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原创 | 争议无现金社会:谁在误解?谁在理解?

数字化零售 · 2017-08-02
当无现金支付越来越深入到日常生活时,蚂蚁金服反倒更重视保障每个人的现金支付选择。

文 | 万德乾

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果你从上海去蚂蚁金服杭州总部办事,从家出发,手机APP买了火车票,叫了滴滴去虹桥火车站,高铁直达杭州东站,然后再叫滴滴,就到了蚂蚁金服总部大楼。

现在杭州天热,还可先在一楼便利店买瓶水,吃个圆筒冰淇淋,只需7.9元。为了不至于找出个3个硬币(2个一元,1个一角),让人拿着麻烦,放衣服口袋又叮当乱响,你还是会习惯使用支付宝扫码付款。

全程下来,处处要花钱,又几乎处处无需掏现钱。

这已是中国一二线城市居民,日常生活涉及消费和支付的新常态。移动支付的便利性,让普通大众的生活品质和可体验项目,更方便也更丰富。

移动支付带来的无现金生活方式,成为在华外籍人士公认的中华新四大发明之一。

在今年5月份一次公开活动上,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对“无现金社会”曾有这样一番定义:“无现金”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出门不带钱”,真正的无现金社会将基于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空间地理信息集成等技术,实现普惠金融。

蚂蚁金服未来发展有三个方向:全球化、全面升级小微金融服务、完善信用体系。“无现金社会”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当商家和个人越来越导向移动支付时,还未充分习惯或不那么倾向移动支付的群体,其支付选择是否有被足够照顾到?本质上并非消灭现金,而是为每个人提供更多支付选择的“无现金社会”倡议,还有哪些深层次的含义?

就在支付宝发起首个“无现金城市周”(8月1日-8日)活动时,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蚂蚁金服研究院,也被尊称为支付宝副班长的倪行军(花名苗人凤),与36氪《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在内的记者坐了下来,一起深入沟通了“无现金”与社会的关系。

1、无现金支付改变社会

无现金生活方式的到来,得益于移动支付的崛起。倪行军认为,这是利用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在支付领域里的一种创新。本质上和银行卡利用技术创新,在非现金支付上提升个人支付体验,属于同一范畴的支付迭代式创新。

在这个出门忘带手机,比忘带钱包还让人不便的时代。智能手机,让这种创新在个人消费和支付的覆盖速度,远远超过银行卡时代的普及。

很多年前,像VISA、万事达这些国际信用卡联盟,就喊出“消灭现金”的口号,倡导卡式无现金生活方式。在中国,卡式无现金生活方式的推行,并不算成功。

广义意义上的卡式无现金支付(包含信用卡,银行卡以及各类可支付的磁卡、IC卡及RFID类卡片),均存在一个技术层面的短板,即在交易场景下的支付环节,支付的触发,是只认卡不认人。

相对比今天的移动支付技术来看,这让持卡人的身份识别和安全验证方面,均有所不足。有过PC时代网络支付体验的用户,对那个时代的https加密页面跳转和U盾验证,依然记忆犹新。

天猫双十一抢购的经历,促使支付宝突破性的推出了“快捷支付”,让用户的银行卡资金,在网络支付场景中,规避繁琐验证流程,实现快速又安全的支付体验。为了让用户快速理解习惯“快捷支付”,那时的支付宝,曾喊出“你敢付,我敢赔”的口号。

就像今天的蚂蚁金服,在移动支付时代,口号升级为“你敢扫,我敢赔”。

这是支付的创新,带来商业的进步。粗略的分类,支付在现代商业社会大约走过三个阶段,又三个阶段同时并存:现钞、卡片(包括信用卡、IC卡、储值卡等)、以及移动智能设备(目前主要是智能手机)。

从技术迭代角度来讲,2004年诞生至今的支付宝,是两个支付宝。一个是围绕着银行卡的支付宝,推出的巅峰之作是快捷支付。一个是建立在移动互联网技术,帮助个人全面资金管理,到今天走进由移动支付技术带来“无现金”社会的支付宝。

移动支付另一次重要技术推进,是对二维码的引入,这让多场景快捷支付成为可能。无需依赖传统POS机,仅凭手机对码牌、手机对手机、手机对POS机的多端口移动支付连接,即可完成支付和资金流通,还很简单好用。

支付服务于人,资金流通随着人而走,发现并满足人在不同场景中的支付需求。互联网时代,人的消费行为特征、兴趣爱好、需求发现及满足、场景便利体验、安全保障均可数据化分析,网络化解决。

就像发生在移动互联网众多创新一样,移动支付是多种技术创新和配套方案的一次成功整合,并还在不断长期演进当中。而现在,多维度多场景便利安全应用的移动支付技术,开始同样充当基础配套方案,帮助其他移动互联网世界里的创新。

比如智能出行领域的共享汽车(滴滴出行)和共享单车,借助移动互联网技术和移动支付,得以让车辆和用户的需求匹配、智能化连接、安全化履单成为可能。有了移动支付,用户在押金、储值和支付上,获得的不仅是便利和安全,还有商业因支付而丰富创新的多维体验。

技术创新、让信用的创新变得更普遍、成本更低,可惠及更多的人。用户在触发共享单车的连接中,还会涉及到信用的表达。而蚂蚁金服建立的信用积分,一定程度上,会让移动支付作为水电煤的元素,输出到共享经济领域,让这个领域的服务更加流畅,规模化更加放大。“很多事情都会受益于金融的创新服务”,倪行军补充到。

移动支付带来的无现金生活方式,意义不限于支付。就像井贤栋所谈到那样:“让越来越多的城市离移动智能更近一步,不断提升城市服务效率,减少碳排放,让大地更绿,天空更蓝。”

2、技术为人而服务

多层面的推进,让手机移动支付所应用的支付场景,越来越多。从原来的线上领域,逐步拓展到线下各个场景领域。

而这也让移动支付所构造的无现金社会所面向的人群,从互联网深度使用者,逐步扩大到社会大众的每个人,包括原本并不习惯或倾向使用手机支付的人群。

这原本并非什么问题。用户在包括支付宝签约商家在内的任何地方消费,从来都是自由选择可支付的方式。就像三种支付同时并存谈到的那样,付现、刷卡、扫码。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选择。

为此,原本只推行手机支付的盒马鲜生,作为阿里系的嫡系成员,蚂蚁金服反倒主动要求盒马门店开放现钞支付服务。

提出不同意见的人群,恰恰与盒马鲜生有关。围绕着一日三餐吃饭而构建服务的盒马鲜生,开店以来,吸引了门店周边居民踊跃体验。

作为阿里巴巴新零售公认首个试点项目,高度互联网化的盒马门店,从优化服务体验考虑,主导了订单和结算落地于盒马鲜生APP的产品策略。

然而,围绕着吃饭这项涉及到每个人刚需的服务,人群之中,自然包含并不习惯或擅长使用手机支付的用户。不用手机支付,就不能享受盒马鲜生的服务了吗?

承接盒马门店支付后台支持的支付宝,断然否定了这个疑问。盒马门店,照样开始收现金。虽然“无现金社会”这个概念,从字面上初看确实容易引发歧义。

这是商业创新和社会生活相磨合发生的有趣一刻。在蚂蚁金服看来,二八原则,再次显示在当下的移动支付领域。线下各类消费逐步推行多样化移动支付时,保障现金支付,不再只是一个商业选择,而是具有明显公共属性的多样化商业环境维护。

电商在中国18年来,几乎从未听说不满不收现金的事例。但在一项新应用开始覆盖到接近80%的人群,或是消费场景中,接近80%的应用选择靠向新事物时,剩下的少部分人群,恰恰是蚂蚁金服应该特别重视的用户需求。

“这是所有公民的一个基本权利”。倪行军觉得,蚂蚁金服非常警醒技术的普及,当技术开始成为普惠过程中的适应门槛时,人应该思考的是完善技术,而非让所有人去适配技术。

倪行军认为,非现金支付在国内高度的发展,即便蚂蚁金服在今年初没有喊出“无现金社会”的倡议,在这个时间点,移动支付也到了一个要反思其社会意义和价值的阶段。

这已有些升华至社会学的思考。越是前进的技术发展,越要强调其社会公共属性,维护全体大众的需求和利益。

而从蚂蚁金服提供给《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的消息得知,蚂蚁金服已经付诸于行动。今年3月,江苏苏州一位老年用户,反映自己学习使用支付宝很困难。了解到其状况后,蚂蚁金服很快制作出专为老年人学习使用的支付宝手册,帮助老年群体熟练使用支付宝客户端。

类似的行动,还有蚂蚁金服推出的无障碍支付,为视障人士开发一套特别的支付宝版本,帮助这些视障人士不因视力原因,遭遇到日常生活中的现钞识别风险。也不因支付宝技术的迭代,而忽略他们的特别需求。

技术和创新,在普及的飞速过程中,更显人性温暖的价值。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数字化零售资深作者

写点什么,介绍下你自己吧

下一篇

点我达和饿了么启动战略合作,结局真的是皆大欢喜吗

2017-08-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