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从“秒针”到“明略数据”,吴明辉认为公检法是个大市场

徐宁 · 2017-04-17
斯诺登事件之后,公检法领域,国内供应商开始纷纷上台。

2006年,吴明辉还在上大学,就成立了秒针公司。我们曾在红点创投合伙人张涵的专访中提到过这个阶段:互联网最初的变现方式有3种——广告、电商、游戏,而在当时广告技术是最先发展起来的,所以在2005年到2013年很多投资机构布局广告行业。后来,由于广告是个中间商业务,受到两边挤压,当媒体和广告主都很强势的时候,就比较难做。也就是说,秒针经历了互联网广告行业蓬勃发展的时期。

回顾这段创业经历,吴明辉觉得,首先是积累了处理海量数据的能力;其次是加强了很多企业服务的能力,包括销售经验;再就是实践中会遇到广告欺诈问题,跟之后公安问题有类似的处理逻辑,这些都为明略数据的创立埋下了伏笔。

2013年,斯诺登事件。

对于政府、事业单位、以及对外资产品依赖过度的企业,这算是分水岭,此后国内供应商开始纷纷上台。而明略,就是较早吃螃蟹的一家。

吴明辉在2014年新成立了公司——明略数据,定位大数据分析,主要应用在公安、金融、工业领域,其产品由底层MDP大数据安全存储平台,中间DataInsight分布式大数据挖掘平台,以及SCOPA大数据关联关系挖掘系统组成。公司已经于2016年8月完成B轮2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分享投资、任子行(A股上市公司)、A轮投资人硅谷天堂联合参与。

近日,恰逢明略数据成立三周年之际,我们和创始人吴明辉聊了聊。

很多人听到公共安全领域,第一反应就是市场盘子够大吗?吴明辉粗略进行评估,泛安全行业已有很多IT上市公司,例如烽火、东方网力、海康威视等,根据市场份额和市值,这至少是一个上千亿的市场。不过此前,一大半的资金花在硬件上,典型的就是各地摄像头,以及服务器采集。随着基础建设的完善,接下来的钱会越来越多的投入到软件和解决方案上,如果总盘子在1千亿,那么将来至少有500亿会花在软件上。

其实这是远大于秒针当初的广告市场。广告市场当时号称有几千亿,但实际上,付给中间的广告代理公司就在几百亿,剩下真正能切的就剩几十亿了。何况,我们现在还在金融、高端制造业有应用,简单估算的话,应该不下千亿。”吴明辉如是说。

拿公共安全领域来说,36氪此前报道过做110系统出身的杭州绿湾强调可视化的海云数据等,大家的切入点都不一样,吴明辉把这个领域的公司分为4类

  • 最底层是基于IaaS做技术平台的产品;

  • 上一层是做比较关键的行业中间件,像是人脸识别技术、语音识别技术等,而明略在做的非结构化数据处理、关联关系的挖掘也算这一层;

  • 再往上就是具体的行业应用,在这一层明略也有做,但很多是跟行业伙伴合作;

  • 此外还有一类是本地化资源型公司,他们充当的更多是集成商的角色。

具体来讲,当案件发生之后,最关键的就是找线索,也就是把社会运行机制下的人、事、地、物、组织等要素联系到一起,这就是搭建知识图谱。之前靠警员人工串联关系,耗时较长。而用机器、算法,就能稳定挖掘出很多潜在信息。假设有一起杀人案件,公安纪录在案的只有户籍系统中的家人信息,其实根据场景可以分析出是熟人作案或者生人作案,用算法模型就可以找出关联人,并进行嫌疑分析。而在预防性案件中,可以对监控范围内的人进行分类,危险性较高的人群进行重点监控、行为分析。

这件事情的门槛在哪里?不同类型的案件中、不同的应用场景下,对于机器学习来说最难的就是行业知识图谱的建立。“明略最核心的能力就在这里”,吴明辉解释到,“BAT在做的人工智能都是通用型大脑,而明略可以理解为垂直大脑,相对简单很多,即便行业再复杂,两三年内也会落地应用。”每换一种类型的案件,明略提供的相当于破案引擎,把公安的破案逻辑附在产品中,当积累、训练的模型足够多,就自然成为公安破案的知识分享系统。

但不管怎样,图谱的搭建也免不了很多人力工作,这就需要明略有快速拓展业务的能力,否则也养不起这些人。以及,要善用客户贡献的训练数据,去打磨解决方案,原理就像,科大讯飞通过语音输入法获取语音识别的数据,人脸识别公司大多希望跟美图秀秀合作。而明略数据在这方面是跟北京大学有联合实验室,并在北京大学设有奖学金。

同理,明略数据的产品逻辑可以应用到金融、工业上。例如,在金融领域中鉴别内幕交易,关联关系的分析就很关键,保险行业中的连环担保、骗单等也是类似。而在高端制造业、轨道交通领域,通过采集设备、传感器的信号数据,可以分析出整车运行结果的原因。在这个过程中,埋传感器是通用的步骤,DMP存储也是通用的环节,但石油化工、轨道交通行业的业务形态不一样,面向业务做诊断的逻辑完全不一样,所以需要把抽象化的引擎做好

除了技术问题外,企业运营也是必要门槛到销售层面,“得大客户者得天下”是企业服务公司比较关键的点,“大企业客户往往会跟你一起创新,但前提是你得有很强的综合实力。大客户的采购周期都很长,当他看到行业内标杆企业在用,那么采购的概率相对较大。在中标后,落地、服务做不好的话,又是在砸自己的招牌,”吴明辉补充到,“小到出差这件事,我们招来的都是工程师、科学家,让他们天天往外跑一开始自然是不适应,但是要做好产品落地,就必须要跟客户工作在一起,这些都是要克服的实际障碍……”

至于盈利模式,明略数据目前都是项目制服务客户,落地实施在半年左右,根据使用的模块复杂程度、数据规模来进行收费,客单价在百万元级别。较难规模化也是大数据、人工智能行业的一个现状,不像广告行业最终是按照效果付费。

据悉,明略已在公安、金融、工业、税务、政务、地产等行业落地项目,客户不乏某市公安局、中国中车、中兴、四川省地方税务局、云南省国家税务局、苏宁易购、秒针系统、中国移动通信、中国联通、国家统计局、中国石油、北京电视台、7G网络、亿美软通、中译语通、中国南方电网、中创信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银联商务、国美电器、中国中央电视台、国美在线、宜信、华泰证券、泰康人寿、华安保险、嘉实基金、交通银行、海航资本等。

而截至目前,明略团队拥有300多位员工,75%左右为技术人员,最近已经启动C轮融资。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把手机拿在手中,最好则是把手机靠在自己的心脏处,然后静置20秒。

2017-04-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