下来,国内还没有明确的政策给无人盒子的经营业态做定性,而传统便利店的那套规则,无人盒子显然不达标,条条受限制。 

除了落地难以外,无人盒子的成本问题也堪忧。赵亮在刚开始做无人店的时候,终端表现为无人盒子和实体店两种形态,但一段时间过去后,赵亮发现无人盒子这种形态的账根本算不过来。“盒子需要卡车运输,需要自己接入水电网,这样折腾下来,开一个盒子的成本就是一万五到两万,但一个实体小店的装修费也就一两万,而且不用担心随时被撤掉。” 

自己踩过坑以后,赵亮目前只做实体小店,对无人盒子的评价是:无人盒子像噱头而不像生意。

其实,在无人店的创业者中,不止赵亮放弃了无人盒子的模式,号称“中国版Amazon Go”的简24创始人林捷也明确表示:“无人便利店和无人盒子是两个概念,简24不会做无人盒子,而是做基于无人技术的传统便利店。”

所以,当缤果盒子被传辞退员工维权纠纷、某个盒子又被拆掉的时候,跟赵亮打听fxBox加盟事宜的人却络绎不绝,也从侧面印证目前无人盒子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是,刚刚结束的阿里巴巴入股高鑫零售的战略发布会上,阿里CEO张勇在接受媒体采访环节回答无人店的问题时表示:“今天很多媒体讨论无人商店,也有很多创业者做无人商店,我的观点是为什么要无人?无人比有人好在哪?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从经营上好在哪,用户体验好在哪?我们必须回答这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都可以明确回答,确实在某些业态上这个无人是有意义的。我们不能为了无人而无人,最终还是要回到用户价值出发,有人和没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客户价值。”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游戏视觉优化+硬件体验提升,让任天堂成为大赢家

2017-11-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