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药可停,痛能止!技术能解决止痛药的成瘾性问题吗?

潇潇小栗子 · 2017-07-26
止痛药泛滥的年代,人们正在寻找不需用到药物的止痛方法。

编者按:和抗生素滥用一样,阿片类止痛药的过度使用也会造成患者的“成瘾性”和“耐药性”,所以很多医疗行业研究人员一直在尝试研发可以替代止痛药的技术设备,帮助慢性疼痛患者摆脱药物依赖。虽然现在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不再使用“成瘾性”这一术语,替代的术语是“药物依赖性”,但考虑到语境以及部分读者的习惯观念,下文还是使用“成瘾性”这一字眼。原文来自ENGADGET:Can tech replace painkillers

患有慢性疼痛的患者非常容易对阿片类止痛药成瘾,但这其实伴随着更大的危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数据显示,单只2015年,美国就有52404个人因用药过量而死亡,其中33091人就是因服用过量阿片类止痛药而死,占比超过63%。即便在高发传染的1995年,美国因艾滋病而死亡的人数也没有这么多。

这个数字已经非常严峻。STAT的报告甚至预计,到2027年,美国因服用过量阿片类药物而死的人数可能攀升至94000。

17岁时,Jennifer Kain Kilgore还在上高中,在去大学参观的路上经历了第一场车祸,导致脊椎四处受损。大概过了十年,历史重蹈覆辙。Jennifer在等红灯时发生了追尾事故,新添的伤口牵引旧伤复发,创面产生刺痛。

经过数次外科手术和物理治疗,Jennifer顺利从法学院毕业,成为波士顿地区的一名律师,结婚成家。作为一名法律顾问、著名博主和自由作家,她还出版了自己的作品,与关注她的读者分享自己的经历。

一直以来慢性疼痛都在折磨着她。发生第二次事故后,她决定辞掉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当一名自由职业者。

“中背部四处骨折,下背部多处椎间盘膨出,压迫神经,造成腿部疼痛。颈部两处融合,导致每天都偏头痛。”离职时,Jennifer的手已经行动困难,无法准确录入数据,总有点一颤一颤的。她说,这个过程实在是太痛苦了。她有时还会在办公室的地板上试着做瑜伽锻炼,每次老板过来找她都能看到她在地板上练瑜伽——这时候是她状态最不好的时候。其他同事一般会直接把工作放在她桌上,等她们回来再看的时候她已经好点了。

发生第一次车祸后,医生给Jennifer开了一些常用的阿片类止痛药。这些药确实能让我暂时镇静,缓解疼痛,但她慢慢发现,服用过多这类药物的副作用有时会让人精神恍惚,甚至行为异常。清醒状态下的她经过慎重思考,最后她将剩下的止痛药都扔了,再也没有服用,从而幸运地度过了第一次止痛药滥用危机。

Quell

第二次车祸后由于疼痛难忍,Jennifer之后还是选择继续通过服药减缓疼痛——如非适应症型抗抑郁药物,肌肉松弛剂和曲马多这类弱阿片类中枢性止痛药等。但是,后来她偶然发现一款名为Quell的可穿戴设备。这款设备由马萨诸塞州一家专门研究数字和生物电子驱动医疗设备的公司——NeuroMetrix研发。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证,将Quell戴在小腿上,不用服用任何药物,其产生的低强度电信号流经全身神经系统就可以减缓疼痛。

Jennifer说,她在此之前尝试过很多设备,已经是把体验这些设备并将自己的了解呈现给读者看,从而节省读者时间当成自己的一项任务。三年前她偶然浏览到Quell的众筹网页时,作为一个日常在自己博客中介绍各类设备和阿片类止痛药替代品的博主,她对这款产品是持怀疑态度的,以为和其他产品没有两样。后来真正戴上Quell体验了不到15分钟,她就发现这款设备确实对减缓疼痛非常有效。

药可停,痛能止!技术能解决止痛药的成瘾性问题吗?

但是,有了之前的经历,她还是不能轻易对Quell产生信任,害怕又是精神麻痹产生的疼痛缓解的幻觉。所以后来仔细研究了产品说明和一些其他相关细节后,Jennifer确信这款设备真的可靠。她自青少年时期就与各种止痛药替代品接触,了解很多有关这方面的知识,对她而言,戴上Quell之后,电流与神经丛相连带来的感受并不让人惊奇。真正让她惊疑的是Quell的止痛效果太好了,好到让她不敢相信。

Quell可以让人从此真正摆脱阿片类药物成瘾的危害,也能推动越来越多代替止痛药的技术出现。

在阿片类药物饱和的市场中寻找其他药物替代非常困难。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2011年的报告显示,美国有1亿成人患有慢性疼痛疾病,每年在药物上的支出高达6300亿美元。不过,这个数字对止痛药生产企业来说确实非常诱人。

像NeuroMetrix这样的公司其实对止痛药市场并没有多少改善,但它们代表了一种大趋势,一种从依赖药物逐渐转向依赖技术的趋势。

依靠电流刺激缓解疼痛的设备并不是什么新鲜事。1974年TENS(电子皮下神经刺激仪)就已经申请了专利。TENS吸附在佩戴者皮肤上的设备电极可以产生一定电流,刺激佩戴者的部分神经系统,电极与便携电池组相连,可用于调节电流频率。

当时,TENS这类设备在CVS等普通药房都能买到,但是每天只能运作20到30分钟,对于短期局部疼痛非常有效,但对缓解长期疼痛来说却没什么优势。

NeuroMetrix总裁兼CEO Shai N. Gozani表示,他们的设备可以无创且持久地缓解患者的慢性疼痛。

Gozani说,其实,人体内本身就有一种类阿片物质,设备产生的电流只是激活患者体内的内源性阿片类物质,从而自然止痛。电流可以长期引导患者身体自发产生这种内源性阿片类物质,以一种安全有效且不会上瘾的方式止痛。他还表示,Quell生产理念就是“安全,不成瘾”。

“我们的设备生产过程充满着乐观主义和恰当的怀疑主义。我的意思是,不管是患者还是从事医疗工作的人都对慢性疼痛深恶痛绝。市面上有很多“万金油”产品,但我是个医师,受过专业培训,我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见到成效,也需要有临床数据进行证明。

经过大量试验和反复纠错,Quell终于出世了。但Gozani表示还会继续对它进行完善。他设想还能把设备做小一点,轻便一点,甚至可以提供多样化慢性疼痛解决方案。还可以把收集的健康数据储存在云里,以便为佩戴者提供更有针对性的疼痛管理。

TENS设备的生产技术并不复杂。有了可穿戴设备和物联网设备,你就很有可能成为疼痛管理这个“工具箱”的一个重要部分。现在已经有很多慢性疼痛app,有些很鸡肋,也有些挺有意思。在这个“工具箱”里,技术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目之所及都是机会。

Stimwave

除了Quell,还有一种设备对于缓解疼痛也有很大功效。

Stimwave已于三月通过FDA的审批,它是一种需要植入人手指的微小套管装置,将它放置在疼痛部位附近的神经区域,再把可穿戴设备巧妙的粘贴在上衣上。它可以利用PNS(外周神经刺激)系统发出电流脉冲。

药可停,痛能止!技术能解决止痛药的成瘾性问题吗?

Stimwave的CEO、创始人兼共同开发人Laura Tyler Perryman表示,Stimwave比市面上很多其他设备体型的5%还要小,也不用带在皮肤上,是一款非常先进的医疗设备。他们从2011年就开始研发这项技术,2014年取得了初版的审批。

他说,“患者肯定都希望不用阿片类药物止痛,但是利用外科手术在人体放置微型电池还是会让人望而却步。数据统计,一般10个患者里有8个患者拒绝接受这种治疗。而且,很多疼痛专家其实不太擅长这些外科方面的治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Stimwave已经为1000名保健医生开设了设备管理培训课程,Perryman希望他们经过培训可以不用阿片类药物为患者提供标准的护理。

她还谈到曾经受到很多患者反映他们的生活饱受药物成瘾的折磨。

“我们正在对那些和你说自己想一死了之的人产生积极影响。前段时间有个面部疼痛15年,多年卧床不起的患者,体验了我们的治疗设备后疼痛值已经降为0。”

她说,这个设备研发的一大动力是成为阿片类药物的替代品。她们希望更多患者愿意在陷入慢性疼痛折磨前接受神经调制,摆脱药物服用治疗。

Trigger Health

在一个app泛滥的世界里,用智能手机来管理和应对成瘾并不稀奇。Trigger Health是一个芝加哥初创公司开发用来个人咨询的数字平台。它可以通过用户数据分析分析预测那些人可能复发,就像患者的用药史或者病历。还能监测用户行为以确定是否有复发的危险。

药可停,痛能止!技术能解决止痛药的成瘾性问题吗?

Trigger将自己定位为21世纪对药物滥用的抗议之声。据药物滥用和精神卫生服务管理局估计,美国约有2300万人患有药物滥用症,而这些人中只有不到20%的人在积极寻求治疗。

尽管技术可以替代阿片类药物,但解决慢性疼痛却是一场难以停息的斗争。对Quell和Stimwave这类设备的详细研究显示,缓解几天的轻微疼痛虽然绰绰有余,但它们并不是100%有效。

很多不愿意用技术代替阿片类止痛药的患者其实只是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不过,即使这种技术不能彻底解决慢性疼痛,只是让你少了点心理作用,那也比滥用阿片类药物要好。况且,缓解疼痛很大程度上也需要患者自己克服心理恐惧。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对互联网中立性的探讨和界定,美国人又走在了前面?

2017-07-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