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Uber的工程师,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他决定自杀。

胡小颖 · 2017-04-28
Uber 33岁的非裔工程师托马斯·约瑟夫因工作压力过大而持枪自杀,他的家庭、朋友和律师都认为Uber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编者按:程序员在多数人心目中一直是“工资高、待遇好、福利多”的一种职位,然而事实上他们承受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除去工作本身的强度之外,糟糕的管理、高压的工作环境和不融洽的团队关系,都会给他们带来心理创伤和精神压力。Uber去年八月自杀的工程师约瑟夫·托马斯就是一个现实的、血淋淋的悲剧。约瑟夫的死亡,将这家本来就深陷丑闻漩涡中的公司又一次推向了风口浪尖,让公众和媒体不得不去关注,那些程序员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那些Uber光鲜的外表之下的丑恶和阴暗。Carolyn Said 日前在《旧金山纪事报》发文,回忆了这件事情。

17万美元年薪,位于匹兹堡的西班牙风格别墅,Uber总部软件工程师职位……在他生前,约瑟夫·托马斯一度走向了成功。曾几何时,他、他的妻子泽科勒和他们的两个儿子过的是典型的“美国梦”生活。他英俊的外表和巨大的成就,会让一些身边的人联想起泰格·伍兹——“明明能靠脸吃饭,却一定要靠本事”。

但是,约瑟夫在Uber度过的时光以一个触目惊心的悲剧结尾。这场悲剧也让这家著名的打车服务公司不得不对外界盛传已久的公司高压环境做出回应。但即使如此,也已经无法改变外界对其负面印象。

英年早逝:从巅峰到谷底

作为一个专业能力强大的程序员,约瑟夫·托马斯一开始在他的故乡亚特兰大做一些和计算机技术相关的工作,随后他来到山景城的领英(LinkedIn)担任一名高级网站可靠性工程师。随后,他拒绝了苹果的工作邀请,前往Uber工作,因为他相信他将从这家年轻的公司获得更多锻炼和成长。当然,他也为Uber上市之后其优先认股权可能带来的巨大收益而感到分外期待。

托马斯不曾预料到的是,在Uber工作期间,他经历了过去的十年工作生涯里从未有过的可怕体验。他偷偷告诉自己的父亲和妻子,在长时间的工作中,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紧张感,整天唯恐丢失自己的工作,唯恐被上司谴责。在家人们的敦促下,他去看了精神医生。就医时,托马斯坦言自己存在惊恐发作、精神不易集中等症状,并被长久的、挥之不去的焦虑感所困扰。这一切都标明他应当从Uber离职,但托马斯却固执地坚守岗位不愿离职。

“他一直是最聪明的那个人。”约瑟夫·托马斯的父亲乔这样说。但是,当约瑟夫·托马斯来到Uber工作时,他的情绪一路跌倒谷底,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精神几乎分崩离析。

“这令人很难相信,但是他已经变得几乎不再是他自己了。”托马斯的妻子泽科勒说,“他总是这样和我讲,‘我的老板不喜欢我。’他的性格彻底改变,他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非常焦虑,几乎到了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程度……他说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他是Uber的工程师,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他决定自杀。

照片中其乐融融的约瑟夫一家人

自杀前: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八月底的一天,泽科勒去学校接两个儿子,回来时看到约瑟夫一直待在库房的汽车里。泽科勒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试图和丈夫说几句话来安抚他。

然而,她看到了鲜血。

约瑟夫举枪射向了自己。

两天之后,他在医院里去世了——当时,距离他的34岁生日正好一周。

约瑟夫的父亲和遗孀确信是Uber的高压工作环境导致了他的自杀。泽科勒向Uber提出了职工赔偿要求,认为对方应当为丈夫生前所受的精神伤害负责。

“如果你要求那样一个追求完美、自我要求极其严格的人去完成一项根本不可能的任务,会让对方陷入一种失望的情绪之中,简直是开启了失败模式。”约瑟夫的父亲说,约瑟夫私下曾告诉父亲,他觉得自己被Uber的那种文化洗脑了。“Uber让员工燃烧自己的一切生命力,直至筋疲力竭……就像一直用一档开兰博基尼一样。”

约瑟夫自杀前一周,曾前往两名来自东湾的精神医生处看病。医生的医疗记录显示,他有着与工作有关的高度焦虑、惊恐发作、不易集中精神和失眠症。

他是Uber的工程师,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他决定自杀。

约瑟夫的两个儿子

自杀前一周,约瑟夫·托马斯在脸书上向好友尼尔抱怨了自己所承受的工作压力。

“哥们,人类的语言简直无法形容那种压力……我虽然还活着,但是我一点也不OK……”尼尔提供的聊天截图中,托马斯这样对老友抱怨道,“最悲伤的事情是,这个地方打破了我寻找另一份工作的幻想。”

尼尔说:“约瑟夫是一个个性鲜明的人,但是实际上他的内心非常柔软。当他和我女儿的小狗一起玩耍时,他开心得就像是要融化了一样。如果非要说的话,他是最后一个我认为会去自杀的人。”

除去强大的工作压力之外,另一方面,约瑟夫·托马斯是一个非裔美国人,因此他的律师和妻子也认为在Uber工作期间他可能遭受了种族歧视。就像其他的硅谷企业一样,Uber只雇佣了很少一部分黑人工程师。根据Uber三月份发布的第一次多样性报告,黑人人数仅仅占据了所有技术岗的1%,并且其中没有任何担任领导职位的人。

Uber拒绝对此法律诉讼做出任何回应,并且声称托马斯在职期间从未抱怨过来自公司的高压或者种族歧视。

“没有一个家庭应当经历这样令人心碎的变故。”Uber的发言人伊娃·贝伦德说,“我们永远为他们一家祈福。”

他是Uber的工程师,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他决定自杀。

又一次被架到火上烤:丑闻缠身的Uber

Uber的公司文化自从几度被当事人爆料以后就一直处在负面传闻之中。二月份,Uber前软件工程师苏珊·福勒写了一篇博文来揭露她在公司经历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并且她指出,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忽视了自己的抗议。

根据《纽约时报》,至少三个前Uber雇员对于来自主管的性骚扰或者语言侮辱提出了诉讼,而其他有过类似遭遇的员工同样在考虑采取法律措施来应对。

甚至连Uber的早期投资者福乐达·卡普尔·克莱恩和米切尔·卡普尔也发表公开信谴责Uber那种“被不尊重、拉帮结派、多样性缺失、纵容各种形式的霸凌骚扰所占据的公司文化”。

Uber声称自己对来自各方面的指控非常重视,并且雇佣了美国前任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来调查公司内部所存在的性别歧视、多样性缺失等问题。调查结果至今尚未公布。

Uber否认了通过保险公司向托马斯的家庭提供任何补偿的可能性。在加利福尼亚州,除非已经在职六个月以上,否则职工的补偿通常不会包括精神损失费。不幸的是,截止约瑟夫·托马斯自杀前,他在Uber的工作时间仍然不到五个月。

但是,泽科勒和她的儿子们的律师、来自圣弗朗西斯哥的理查德·理查德森认为,六个月规律有所例外。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的州法,当“职工的精神损伤是由于一种突然而又离奇的工作情况时”,这一条规则并不适用。理查德森指出,托马斯的情况可以被认为是这样的例外。

“我们认为他经受的压力和骚扰是工作带来的,他是这儿少数几个非裔美国人,没日没夜地工作,而且深受Uber的高压公司文化的影响。”理查德森说,“更糟糕的是,由于和Uber签署的保密协议,他甚至都不能向别人倾诉自己的痛苦。”

Uber还拒绝了理查德森所提出的解雇托马斯顶头上司的要求。但是,在四月中旬,一位负责监察职工补偿案件的行政法法官表示,这位管理人员必须被解雇。

这个案件的审理仍然处在初期阶段。不像其他的法庭案件,加利福尼亚州职工赔偿诉求的案件并不会被政府机构作为备案材料。

他是Uber的工程师,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他决定自杀。

约瑟夫的儿子在阳光下玩耍

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巨变之下勇敢生存

理查德森说,约瑟夫的遗孀和孩子们能获取的补偿可能高达72.2万美元,部分一次性付清,部分以每周1100美元的形式向这个家庭支付,用作约瑟夫两个7岁和9岁的儿子的生活费用。

泽科勒和约瑟夫相识于学生时代,两人感情极深。对于自己丈夫的死亡可能得不到Uber的补偿,她感到十分困惑不解。“他拥有极高的职业道德,他把自己的全身心都奉献给了工作,我确信他们(Uber)也会意识到这一点,向我们做出应有的补偿”。她这样说道。

让情况变得更糟糕的是,托马斯一家甚至得不到人身伤害意外保险,因为他死于自杀,不在保险范围之内。

现在,泽科勒·托马斯卖掉了和亡夫一起购买的房子——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有一座房子,也是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房子。因为加利福尼亚州的生活成本太高了,他们举家搬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现在,泽科勒在一家小型公司担任项目协调人,并且正在攻读数据分析和网络安全方向的在职硕士学位。“我试图重建一个崭新的人生,赚取足够的收入来养活我的两个儿子。”她这样说道。

“我就是不能够理解这一切。他那样年轻,那样成功,又是那样聪明。他拥有自己所想要的一切——事业,爱情,家庭,地位,财富……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失去他独自一人活下去。这一切都太残酷了。”

他是Uber的工程师,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他决定自杀。

约瑟夫的遗孀和两个儿子

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