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CEO卡兰尼克无限期休假,丑闻缠身的公司开始重启

君泽 · 2017-06-14
但他依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Uber CEO 离开了。

上周日,Uber 董事会召开会议,讨论公司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去留问题。董事会想让卡兰尼克休息一段时间,同时解除卡兰尼克几个亲信的职务。

今天,卡兰尼克向全体员工发布内部信,称自己会离开一段时间,思考如何打造一个世界级的管理团队。信里没有提到回归时间,也没有指定新的管理者。

一天前,卡兰尼克的朋友、公司商业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已经因为董事会压力而离职。董事会正在逐步替换卡兰尼克的亲信高管,以限制卡兰尼克的权力。但因为公司的治理结构,卡兰尼克仍然没有失去管理公司的权力。

今年以来,Uber 持续卷入负面新闻中,包括震惊科技圈的性骚扰事件。而这次董事会议的主题,正是审议前司法部长小埃里克·霍尔德对公司文化的调查和提出的建议。

卡兰尼克塑造了 Uber 的企业文化,其核心是增长与扩张。这一文化让 Uber 成功进入七十多个国家,并成为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但也将 Uber 带到成立以来的最深重的危机当中。

卡兰尼克的离开,意味着 Uber 开始重新塑造自己的文化。

“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虽然在执掌 Uber 时,卡兰尼克不会读过《三体》系列小说,但这句话依然是他风格的写照。

“特拉维斯最强的能力就是哪怕需要撞穿一堵墙也要达成自己的目标。特拉维斯最大的缺点也是哪怕撞墙都要达成目标。这是对他最恰当的形容,“ 达拉斯小牛队老板、指导过卡兰尼克的亿万富翁投资人马克·库班(Mark Cuban )这样描述卡兰尼克。

卡兰尼克驾驶着 Uber,行驶在道德和法律的灰色地带,无视现有的惯例和法规。

2009 年,UberCab 在旧金山成立,它标榜自己是一家新的出租车公司,但事实上,它并没能拿到相应的许可和执照,也并不满足出租车的营运规定。但政府行事没那么快,在它阻止之前,卡兰尼克已经铺开宣传,大肆扩张。2010 年 10 月,在收到旧金山禁止令后,公司才更名为 Uber。

随后,Uber 变得更加灵活。Uber 在应用中添加一个按钮,可以帮助用户和司机联系当地官员。此外,Uber 还开发了投票软件,可以在市政调查中自动支持叫车服务。

Uber 还会使用“灰球”来哄骗执法者。这项技术可以识别执法者,并对他们展示虚假内容,隐藏司机和车辆的位置。在一些地区,Uber 依然被视作非法,这一技术可以避开执法者。今年三月,《纽约时报》曝光这一技术,Uber 宣称会禁止员工用这个工具来对抗执法。

“增长高于一切”,这是卡兰尼克的信条,对其他事情他都漠不关心,无论事关道德法律,还是危及公司形象。

此前,Uber 已经爆发过几次公关危机。

2013 年,美国东海岸遭遇暴风雪,Uber 的动态加价系统遭到用户抨击,但卡兰尼克却用一些术语回应用户的批评,认为自己的做法符合经济学规律。

2014 年,印度一名 Uber 司机强奸了乘客,一些人公开批评 Uber 在确保乘客的安全方面做得不够。这起事件发生后,德里政府在本地区禁止了 Uber 服务,但公司之后恢复了经营。

2015 年,苹果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找到卡兰尼克,批评卡兰尼克窃取 iPhone 用户数据,并欺瞒苹果工程师,并说倘若 Uber 不停止这些行为,将把 Uber 从苹果下架。卡兰尼克很快做出了妥协。

这些新闻都没给 Uber 带来实质性伤害,公司在 2016 年也获得了 680 亿美元的估值,相当于美团大众点评和滴滴的总和。

但二月的性骚扰事件,却成了 Uber 危机的导火索。

今年二月,Uber 一名员工公开公司内部的性骚扰事件,震惊了科技圈。但最开始卡兰尼克并不认为这是了不得的事情,他依然继续参加《名利场》在好莱坞举办的奥斯卡派对,直到事情发酵开来,才下令紧急处理。

这只是今年 Uber 一系列负面新闻的开端。三月份,《纽约时报》曝光 Uber 采用 Greyball 技术,欺骗执法部门;同样在三月,theInformation 曝光卡兰尼克和其他高管与 Uber 员工光顾了韩国的一家应招酒吧,在酒吧里,客人可以花钱请人陪酒;近日,伦敦发生恐怖袭击,人群疏散时候,Uber 依然采用了“峰值加价”策略,这被指责为趁火打劫。四月,媒体曝光 Uber 在 Lyft 中植入间谍程序,设法从 Lyft 那里拉走司机,获取更多的订单。

高管团队开始动荡。近 20 位高管先后离职,不少人正是受到过去丑闻的影响离开。六月份,Uber 解雇了亚洲业务副总裁埃里克·亚历山大(Eric Alexander),他向 Uber 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等人捏造了强奸案受害女性的医疗记录 ,认为这起强奸案是由 Uber 竞争对手捏造的。而这只是 Uber 近来解雇的十几位高管中的一员。

顾客和司机在流失。今年二月“deleteuber”成了推特热门,据称有 20 万人删除了 Uber 应用,那一周,Uber 订单数量锐减 10%,Lyft 下载量也短时间内大幅增长。最终,卡兰尼克宣布退出特朗普咨询委员会,并承诺给相关司机补贴,稳定了局面。

公司经营也面临困境。2016 年之后,Uber 没能再拿到新的融资,司机也对自己的待遇表示不满,而 Uber 重金投入的无人驾驶技术,被谷歌起诉,称他们窃取了谷歌的商业机密。

近来的丑闻已经影响到不少投资人的决策,有外媒称,Uber 的估值也已经跌落到 500 亿美元,降幅达到 15%。不论董事会还是外部观察者都认为,Uber 应该重塑公司文化,以应对近来的负面新闻,也为将来的上市做准备——一家混乱的公司可能保持增长,但很难在二级市场有所作为。

顶级管理和咨询公司 A.T. Kearney 主管迈卡·阿尔珀恩(Micah Alpern)说:“在我看来,他们需要的不只是一种文化上的改变,而是要从头开始创建一套全新的文化。”

董事会开始逐步替换卡兰尼克的亲信。阿里巴巴董事龚万仁(Wan Ling Martello)将进入 Uber 董事会。此外,Uber 还聘请哈佛商学院管理专家弗朗西丝·弗雷(Frances Frei)担任领导和战略高级副总裁,重新组织公司结构。前苹果高管波佐玛·圣·约翰(Bozoma Saint John)也来 Uber 担任首席品牌官,帮助修复 Uber 的公众形象。

但想改变 Uber 的公司文化,首先要改变卡兰尼克,这没那么容易。

Uber 董事会采用的是“亲创始人”管理结构,董事会九名成员中,有七名持有“超级表决权股”(super-voting shares),这些人大多是卡兰尼克的亲信,这让卡兰尼克有能力否决掉任何不利于自己的董事会决议。

在过去几个月里,尽管风波不断,但卡兰尼克和他的亲信依然能够安然无恙。

不过,上个月,卡兰尼克母亲邦妮·卡兰尼克(Bonnie Kalanick)死于船只失事,卡兰尼克的父亲也因此受重伤,此后卡兰尼克一直在洛杉矶陪伴家人,以至于董事会会议也从旧金山移到了洛杉矶。这起事故可能让卡兰尼克更想休息一段时间,多和家里人在一起。

最终,Uber 完成了这次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调整。

动荡中的 Uber 依然在增长。今年第一季度,Uber 营收达到 34 亿美元,依然保持增长,亏损 7.08 亿美元,数额虽然惊人,比去年同期已经有所下降。不论中国区的受挫,还是最近的丑闻,都没阻挡 Uber 扩张的脚步。

Uber 的顾问塔斯克(Tusk)说:“顾客只关心自己。如果 iPhone 很惊艳,哪怕苹果公司让人恶心,也没人会在乎这事。”

不过,它也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Uber 的竞争对手正在迅速成长。去年,它在中国败给了滴滴,今年,美国对手 Lyft 也正迅速成长。2014 年,Uber 还能以傲慢的态度来和 Lyft 谈判收购协议,但现在,Lyft 的市场份额已经从年初的 18%涨到了 25%,公司宣称,一些忠诚的 Uber 用户,尽管他们大部分时间还在使用 Uber,但在 Lyft 上的开销也在上涨。两个月前,Lyft 完成了 6 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 75 亿美元。

Waymo 与 Uber 的官司还没结束。Waymo 主要业务是研究无人驾驶汽车,是谷歌的兄弟公司,它控告 Uber 窃取了自己的专利技术。此前,卡兰尼克将无人驾驶视为 Uber 的未来,没有它,公司将很快失去竞争力。在这个领域里,Uber 的竞争对手有谷歌、特斯拉等公司。一旦诉讼失败,公司在无人驾驶上的努力很可能付诸东流。

但 Uber 当务之急,是要填补卡兰尼克离开的空缺。

Uber 正在招聘 COO。此前他们一直在招募,但始终没有确认最终人选。董事会希望 COO 能成为 CEO 的伙伴,专注日常运营和 Uber 公司内部的文化与组织建设。其他高管的招聘也正在进行当中。

创始人卡兰尼克可能依然是公司的 CEO,但即便他回归,公司也不会再是他一个人的天下,草莽时代结束,经理人时代来临,董事会与投资人将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附邮件全文:

致公司团队:

  过去八年我的生活一直都围绕着 Uber,而最近发生的事件让我重新意识到家人比工作更重要;同时意识到我需要从日常工作中抽身出来,花时间去哀悼我的母亲,她已在上周五下葬;我要去反思,让自己恢复过来,以及专心建设一个世界级的领导团队。

我们走到了什么地方,又为何会走到这一地步,这些都是我的责任。当然,很多事情值得骄傲,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改善。如果“Uber 2.0”想要取得成功,那么我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建立一个领导团队。如果我们要做好 Uber 2.0,那么我就要选做好“特拉维斯 2.0”,成为一个公司需要、也值得你们拥有的领导。

在这个过渡阶段,公司的领导团队,即我的业务主管们,将继续运营公司。在需要作出重要战略决策时,我随时待命,同时我也将权力授予给其他人,他们可以大胆而果决地推动公司迅速前进。

很难说过渡期有多久——可能比我们预期的更短,也可能会更长。失去至亲让我十分煎熬,我需要好好告别。我收到你们的成堆的慰问信笺,这些衷心问候让我能够坚强下去,但几乎所有结语都是“我能做些什么吗?”我的答案很简单。做好你们的日常工作,完成我们的使命。这样我就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以人为本,这是我妈留给我的遗产。让 Uber 2.0 变为现实,世界将见证你们那些激动人心的工作,也将见证正是你们这群激动人心的人,让 Uber 变得伟大。

再见。

  特拉维斯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君泽氪星老友

多眠少动,多食多餐。关注泛娱乐和其他有意思的事情,交流请加微信:junze199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