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随大疆来到山西吉县,才了解植保无人机如何“叫好又叫座”

希大 · 2017-05-02
吉县当地的农户多为50岁以上的留守老人,人工作业已经渐渐无法持续;而农业产业化的兴起,则令规模作业成为可能

4月正是苹果花盛开的季节。往年的这个时候,山西吉县的农户们正背着药箱穿梭在田里为自家的苹果喷洒药剂。而今年,吉县的苹果树们则迎来了一些“大家伙”。

在山西吉县西岭村果树科研基地,十余架白色的无人机一字排开,旋翼卷起尘土,轻声咆哮着向果园飞去。这些飞机属于大疆内蒙古禾文植保队。从4月起,禾文植保队将在吉县连续工作3个月,为5万亩苹果树提供植保服务。

禾文植保队的CEO李耀今年29岁,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环境工程与能源专业。在读书时,英国现代化的牧场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国后,李耀创办了这家以现代农业为核心的公司,主打植保无人机的销售和作业。

在李耀看来,无人机代替人工进行植保作业的潜在市场巨大。就以山西为例,山西省耕地面积为七千二百多万亩,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30.6%;再次是林地,面积为五千四百多万亩,占总面积的23.3%,而很多如苹果这样的经济作物都生长在山地,撒药施肥等工作极其困难。

我们跟随大疆来到山西吉县,才了解植保无人机如何“叫好又叫座”

农户收益

不仅是李耀看到了潜在市场,吉县当地的管理者也发现了无人机作业的优势。

吉县果业协会会长杨朝辉告诉36氪,吉县海拔高温差大,而且红土层厚,所以非常适合苹果生长。吉县80%的耕地种植着苹果树,80%以上的农民从事果业生产,整体种植面积达到了28万亩。同时吉县出产的“壶口牌”苹果,已成为当地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

但是当地的果农也同时面临着两大瓶颈问题,人力和水资源的缺乏。而在杨朝辉看来,植保无人机作业恰好可以缓解甚至解决这两个棘手的问题。

就以上社堤村刘大爷家的情况为例,刘大爷共有12亩苹果种植地,基本是靠自己人力给果树喷洒药剂。自上个月飞防推广开始,刘大爷拿出了4亩地给植保队试行植保作业,剩下的8亩依然靠人工喷药。多旋翼无人机喷药的平均效率约为每分钟一亩地,而刘大爷想要完成剩余8亩地的人工喷药,需要两罐药喷两个半小时。整体计算下来,一架无人机基本上就可以代替近20个人工。刘大爷也说,“我这边还没开始,他们那边就结束了”。

另外,使用无人机喷药可以节省50%左右的化肥和植物农药,以及节省90%左右的用水量。为一亩地打药本来要消耗近百斤的水,现在用无人机只需要10斤左右的用水量。

由于节省了大量的人工和农资物品,使用无人机作业的成本比人工作业成本低50%左右,而且效率大大提升。

不过除了成本,果农也非常关心作业效果。为了让农户对作业情况有个直观感受,大疆推出了一款便携式的雾滴分析仪。

在无人机起飞前,禾文植保队队长张镝将“水敏纸”放在了果树枝干上。无人机喷洒的雾滴将在水敏纸上留下印痕。使用大疆雾滴分析仪,植保队员可以随时扫描水敏纸上的喷洒效果,即刻得到分析数据,了解作业效果。以往凭借肉眼和经验来判断结果的植保工作,现在有了简便而科学的方法。

张镝告诉36氪,对于较高处的叶片,药剂覆盖率平均可以达到80%。处于下方的叶片覆盖率会稍低,但整体的情况依然优于人工喷药。

我们跟随大疆来到山西吉县,才了解植保无人机如何“叫好又叫座”

飞手收益

想要组建植保队,就一定要培训飞手。李耀说:“内蒙古很难找到有无人机飞行经验的飞手,所以我们只能边学边飞,最初的时候损失了一些机器,让飞手交学费了。”

直到2016年中旬,大疆开设了慧飞无人机培训中心,李耀迅速让所有飞手都接受了培训,通过考试拿到了合格证。自那之后,作业质量才逐渐稳定下来。

现在,禾文植保队有20名专业飞手。飞手的收入由保底工资、提成和管理提成三部分组成。在作业农忙季节,普通飞手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队长则能达到1.5到2万元。

吉县本地的益晖农资公司也参与了本次作业。在作业中,本地农资公司负责协调车辆、调度农田,组织农户观摩;专业植保队伍则给予一定奖励,让无人机作业产生的利润也留在了乡村。

转变农户思想 

无人机作业优势明显,但农户的接受情况又是怎样的呢?杨朝辉表示吉县自一个月前开始推广使用无人机作业,现已有近万亩苹果地用上了大疆的植保无人机进行作业。但他也直言农户们依然需要个思想转变的过程。“我们打算通过新型农场主或是种植大户带头使用和推广植保无人机,然后逐渐辐射至周边各个分散农户聚集的合作社。”

事实上,吉县也是这么做的。杨朝辉表示,吉县西岭村果树科研基地的400亩果树试验田就是起到了实验推广作用。同时植保队还会联合农资厂商为先期试用的农户减免部分服务费,而选择植保作业的农户可以通过和植保队合作的农资厂商统一购进农药、营养液等农资产品,除了享受统一购进优惠,还可以保障售后服务。

完善产品和服务

其实在植保无人机领域,除了大疆还有包括极飞、汉和等植保无人机企业。为了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大疆自2015年底进入农业领域后逐渐建立起了包括产品和服务在内的完整生态链。据悉,大疆整体营收中农业产品和服务已占到两成。不过随着大疆农业业务的不断拓展,其产品和服务也在持续完善中。

从产品端来讲,大疆在今年2月底发布了专为MG-1S农业植保机打造的雷达避障系统,并将于今年Q2面市。这款雷达避障系统此次也应用在了在吉县作业的MG-1S植保机上。据悉,此雷达避障系统能准确测量前后10m距离内的电线等障碍物,不受田间尘土影响,支持夜间作业,从而提高作业安全性。同时大疆还在几天前宣布和千寻位置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为农户提供网络RTK精准定位方案。

另外,这次作业过程中还使用到了大疆的自动灌药机。这款自动灌药机可以配合无人机药箱加药程序进行自动加药,从而进一步实现无人机作业过程中的人药分离。

我们跟随大疆来到山西吉县,才了解植保无人机如何“叫好又叫座”

从金融服务端,针对国内许多农户希望进入植保领域但受困于培训、资金不足的现实,大疆与合作伙伴共同推出了一系列金融服务项目,以此帮助用户降低植保创业门槛。比如,大疆与众安保险、“农分期”三方合作推出农业植保机分期购买服务,大疆还与“农金圈”合作,为农户提供“植保服务分期付款”支持,还与“分期乐”合作,为“分期乐”用户提供UTC慧飞无人机培训学校的免息分期付款服务。

从对接服务端,大疆搭建了全国植保信息平台,旨在提升农户下单和植保队接单效率,进行“滴滴打农药”。据悉平台上已注册了近200家植保队。不过李耀依然表示现在还是不存在什么竞争关系的,毕竟地太多,植保服务在忙季依然供不应求。

多旋翼无人机VS无人直升机

现阶段,在吉县作业的均为大疆的多旋翼植保无人机。但除了多旋翼无人机,无人直升机也可以用来植保作业。国家农业部果树病虫害防治协作组专家组首席质保专家马恩正教授表示,两种机型各有利弊,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选择使用哪种机型作业。

多旋翼无人机的优势在于成本低、好控制,但整体的作业效率会逊于直升机。直升机由于旋翼大更稳定,在抗风效果和作业效果方面表现更好。而且直升机的下压风场足够大,可以将叶片背面吹翻过来。在打药过程中可以保证叶片背面也有药剂附着。

不过直升机在两种场景下就没那么适用。一是有花的情况下,直升机的大风场可能导致果花的掉落,影响农产品产量。第二种情况则是对于某些特定的农作物,叶子是没有办法完全翻转过来的。比如苹果树的叶子只能翻转大概30多度,一旦果叶被完全吹翻转过来就会导致掉落。因此在有花或是果叶无法完全翻转的情况下会更适合使用多旋翼无人机进行作业。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万亿级的物流市场上,集中度低是一个客观现实,但中小微仓储服务也必须面对标准化难题

2017-05-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