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谷歌Waymo的诉讼战陷入被动,Uber开始在加拿大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GentlemanZ · 2017-05-10
即使注入了新鲜血液,Uber无人驾驶部门依然前方长路漫漫。

自2015年以来,Uber在自动驾驶技术上的布局一直保持着业内最激进的态度。该公司在自动驾驶领域最新的进展是,负责领导自动驾驶研发的Uber先进技术集团(ATG)副总裁Anthony Levandowski宣布“隐退”,或许是为了避开谷歌Waymo的穷追猛打,Uber宣布在加拿大成立先进技术集团分部,由人工智能专家Raquel Urtasun领导。

历经两年的跳槽之旅,Anthony Levandowski还是没能得到他想要的

关于谷歌Waymo和Uber的自动驾驶技术诉讼战,36氪已经报道了太多次。处于这场风暴中心的关键人物,前谷歌无人驾驶核心高管、Uber 无人驾驶技术负责人Anthony Levandowski最终不堪重负,于4月底面向ATG部门员工下发全员信,Anthony在信中做出了自诉讼战以来的最大妥协:不再担任ATG部门负责人,同时不再负责Uber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的研发工作。(Ube与Waymo的激光雷达高度相似一直是Waymo对Uber发起诉讼的焦点)以下是信件全文:

“各位同事:

我想告诉大家,Travis(Uber CEO)和我已经决定,在Waymo诉讼的余下时间里,我将不再参与所有与Uber激光雷达相关的研发和管理工作。与此同时,Eric Meyhofer将担任ATG部门的负责人,直接向Travis汇报工作。我将向Eric汇报工作,我职责中的其他部分不变。

如你所知,目前我并未在Uber激光雷达的设计细节上投入精力,但是,这种组织架构的调整意味着我绝对不可在Uber激光雷达的研发中有任何投入或监督。今后,有关Uber激光雷达的任何会议或电子邮件请勿让我知悉,也不要向我询问任何与该话题相关的建议。

我们都知道Eric、James和激光雷达团队在过去几年里在自主研发激光雷达技术方面所做的努力。

我们都应该感到自豪,Uber的自动驾驶技术是从头开始自主研发的。此次职位调整后,希望各位专注于实现我们所有人的愿景。

谢谢。

Anthony”

与其说这是发给Uber员工看的,倒不如说是发给Waymo看的——看吧,我不再参与和自动驾驶和激光雷达相关的工作了。拜托别向法院申请禁止Uber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禁令了。

在这场诉讼最初曝光时,媒体曾就Anthony的动机做过分析。自2008年就加入谷歌的Anthony,在谷歌任职期间还运营了几家与谷歌有商业来往的小公司,此后谷歌收购这几家公司让Anthony获利超过5亿美元,即使只谈薪水,去年Alphabet管理层曾公开表示,无人驾驶汽车团队的薪酬已经成为该部门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作为核心主管的Anthony选择从谷歌离职,更不可能是因为钱给少了。

Anthony出走的真正动机来自Uber和谷歌对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化悬殊的态度。Uber CEO Travis Kalanick对此是非常激进的,他最早希望在去年8月就推出无人驾驶汽车上路测试,但最终因技术挑战未能成行;反观谷歌,在过去几年一直因高层对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化态度不明朗而饱受诟病,直到去年年底才将无人驾驶项目分拆独立,成立新公司Waymo。

Anthony是谷歌团队中的激进派,在出走谷歌几个月后,便迫不及待的领导Uber无人驾驶汽车投入测试。他为实现使无人驾驶技术商业化的梦想,不惜离开从业近十年的老东家,来到Uber,没曾想随之而来的诉讼让他还是没能把梦想继续下去。

无牌可打的Uber只能不断让步,但Waymo依然步步紧逼

从Waymo发起诉讼至今,Uber对诉讼的态度发生了180°的大转弯。在2月23日Waymo首次提起诉讼时,Uber的态度是非常强硬的,直指Waymo对Anthony的指控是“Waymo打击竞争对手一次毫无根据的尝试”。

在得到Uber如此措辞的回应后,Waymo火力全开,连续提交了多份证据;三位Anthony在Waymo的同事也出庭指证,指控Anthony窃取了Waymo的14000份机密开发文档,跳槽Uber后,继续从事与自动驾驶研发相关的工作。

彼时Uber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对于Anthony被指控窃取Waymo 14000份机密文档不再回应,转而坚称Uber的激光雷达技术与Waymo无关。

但Waymo选择继续提交证据,对Anthony穷追不舍,Uber律师Arturo Gonzalez的话术变成了“整个案件属于他(Anthony)和前雇主的纠纷,与Uber无关。”

(期间负责主持本次诉讼的法官William A. Alsup出来抢戏:“42年来,我从未遇到过如此‘显而易见’的证据。Uber确实需要慎重对待了。”并要求Uber提交与Waymo指控中的14000份文件有关的一切软件、硬件和文件。)

在Waymo密集证据的高压下,Uber已经顾不上Anthony的感受了:“我们将向大家证明,这14000份文件从来没有提交给Uber。”(是的,Uber甚至不再否认Anthony有窃取Waymo机密文件的行为。)Uber同时表示,在公司员工Sameer Kshirsagar的个人设备上,检索到了一份与Waymo指控描述相符的机密文件。而Sameer Kshirsagar就是Waymo指控中从谷歌离职,携机密文件加入Uber的三名员工之一。

Waymo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坚决,Waymo律师在给法官的信中指出,Uber的检索存在明显的不足和刻意筛选。“Uber的行为显然是为了拖延法院的禁令执行,敷衍我们提出的禁止Uber继续研发的禁令。为了Waymo的初步禁令有效实施,法院应该强制Uber出示Levandowski下载的文件,以免其继续使用Waymo的技术开发开发激光雷达系统。”

当事法官Alsup也多次提醒Uber一方,他不愿,也不能驳回Waymo的指控,并警告Anthony有可能禁止其在本案结案前继续参与Uber的无人驾驶项目研发。

无论是Waymo的坚决,还是倾向性如此明显的法官,都在逼着Uber想出一条退路,加拿大的先进技术集团分部就是Uber的答案。

临危受命的Raquel Urtasun是什么来头?

在加入Uber前,Raquel Urtasun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副教授,专注于研究机器学习技术和计算机视觉技术。加入Uber后,Urtasun将领导Uber先进技术集团加拿大分部。

和谷歌Waymo的诉讼战陷入被动,Uber开始在加拿大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据了解,Urtasun及其团队将专注于三个领域的研究:自动驾驶技术的环境感知及物体识别,汽车定位技术和高精度地图绘制技术。

Uber CEO Kalanick对Urtasun入职的评论非常官方:“随着Uber的发展壮大,我们希望从该地区庞大的人才库中汲取人才,帮助我们与多伦多这个活跃的科研中心保持密切的联系。”

但外媒及部分业内专家的看法道出了Urtasun对Uber的意义,外媒The Verge评论称,招揽Urtasun成立加拿大分部的举动有“对冲布局”的意味,特别是考虑到Uber与Waymo的诉讼战仍在持续,Uber这一举动有保存实力,避免正面冲突的意味。华盛顿大学人工智能研究员Oren Etzioni则表示:“现在(Uber)有一个押注正在面临着重大的诉讼,这时候有必要进行多方下注,避免被动。”

亦有消息人士透露,Uber和Urtasun的接触早在今年年初,Uber与Waymo的诉讼战爆发之初就开始进行。这么看来,Uber可能在诉讼开头就猜到了结局。

多说一句,作为人工智能领域并不多见的女性专家,Urtasun对Uber的意义还不止于自动驾驶领域救火队长这么简单,在今年早些时候Uber曝出性骚扰门,公司文化备受争议的大背景下,女性高管的入职也担负着扭转Uber公司形象的重任,Urtasun本人也提及:“我和Travis进行了长谈,我相信他正在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变革公司文化)”。

小结

对于Uber来说,随着Anthony的隐退,这场斥资6.8亿美元的收购最终以颇不理想的成效谢幕。加拿大的新布局表现出Uber的积极姿态,ATG部门的离职潮也逐渐平息,开始注入新鲜血液。但Waymo仍未放弃狙击Uber的自动驾驶业务,从外部来看,其最大竞争对手滴滴出行刚刚拿到了55亿美元融资,这笔钱会投资“无人驾驶及国际化”上,完全冲着Uber来的;押注无人驾驶技术的Uber,前方长路漫漫。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记者郑晓康,关注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5735104947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北京链家确认,截至日前,已累计关闭87家门店,其中开墙打洞34家,学区9家,商办44家。36氪在走访中发现,部分门店中介费已经由2.7%降至2.2%。

2017-05-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