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有人领悟到,加密货币最颠覆性的功能其实是这个

boxi · 2017-08-15
我们错过了中本聪发明比特币的真正威力:货币分配。

编者按: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被认为是未来的新希望。但是作家、工程师兼连续创业者Daniel Jeffries认为,包括中本聪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误读了加密货币的真正威力所在。而一旦创造出能够发现这一威力的加密货币,整个世界都会被彻底颠覆。本文编译自Daniel Jeffries发表的原题为“Why Everyone Missed the Most Mind-Blowing Feature of Cryptocurrency”的文章。

加密货币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功能,但几乎所有人都错过了,包括中本聪本人。

但这个功能还在,只是偷偷地藏起来,就像远在大洋深处的飓风一样秘密地积蓄着力量, 终有一天会席卷整个海岸。

这是一项秘密功能,一项还没有被激活的功能。

可一旦被激活,它将席卷全世界,重塑社会的各个方面。

要想理解这个,你只需要了解一点货币的历史。

货币的崛起

金钱就是力量。

没人比史前的皇帝更了解这一点。

他们把闪闪发光的金属变成硬币,支付硬币给他们的士兵然后他们的士兵到本地商店买东西。国王然后把士兵派到商人那里传达一个简单的消息:

“用这些硬币来纳税,否则我们就杀了你。”

这一小段话几乎就是货币的整个历史。高压并通过暴力来控制供应,亦叫做“暴力破解”。这一次破解就统治了全部。

当权力从君主传递到民族国家时,分配权力从一位强人转移到了一小群强人,印刷货币的权力交到了国家手上。任何试图创造自己货币的人都会被搞垮。

原因很简单:

集中化的敌人很容易通过“斩首行动”摧毁。砍掉蛇的脑袋,这就是任何胆敢挑战国家权力及其神授的铸造货币的权力的下场。

2008年的e-gold(电子黄金)就落得了这样的下场。e-gold是替代性货币的首次尝试之一,于1996年推出,到2004年时已有超过100万的账户,在巅峰时的2008年处理了超过20亿美元的交易。

美国政府后来攻击系统的4位领导,指控他们涉嫌洗钱,无许可情况下经营“转账”业务。此案通过把几位创始人搞破产而把公司搞垮了。即便对涉案的罪魁祸首进行了轻判,但公司还是完蛋了。虽然政府并没有从技术上取缔了e-gold,但实际上e-gold已经结束。“无许可”是他们攻击的关键字。

颁发许可证的权力就是垄断势力。

E-gold可以自由申请跨洲的转账许可。

只是从来都不会有机会得到。

当然,这会让他们破产。这就是活生生的进退维谷的例子。而且每次都很有效。

国王和民族国家知道真正的金科玉律:

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世界。

这条铁律已经延续了好几千年。中国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公元前260-210年)彻底废除了所有其他形式的本地货币并引入了统一的铜币。从此这就成为别人的蓝本。消灭替代性货币,创立一种货币来统治一切,并利用残酷和血腥不惜一切代价来维持这一权力。

到最后,在暴力淫威之下每一个系统都是脆弱的。

好吧,几乎是。

九头蛇

很少有人领悟到,加密货币最颠覆性的功能其实是这个

在去中心化的系统里是没有蛇头的。去中心化系统是九头蛇。斩掉1个头就会冒出2个来取代它的位置。

2008年,一位匿名的程序员秘密指出了针对这种一劳永逸的暴力破解的解决方案,他写道:“政府擅长斩断集中化控制网络如Napster的脑袋,但像Gnutella和Tor这样的P2P网络似乎能独善其身。”

然后第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诞生了:

比特币。

它旗帜鲜明地要抵制集中化权力的高压和控制。

出于这一特殊原因中本聪明智地保持隐身。他知道他们会跟踪他,因为他是比特币象征性的首脑。

每当有人自告奋勇跳出来自称是中本聪或者某人以比特币神秘的创建者身份“出现”在新闻媒体时就会发生这种事情。当假冒的Satoshi Craig Wright冒出来时,澳大利亚当局马上搜查了他的家。官方理由总是冠冕堂皇。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要斩掉蛇头。

随着比特币的不断升值,对中本聪的搜捕只会变本加厉。他控制了至少100万个比特币,这些钱他一分都没有动过。如果VC对比特币将升至每币10万美元的预测正确的话,那100万比特币的价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如果价格再涨,比方说每币100万美元的话,他将成为全球首位万亿富翁。而这只会让对他的敲打更加严厉更加频繁。你可以100%肯定黑色行动部门会不知疲倦地想要找他的麻烦。

不管他在哪里,我对中本聪的建议都是这个:

隐姓埋名,直到死去。

但拒绝审查和暴力只是比特币若干不可思议的功能之一。那些关键组件中的许多已经运用到好结果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应用项目当中,其中最出名的是区块链。

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是全球首个三式记账系统中的第三个实体。如我在《为什么每个人都错过了过去500年最重要的发明》中所述,记账方面的突破一直都是人类复杂性和经济增长取得大规模提升的先兆。

但即便是三式记账、去中心化以及拒绝暴力破解也都不是加密货币的真正威力所在。那些只不过是该体系的机制罢了,是它能够生存和繁荣,为人类带来新能力的手段。

其终极的功能是比特币和别的加密货币目前仅仅提供暗示的一个隐藏功能。

加密货币的真正威力是在没有集中化权力的情况下印制和分发货币的能力。

这一点也许看似明显,但我向你保证,其实不然。尤其是第二部分。这一能力一直都是君主和民族国家的君权神授。

直到现在。

现在这一权力回到了合适的主人:人民手上。

这将炸开世界贸易的大门,为《星际迷航》式的富足经济播撒种子,让纯粹稀缺经济的旧世界秩序只能在历史书中寻觅。

只有一个问题。

还没有人创造出我们实际需要的加密货币。

你看,中本聪领悟了那句话第一部分的要义,也就是印钞的力量。他错过的是分配金钱的力量。

第二部分其实是这个谜题当中最关键的一部分。缺了这个给比特币生态体系造成了一个关键瑕疵。比特币不是广泛地发行货币,而是为一群未经选举的矿工在中央银行家中进行交易。

这些矿工使系统陷入了极大的混乱,阻止了像SegWit这样急需的软件多年未能升级,并且为了压低FUD者的价格并挖掘更多的比特币而威胁要进行毫无意义的硬分叉。

但如果有另外一种不同的方法呢?

如果你可以设计一套可以彻底地永远地改变全球的经济版图的系统会怎样呢?

关键在于你在创造的那一刻起是如何发行货币的。

而首次意识到这一机会并付诸实践的一群人将会改变世界。

要想理解为什么,你需要看看货币是如何创造的,并把它放进今天的体系去理解。

大金字塔

很少有人领悟到,加密货币最颠覆性的功能其实是这个

今天,货币是以自顶向下的方式流向每个人的。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金字塔。

实际上,我们就有一个著名的金字塔用第三只眼盯住美元本身。

针对比特币的一个被说得最滥的观点认为它属于一个庞氏骗局或者“金字塔骗局”。金字塔骗局依靠系统原先的创造者拉拢尽可能多的受骗者入局,为他们拉人进来而不是提供商品及服务赖支付给他们钱。最终你会陷入无人可拉的境地,整个体系就会想纸牌屋那样轰然倒塌。庞氏骗局基本上是一个套路,就是以虚假的初始投资回报哄骗原始投资者,然后让他们拉拢更多的受骗者加入,因为这些人都被巨额回报冲昏了头脑。

很少有人领悟到,加密货币最颠覆性的功能其实是这个

当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货币的发行,比方说像日元或者美元这样的政府印制的钞票,其实比比特币更接近金字塔模式。为什么?因为法定货币是由央行在金字塔尖铸造然后“向下渗透”到每个人的。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涓滴效应的效果并没有那么好。

货币转移到了少数大银行那里,后者要么贷款个别人,要么用来交换别人的劳动。实际上,拥有一份工作或者获得贷款是处在金字塔底部的人得到任何金钱的主要手段。换句话说,他们是用现在的时间(通过工作)或者未来的时间(通过贷款)来交换那笔钱。只是他们的时间是有限的资源,只能交易那么多。

可以把经济看作是一场游戏。在这个体系内的每个人都是玩家,寻求将自己或者自己团队(公司、家人、朋友等)的优势最大化来抢到更多的钱。但要想开始玩这场游戏你需要先发行货币,否则的话就没人能玩了。发行货币就定好了游戏的玩法。

好了,现在假设你来负责管钱,你会打算如何去分配到网络上呢?你会想尽可能多地留给自己,以便设定好规则最大化地发挥你的个人优势。你当然会这么做!只要精神正常的人都会这么做——发挥自己最大的力量把钱尽可能久地留住自己身边。

这正是古时候的皇帝和皇后干的事情,也是今天的民族国家做的事。正如Naval Ravikant就区块链的一系列史诗般的推特流中所讲那样,今天的网络是由“皇帝、企业、贵族和乌合之众”运营的。“这些网络的统治者是社会上最强势的人。”

所以历史上的全世界所有的体系发行货币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自顶向下。

因为这样将顶部的皇帝和暴民的优势最大化。

不幸的是,这意味着大部分的钱都会留住顶部。它就那么白白地躺在那里,永远无法变现的潜能被冻结了。几乎没有任何的激励让货币发生流动。既然金钱就是权力,囤积金钱就是囤积更多的权力,而没人愿意放弃这一权力。

换句话说,这场游戏有人作弊。

我们需要的是重置这场游戏。

直到现在,我们的前景看起来还非常黯淡。

比方说,我们可以通过一项法律,比如普遍基本收入(UBI)。这可以让每个人都能拿到一连串的钱,把钱推向整个竞技场,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到这个体系里面。如果有更多的人可以参与,我们就能解锁各种各样隐藏的未被利用的价值。

有多少伟大的发明家,为了养家糊口每周7天都要开车,因为毫无自由时间或者清晰的路径来摆脱债务而永远未能设法创造出他们的下一个突破呢?有多少伟大的作家未能写出伟大的作品就走向了坟墓了呢?又有多少崭露头角的科学家从未发现治愈癌症或者心脏病的办法呢?

此前所有的计划,从UBI到社会主义(对富人征收高税收来实现财务在这场游戏中的传播)的问题是,在货币已经分配之后再想分配几乎是不可能的。有钱的人自然要拒绝再分配的。正如撒切尔夫人所说“他们的问题在于最终你会花光别人的钱。”

但如果金钱并没有事先分配好呢?

如果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向别人要钱呢?

到头来一切部分贮备金贷款的繁荣不可避免地都要破灭。

这就是今天所有的加密货币错失的机会。加密货币是在创造新的货币。跟通过部分储备金放贷出10倍规模,假装扩张货币供应的信贷市场不一样,加密货币是实实在在的印钞。而且它们不是贷款给大家,而是因为大家给网络提供的服务而支付出去的。

这就像小额贷款,而不是贷款。

正如Naval所述:“社会为你给社会带来的共享而给予你金钱,区块链为你给网络带来的贡献而给予你货币。”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不要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一小群矿工?我们能不能做得更好呢?做得好很多呢?

可以。

我在一篇讨论Cicada项目的文章《如何提供普遍基本收入并从机器人手里拯救我们自己》中对做法进行了概述。Cicada颠覆了挖矿的思路。网络的每个人都是一名矿工,而且每个人都不能拥有超过一个矿工。

矿工是随机挑选出来保持网络平滑运行的。你可能正在散步,在买咖啡,然后手机被调用去保护网络几分钟的时间。此后它将再度进入休眠。作为奖励,你也许什么都没做只需安装应用到手机上就能赢得新的货币。很简单对吧?

因为每个人最终都会被选中,每个人都能获得报酬,其实也就实现了UBI了。

而这只是一种办法而已。

你还可以想出十多个别的点子。不要陷进到把它当作是用一个ID来做这件事情的唯一办法。没有ID也有很多随机挑选矿工的办法。关键是要解放思想,跳出“中本聪盒子”,换个思路。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彻底将货币的交付游戏化,在创造出来的那一刻将其广泛地分布下去。

金钱是一场游戏。拥抱它吧。

这些钱可以作为使用app的奖励,或者挖矿的费用,或者作为挖矿费的共享提成给对未来提供价值的组织发放,这些都是发放的方式之一,而且仅仅是冰山一角。办法可以有成千上万,只是我们还没有用正确的方式去思考这个问题。

换句话说,我们错过了中本聪发明的真正威力:货币的分配。

对货币的交付进行真正游戏化的第一套系统将会实现指数式增长,从好的方面去颠覆现有体系。这将动态设定初始的竞技场,让从未参与到游戏中的玩家参与竞争。参与的人越多,网络的效率和价值就会越高。

“网络具备‘网络效应’”。增加新的参与者会为网络所有的现有参与者增加价值。

现在我们给明天的加密网络增加新参与者的速度还不够快。这套系统对于暴力破解来说还存在可乘之机。对金钱进行游戏化就是指数式增长的答案。

如果这套系统可以发展得足够大,足够快,它将会成为不可阻挡的世界主宰,而经济世界的其他各方将需要加入到这个新的竞技场。

一旦那个世界的Google和Amazon加入到竞技场,出于自卫的本能他们就会想要保护和扩张。而这个新的网络会有不同的表现。它不会仅仅奖赏位于顶部的人,那些从一开始就按照自己的喜好制定规则的人,相反游戏从一开始就以全新的一套规则进行重置。

对于整个网络的人来说好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对少数位于顶端的玩家好的东西,才是真正好的。

“区块链是一项让有价值的参与者在没有统治者和金钱的情况下,在开放网络中进行治理的新发明。它们是以业绩为基础的,可防篡改的、开放的投票系统。那些推进网络的人是有价值的人。区块链的开放和基于业绩的市场可以取代之前由国王、企业、贵族和暴民管理的网络。”

那些加入网络并且帮助它发展壮大的人也会伴随着网络一起欣欣向荣。网络会放大他们自己的价值,让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他们对系统贡献的每一盎司都会放大其自身的回报。

相比之下,反对这一网络的经济体,那些尝试用任意强加的规则削弱它的人将会付出沉重代价。这套系统会席卷全球,只有最基本的规则可以扎根下来,因为为了升级一套分布式系统,你需要取得网络的大量共识。由于大家一般只会同意大的、基本性的解决方案,弄巧成拙、心胸狭隘的规则是不可能通过的。

假设一个国家决定限制所有公民都不得ICO或者把加密货币列为非法。这种做法不会杀死网络,而是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有他们自己的人民是受苦,因为他们无法参与到ICO所带来的新潜能的爆发当中,从而让自己经济体的钱都流到竞争经济体那里。更糟的是,如果他们把加密货币列为非法的话,只会把那方面的钱赶到地下,这样一来他们连收税的机会都没有,少了一大笔钱。

随着系统的扩散它将把对自身金融权力的控制交回给大家。没人能抢走你的钱。这是好事。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这么想的。一些家伙总是会担心大家会用这种权力去做坏事,比如实施犯罪。但大家做坏事又不是第一天了。破坏一个服务每个人的系统只是为了揪出那一小撮人的想法就是神经错乱。这种做法从未见效,也永远不会。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人永远都不相信这一点。

他们无条件地信任自己的集中权力。你所要做的只是把你的观点用“保护儿童”或者“打击恐怖主义”包装起来,然后一般多半就能愚弄一半的人。

但是我发现把集中化系统视为一切的答案的人通常一生都生活在一个稳定的集中化系统里面。

在一个不稳定的系统里面待上几天就能迅速改变他们的想法。

不信?

想象一下你现在住在叙利亚。

你的中心化基础设施已经被摧毁,你的钱也没了。你不想要战争,但对此你却无能为力。现在你的房子没了,你的朋友和家人也死了,你的银行被炸掉了,你被驱逐,流离失所,身无分文。更糟的是,没人想要你。世界也从开放边境变成到处砌墙。你在任何地方都不受欢迎,你不能呆在原来的家了,你不名一文了。

但如果你的钱还在,用区块链记录起来,等着你下载并且恢复一个确定性钱包,只要你给出正确的密码就能恢复的话会怎样呢?

这样一来你重新开始生活会容易多少呢?

加密货币终于提供了一种让我们把握自己命运的办法。我们有办法在没有集中权力的情况下产生和分配货币,这是全世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家将对自己合法挣得的钱拥有控制权。

甚至更好的是,我们可以按照开放竞争来灵活设定这场游戏的规则,而不是总是留有非法操纵比赛的后门,使得人人都有机会公平竞争。

但我们需要想得远一点。我们需要想办法把货币广泛分配下去又不能抢走别人的钱。做到这一点我们将永远改变了这场游戏。

中心化货币是终极枷锁。

切断这道枷锁你将解放全世界。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