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不佳、惹恼司机,Uber 新计费系统会是它的下一次“作大死”吗?| 全球聚焦

吴高菲 · 2017-05-24
Uber告诉我们,有钱可以任性,没钱也能。

编者按:由于财务业绩表现不佳,Uber寄希望于新的计费系统能为自己带来更多的现金收入。这种新的计费系统采用根据路线区别定价的方式,Uber将从乘客车费与司机收入之间的价差中获取收入。这篇原题为Uber Starts Charging What It Thinks You’re Willing to Pay的文章发表于Bloomberg,作者向我们介绍了公司这一新的争议点:在短期内或许能改善财务状况,当长期来看或许会伤害公司与司机、乘客之间的关系。

Uber司机近来持续抱怨的一个话题是他们觉得乘客付的车费和司机实际到手的钱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在几个月没能得到满意答复的焦灼中,Uber官方终于出来回应,他们说公司正在实行乘客区别计费制,一些乘客需要支付更多,因为本公司,需要额外的现金。

Uber在与彭博的一次采访中详细解释了公司的新计费系统,这个系统已经在一些城市试行了几个月。在上个周五,Uber向司机承认了他们的薪金与实际车费之间的确存在差别。新计费系统采用“路线区别计费”,区别的主要依据是系统预测的顾客对该次出行的支付意愿。这和Uber之前采用的计费方式相比有了很大的突破,老系统是根据乘客的行车里程、时间和地理环境乘数的组合来计费的。

Uber的产品负责人,丹尼尔·格拉夫说公司此次应用了一种机器学习技术,来估算不同类型的顾客对某次出行的支付意愿。Uber计算搭车者在一天内的某个时段对某条特定路线支付更高价格的意愿。举个例子,一些从富人区上车的乘客与另一些前往城市中欠发达街区的乘客相比,在相同交通条件和行车距离的情况下,新计费系统可能会对前者要价更高

这一变化从Uber去年推出的被称为“前期定价”的新功能中已经初显端倪。在顾客预订之前Uber会先告知一定的收费区间,公司认为此举可以提供更多的透明度。但是Uber并未解释过这些标准是怎么算出来的,并且在新系统已经试行一段时间的情况下为何仍以旧系统的标准对司机进行补贴。

为了减少司机的不满,Uber将开始公布乘客每次乘坐的车费,但不再会告知Uber在其中所占用的百分比。公司还将向司机传达新计费制度下最新的服务条款。目前,路线区别计费仅限于在美国14个Uber提供拼车服务的城市中实行。

车费与司机薪资之间的价差会是Uber之后业务的重点。Uber说他们会拿取价差中的一部分,通过这个数学模型的增值使公司经营状况逐渐向盈利转变。

格拉夫说Uber的计费技术正在变得变得越来越复杂,为此他现在在洛杉矶总部带领一个满是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的团队。格拉夫曾在谷歌和Twitter工作,他认为正是Uber对金融工程的重视使它优于Lyft和其他打车软件。Uber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试行“路线区别计费”。

 “用谷歌搜索很简单,但在这背后有些很复杂的东西,”格拉夫说,

同样的,叫车出行也很方便,但要让这个体系在整个市场上持续性的运作,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计费对于乘客来说变成了一种类似于黑匣子的存在,并造成了与司机新一轮的紧张关系。司机指责Uber使他们得不到应有的报酬,并且起到误导作用使他们对公司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在上一年中,虽然公司当时已经在做相关的技术调整,希望从乘客车费与司机薪资的价差中捞一笔,Uber仍然把价差的存在归因于估计车费时的不确定性。一个在Uber司机间有名的博客Rideshare Guy,在五月发布的博文中称他在纽约市内做了一个实验,发现顾客支付的车费和司机的报酬之间普遍存在价差。辛苦工作的司机们对这个结果感到不满。“这种做法很不道德,”生活在加利福尼亚的Uber司机克里斯·埃斯特拉达这样说。

Uber在今年经历了一系列“丑闻潮”,包括一起涉及商业机密的诉讼,对其公司内性骚扰的指控,因公司与特朗普当局的密切关系而引发的短暂的抗议,以及一段公司CEO与司机因下降的车费吵架的视频。对这个成立7年的公司有两种流传甚广饱受争议的批评,一是公司亏损太大,二是对司机支付的报酬太少。Uber在今年四月份曾告诉彭博,公司在2016年亏损28亿美元,其中不包括中国市场。

在“前期定价”的风波中,Uber的行为或许会多少减轻投资者对于亏损的忧虑,但另一方面,公司与司机之间的隔阂增大了。“你知道我们的业绩,”格拉夫说,

我们实在是想让公司业务能够可持续的运营和发展。

Uber说它并没有私吞新“路线评估收费”带来的额外收入,公司把这一部分收入大部分用于有益于增加订单的各项活动,补贴UberPool和司机奖金。克里斯蒂安·佩雷亚是Rideshare Guy的写手,他说司机们更乐于看到公司在乘客支付了多少方面提高透明度。“这很重要。”他说。

随着Uber新计费模型的试行,其原理的复杂性可能会导致新的问题。“大众更愿意接受富人支付更高的车费,” 麻省理工的经济学教授克里斯·尼托尔说道。

但是如果低收入地区的低车费带来的影响是更长的打车等待时间,这可能会成为Uber急需解决的新问题。

计费模式上如此大的改动,带给Uber的问题可不止是司机。“他们(Uber)可能会失去乘客的信任,”微软的高级研究员,格伦·威尔说。鉴于微软也是Uber的投资者之一,他目前的研究课题正是Uber。“这对Uber来说可能是非常惊险的一步棋,但是他们的确有这样做的经济动因。”

Uber是一个擅长将利益最大化甚至过大化的公司,他们或许会继续在定价上做文章,以期达到新的市场平衡。

如果市场还没有平衡,我们将创造杠杆鼓励人们使市场再次平衡。

格拉夫说,“是给了你选择的,对吧?总是这样的。从来没有‘我必须得用Uber’这种说法呀。”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软银沙特科技基金已筹资930多亿美元,欲投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技术领域;伦敦大学学生用机器人臂3D打印复杂曲线三维空间结构;机器人客服可能比人工客服更受欢迎

2017-05-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