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苹果要发展可再生能源,在社区大学推出更多课程

小川 · 2017-09-01
他说:“从道德上讲,我们有义务促进经济发展、帮助创造就业机会、”

库克:苹果要发展可再生能源,在社区大学推出更多课程

编者按:一家企业的长足发展,靠的不仅是优质的产品服务,更重要的是靠发展远见以及其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解决高失业率、能源问题、环境破坏等问题,美国政府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苹果却在勇敢地站了出来,举公司之力为社会谋福祉,而后,一往无前。

 “事实上,从长时间来看,出于某些原因,政府发挥的作用和运转的速度都不如往昔。于是,我认为,不仅在商业领域还是社会别的方面,政府确实是衰落了。”说这段话的人正是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

前不久,库克去俄亥俄州参观了CTS。这是家技术公司,为苹果公司生产用来测试iPhone和Apple Watch防水防尘功能的设备。 随后,他飞往得梅因,宣布苹果公司计划在沃基(Waukee)投资13亿美元,用于建设40万平方英尺的数据,帮助iCloud和FaceTime等存储和移动大规模的信息量。另外,他在抵达沃基之前还宣布,奥斯丁社区学院将开始为74,000名学生提供苹果公司开设的课程,教授他们如何编写代码来开发创建iPhone的应用程序。其实,提供这类课程的社区学院共有30个,奥斯丁只是其中之一。

“对人们冲击很大的是,所有主要的行动和立法都发生在他执政期间。美国有《权利法案》、《选举权法案》、医疗保险、医疗补助、Head Start贫困学生资助计划,但也有住宅区隔离、陪审团歧视。撇开政治不谈,你只需看一眼,便会长叹一口气。”库克的言论并不是针对特朗普总统,而是他对华盛顿的政治长时间不买账。

先前,商业领袖关注社会议题在美国几乎还是空白,而库克则是填补这一空白的关键人物之一。他借助苹果平台参与社会话题领域。对前几代商业领导者来说,这已经大大超过自身职权了。

他表示自己以前没想过要这么做,但现在倒成了大家的关注中心,因为几乎美国各家大企业都不得不放弃国内政策了。

库克本人非常直言不讳。譬如,在前段时间的夏洛茨维尔事件后,他抨击特朗普,说道:“总统和有的人认为白人至上主义者和纳粹主义者在道德上是等同的,还有的人借主张人权否定他们的说法,而我都不赞同。将两者画上等号,实质上与我们作为美国人这一共同的身份背道而驰。”

这些年来,每当库克谈起教育、气候变化等重大议题时,他就变得很活跃,就像是在谈论苹果公司一样。

“从道德上讲,我们有义务促进经济发展、帮助创造就业机会、以及为祖国和交易国作出贡献。”库克说道。

当然,有人会批评说,苹果的产品在地球另一端的销量排名第一,海外销售额保持在2500亿美元左右,但却没向美国政府交税。可公正来讲,苹果是美国最大的纳税人之一,在2014至2016年间向联邦缴纳税款280亿美元,平均税率26%,在美国大型跨国公司中居于中等水平。

同样,库克本人的收入也颇为可观。苹果公司的财政绩效超过同行,根据先前签订的薪酬协议,他也因此获得了将近9000万美元的股票(他打算捐献个人全部身家)。

关于苹果的故事,这里还有个不一样的版本。在2011年库克接管苹果CEO之后,他对苹果公司转型的设想淹没在了硅谷和华尔街喋喋不休的争论之中。

库克称,在沃基的新数据设施将全部用于可再生能源领域。但他很可能忽视一个事实:在过去的几年中,苹果已拥有了美国在风能和太阳能经营领域的所有公司。

 “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的是,苹果要往可再生能源的道路上发展。”库克说,“现在我们已经打进了除美国外的23个国家。”

这并不是说56岁的库克在经营着一家利他主义的公司。苹果公司获得了爱荷华州2.08亿美元的税收减免,以此利于苹果在该地建设数据中心。

爱荷华州积极引进科技公司并给予优厚补贴,这包括Facebook、Microsoft公司。某《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指责爱荷华州为“极品馅饼”,因为和苹果达成交易虽然可创造17000个建造工程岗位,但长期岗位却仅有区区50个。苹果方面答应捐出“1亿美元巨资”用于建设当地基础设施。

谈及教育,库克激情澎湃。苹果公司创设出开发app的课程,预计占其全球经济价值达1.3万亿美元。

他热切希望课程能转化为就业。去年,据苹果公司的数据显示,通过app商店就创造了15万个新工作岗位。苹果直接支付给app开发者的总额就高达50亿美元。

库克说,苹果将课程的重点放在社区大学,而非四年制的大学。因为,事实证明,社区大学系统比四年制大学多得多。此外,科技领域的多样性更加丰富,编程和计算机科学尤其如此。

苹果已经在美国的三个州推出了课程。库克称,人们想通过科技增加某地的种族多样性、性别多样性和地域多样性,可以说,科技的益处对某些州来说真是太多了(例如:加州)。

学生们学习Swift语言,并用该语言为iPhone和iPad开发app。坦白来讲,库克并不是为苹果公司的竞争对手做嫁衣,为他们培养程序开发和编写代码的工程师。但,他笑了笑,说道:“我也认为,这是极容易转移的。大家为移动设备开发app,其中大部分开发的是iOS和安卓的app。虽然我不希望这样,但并不能阻止他们这样做的可能。其实,我并没想借此盈利,而只是把它当作是一份礼物,一份馈赠,如此而已。”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7/08/28/business/dealbook/tim-cook-apple-moral-responsibility.html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们认为,未来中国的租赁人口占比大约三分之一左右,三分之二通过自有住房解决居住问题。

2017-09-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