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趋之若鹜的众安保险要上市,它的千亿高估值你买不买单?

周天 · 2017-07-04
众安正在与时间进行一场豪赌,它赌的是:技术演进的速度快于资本市场对“互联网保险第一概念股”丧失耐心的速度。

作为中国互联网保险第一股,众安保险正式赴港申请IPO了。

因其股东阵营罕见地汇集了“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背后的蚂蚁金服、腾讯、平安集团,从诞生之日就在资本圈炙手可热,2015年,成立仅17个月就获得近60亿元A轮融资。

以至于,在中国以投资科技金融著称的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曾对36氪感叹,“我们当然也想投资众安保险呀,但就是投不进去呀。”

如今,股民们有机会在二级市场上投资众安保险了。6月30日晚间,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拟募资约15亿美金。

众安保险最为引以为傲的数字是:已向超过4.92亿客户销售超过72亿份保单。

然而,众安的财务数字并不十分理想。除开业第一年业绩亏损外,众安保险2014年、2015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0.37亿元、0.44亿元、0.09亿元。这意味着,2016年众安保险净利润同比降幅近八成。根据官方的解释,2016年净利润增速下滑主要原因受给付、赔款、费用部分增加影响。

论保费收入,众安仅为行业巨头的零头,2016年总保费34亿元——人保财险2016年保费收入超过3000亿。不过,这样的对比有点草率,因为众安并非一家传统的保险公司。

众安所做的,是用保险去连接各类场景,变现方式不仅仅是保费和投资收益,以传统模型进行估值,或许不太恰当。“科技+金融“双重基因使众安保险具备了高估值的基础:从一开始众安就将自己定义为科技公司,而非保险公司。在众安保险递交的上市材料中,也出现了“科技金融第一股”字样。

铜板街CEO何俊曾对36氪表示,有不少公司是拿着金融(公司)的利润乘以科技(公司)的市盈率,只要资本市场接受,也不奇怪。“估值略高一点也不算是泡沫,有了泡沫,啤酒才好喝嘛。”

招股书中的秘密

尽管如此,在众安的初步招股书中,还是暗藏着诸多风险。

过去,众安以股东背景引以为傲,众安保险CEO陈劲曾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股东的确是我们很大的优势”,但如今,众安开始承认,依赖特定渠道所带来的一些风险。

“没有股东提供支持,我们将无法实现快速增长”,招股书称,“我们无法保证与股东签订的协议在届满后获得续新,也无法保证能够从股东的合作中获益”。 

同时,“我们与股东及关联方的合作安排并非独家安排,很多同业正在开始提供与我们类似的服务。”并且,“倘若我们现有生态合作伙伴流量减少,或收取较高费率,可能产生重大获客成本。”

根据众安招股书的表述,众安目前颇为“依赖”淘宝和携程这样的互联网场景来作为销售渠道,这种依赖体现在——“少数平台产生大部分的保费”,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三年间,众安保险通过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平台售出的保险产品分别占同期总保费的99.8%、97.9%、86.5%。

招股书还承认,部分合作的互联网场景会匹配其他保险公司的产品,而非众安的产品,招股书举例称,携程会在多个供应商中间向用户分配航空意外和航空延误险,供应商之间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一语道尽了众安目前作为供应商的本质。 

一个业内皆知的事实是,众安保险大股东蚂蚁金服去年又控股了一家财险公司——国泰产险,而蚂蚁在众安的占股仅为16%——众安势必面临核心渠道资源的分流。

目前,众安是试图摆脱对单一渠道的依赖,从不同险种贡献的保费收入变化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退货运费险、意外险和信用保证保险是保费收入大头。2014年至2016年,退货运费险占总保费份额逐年降低,分别为:77.6%、59.2%、39.3%。

意外险占比由2014年的5.6%上升至2016年的28.8%,成为贡献度第二的险种。众安的保证保险保费占比一直维持在13%以上,对总保费的贡献度位居第三。

2014年至2016年,众安的信用保证保险相关资产总额分别为26亿元、236亿元、617亿元,而九成以上的信用保证保险是和其生态系统合作伙伴:招财宝和小赢理财的合作。

众安保险的生死时速

谈及众安的战略规划,众安的多位高管曾跟我谈到,众安是在用小额碎片化的产品不断积累了用户和数据,进行品牌露出,沉淀了技术能力,这是第一阶段。

等技术成熟,再改进销售和售后两端的服务难题,不再需要海量的地面人员,互联网和技术的进步能否迅速帮众安做出业绩,满足资本市场的期待,这也是众安最大的赌局。

至少,目前,众安保险不遗余力在技术上进行投入,2014年至2016年众安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240万元、6390万元及2.144亿元,分别占同期总保费的2.8%、2.8%及6.3%,无论是绝对数值,还是占比,都有加大的趋势。一位保险行业人士告诉36氪,“保险公司都很粗放,大多数不重视投资技术,能有这种量级的投入是比较罕见的。”

有了技术和数据积累,众安正在进军大额险种,此时,品牌和信任度变得尤为重要,上市也是为此做铺垫。以上市为节点,众安在以后势必会更加在车险、健康险方面发力。

只不过,现实比较骨感。车险一般占到财险公司保费收入的七成左右,然而,2016年众安的车险业务规模仅为372万元。车险业务要想做大,还需要等待监管解除一些障碍。

而众安在车险业务上遭遇的困境,往更深一层看,本质上反映了互联网和技术碰到了坚硬的边界。

众安在成立之初的立意就是不设分支机构,完全依靠互联网来售卖保险,这家公司有一半的员工是IT背景。然而大额的复杂产品在销售端离不开讲解和说服,在理赔端也依赖地面人员介入查勘,都免不了“人海战术”。

这也意味着——如果众安会因为互联网而成功,那么很可能,众安也会因为互联网被局限。

陈劲也对36氪说,“众安最早是申请寿险牌照,后来又改成了财险牌照,就是因为寿险销售需要很深度的沟通。”

互联网暂时无法撬动的大额保险产品,未来到底应该怎么做? 是抛弃互联网,回归传统险企的老路子,还是继续沿着技术的道路“一条路走到黑”?陈劲选择的是后者,“未来的保险产品还是要继续强调技术和信息化”。

“终极目标是车险查勘不需要派人到现场,跟交管部门的摄像头打通,赋予其识别能力。”众安科技CEO陈玮对36氪说,众安还设想过,车险用无人机去现场,只可惜北京五环内限飞,没有实施过。“众安有一批人是专门负责开脑洞的,一年被毙掉多少个这样的脑洞?我数不清楚了。”

众安保险去年成立子公司众安科技,希望向其它保险公司输出技术。保险领域的创新机会有很多,比如,众安的大股东蚂蚁金服,也给财险公司的车险业务推出了用于理赔查勘的产品“定损宝”,其应用,预计可减少查勘定损人员50%的工作量,而查勘环节上的10万名定损员终有一天会面临失业。

每年有4500万件的私家车保险索赔案中,其中60%可以用图形识别技术来替代人工查勘,每单案件的人工平均处理成本大约为150元,这样一来,用技术手段仅仅是提升查勘环节的效率,就有望每年为行业节约案件处理成本20亿元。

可见,低效环节吞噬了保险行业太多成本。这都是众安赚钱的机会。

众安目前除了利用阿里系的这些已经实现信息化的平台,自身也在利用各种“黑科技”——比如无人机、人脸识别和可穿戴设备,来推动信息化进程。

陈劲说,“未来的终局,不管新进入的互联网保险公司,还是现有保险公司,殊途同归,共同提高整个保险业的信息化水平后,才能做好新市场。”

陈劲判断,现在处在从传统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变的大变局中,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数字化技术会使很多过去隐匿的风险被识别出来,保险产品没理由不去适应信息化社会。

为什么众安不走老路?陈劲认为,信息化时代最突出的是赢家通吃的网络效应——“有了第一个微信,就不可能有第二个微信”,众安想成为保险领域的“微信”,必须跑得更快——“当连接足够多场景时,个性化、定制化能力会越来越强,这才是众安的护城河。”

网络效应的存在,也是众安前期在技术上投入巨大的原因。如果众安在数据和技术上,能实现网络效应并加以变现,今天的高估值就是合理的,否则,就是镜花水月。

正因此,众安正在与时间进行一场豪赌,它赌的是:技术演进的速度快于人们对“互联网保险第一概念股”丧失耐心的速度。

陈劲笃定地说,“智能终端的下一个形态必然是AR”,不过,他也没办法断言,人工智能哪一天能完全替代中国街头700万保险销售人员。

但可以相信的一点是,中国的保险行业,无论是产品,还是渠道,都有非常多的低效环节,而众安所做的,是用技术的力量,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这件事情的想象空间,值不值一千亿?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