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Uber自动驾驶汽车严重车祸,更严重的是自动驾驶部门的内讧

GentlemanZ · 2017-03-26
无论如何,Kalanick都要尽快找一位大刀阔斧改变公司风气的COO来应对这场灾难。

进入2017年,Uber坏消息接连不断。昨天,Uber在亚利桑那州的自动驾驶汽车遭遇了严重车祸,同时曝出的,还有Uber自动驾驶部门的内讧和员工离职潮,对于Uber CEO Travis Kalanick来说,找COO的事情可能得抓紧了……

事故发生在昨天晚上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如题图所示,一辆搭载了激光雷达的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撞上了一辆福特越野车,车身侧翻在路面上,在画面外,还有一辆汽车在此次事故中受“轻伤”。

Uber自动驾驶汽车严重车祸,更严重的是自动驾驶部门的内讧

Uber发言人随后对彭博社确认,当事汽车是Uber自动驾驶测试车辆,事发时车上没有乘客。当地警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一辆汽车没有及时减速,造成车祸,当时Uber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座上有一名司机,但警方尚未确认事故发生时司机是否在驾驶汽车。

根据警方的声明,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本次车祸中没有过错,不承担主要责任,事故没有发生重大人员伤亡。但Uber表示,公司正在调查事故原因,在事故未水落石出前,公司决定暂停Uber在亚利桑那州、匹兹堡和旧金山的自动驾驶汽车试点项目。

掐指一算,截止今天,距离Uber在亚利桑那州开展自动驾驶汽车试点项目刚刚过去1个月。

2月22日,Uber在加州遭遇禁令的16辆自动驾驶测试汽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亚利桑那州州长Doug Ducey在Uber与加州车管局隔空交战的同时,在Twitter发文,明确表态欢迎Uber的自动驾驶试点项目。就这样,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从加州到了亚利桑那州,在当地推出自动驾驶汽车试点项目。36氪之前的评论文章甚至用了“数月以来,Kalanick终于迎来了一个好消息。”来形容这次项目的成功落地。

谁又能想到短短一个月后,Uber自动驾驶汽车便出事了。虽然警方都在为Uber自动驾驶汽车没有过错背书,但正如彭博社报道的那样,谷歌Waymo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很多年了,屈指可数的几次事故都是都非常轻微的蹭到其他车,亦或是被其他车追尾,哪像Uber一上来就被掀翻在地?

36氪认为,不管怎么说,Uber暂停自动驾驶汽车试点项目的决定是明智的——这样的照片经媒体报道,谁出行还敢叫Uber自动驾驶汽车?

屋漏偏逢连夜雨,对比自动驾驶部门近期的动荡,一次没有重大人员伤亡的车祸对Uber来说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本周一,Kalanick召集了Uber位于旧金山和匹兹堡两地的自动驾驶团队举行了一次高管会议。消息人士透露,此次会议旨在解决Uber自动驾驶部门领导层管理混乱、技术进展缓慢以及Uber先进技术集团(Advanced Technology Group :Uber自动驾驶部门隶属于ATG)发展方向不够明确等问题。

消息人士透露,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专家、现ATG负责人David Stager、Otto联合创始人Don Burnette和Lior Ron及其他至少50名高管都参加了会议。

外媒Recode对Uber自动驾驶部门的多位离职和在职员工进行了采访,许多人认为该部门技术进展已经停滞、内部关系紧张、特别是执行高管之间这种现象更为严重。

另一个问题在于Otto团队与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走出的“学院派”发展理念不和,进而导致的关键人才离职潮,自去年11月以来,已经有超过20名工程师从Uber自动驾驶部门离职,其中包括带领一批工程师出走创办Argo.ai(已被福特斥资10亿美元收购)的Peter Rander和前ATG团队负责人、Uber自动驾驶业务的元老级人物Raffi Krikorian。

好吧,或许我们可以列一下Uber离职高管名单:

  • Raffi Krikorian:原Uber 无人驾驶业务负责人,离职。

  • Peter Rander:原Uber ATG高管,创办了自动驾驶创业公司Argo.ai。

  • Tyler Krampe:原Uber先进技术中心软件负责人,已离职加盟Argo.ai。

  • Bret Browning:原Uber地图业务副总裁,以机器人副总裁的职位加盟Argo.ai。

  • Daniel Beaven:原ATG部门财务总监,已离职加盟Argo.ai。

  • Drew Bagnell:原Uber计算机视觉主管,已离职加盟前Waymo CTO Chris Urmson创办的公司Aurora。

  • Randy Warner、Dale Lord、Tyler Krampe、Al Costa、Robert Keelan和X Xinjilefu:原Uber地图团队成员,已加盟Aurora。

  • Charlie Miller:原Uber安全专家,已加盟滴滴硅谷实验室。

  • Pam Cardona:原Uber无人驾驶技术项目经理,在此次高管会议召开一天后宣布离职(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Uber对此回应称,到2017年1月,ATG部门成立刚满两年,对于一个新兴部门来说,这样规模的人员流动是正常的,特别是最近公司刚刚派发了员工奖金激励。对于自去年11月开始的离职潮,Uber发言人回应称,从2017年开始,ATG部门新员工入职的数量远远超过离职员工数,即使不算入职人数,ATG部门的离职率也低于整个公司的离职率。

不管Uber怎么粉饰太平,毋庸置疑的是,Uber ATG部门的离职率超出了正常水平,引发离职潮的真正原因在于原ATG团队对Otto团队的排斥。

原ATG团队主要来自Uber从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中心的挖来的技术专家和研究员,在去年收购Otto后,Kalanick宣布如今身陷指控的Otto 联合创始人兼CEO Anthony Levandowski担任Uber无人驾驶副总裁,主要负责领导ATG,发展Uber自动驾驶技术及对外合作。同时Otto团队也并入了ATG。

我们认为,双方的分歧从Otto并入ATG之初就埋下了。不喜欢循规蹈矩的Levandowski领导的Otto团队希望通过维护创业公司的独立性来保持技术的快速进展,但“学院派”相对保守和从长计议:他们希望稳扎稳打以巩固Uber在未来交通出行领域的地位。

36氪了解到,在Uber对Otto的收购到了最后阶段,Levandowski成为新负责人时,原ATG部门的员工才接到了通知,在原ATG部门高管不知情的情况下,Otto团队的强势并入使得许多ATG元老被降级。比如,一份邮件显示,原ATG部门CTO的职位从任职两年的David Stager转移到Otto联合创始人Don Burnette手里。

更为夸张的一例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Uber旧金山总部的企业基础设施服务负责人Paw Anderson被任命担任ATG部门的高级工程总监。但ATG员工完全不知情,无论是Kalanick还是Levandowski均为做出哪怕一个口头通知,足见Uber内部混乱的管理。

说完离职潮,下一个问题是技术发展的分歧,具体来说,ATG部门的老员工相对“谷歌”一些,希望将技术研发一步到位再上路实测,但从谷歌离职的这些Otto员工反而更加激进。

Uber自动驾驶汽车严重车祸,更严重的是自动驾驶部门的内讧

2016年9月,一条登上各大媒体报端的新闻是Otto无人驾驶卡车在科罗拉多州长途跋涉近200公里,完成了一次啤酒运送。当时Uber发言人表示,Otto团队与州政府合作,对无人驾驶卡车进行了广泛的测试。但有消息人士透露,当时的技术漏洞重重,将未完成开发的自动驾驶系统拼凑上路,完全是为了展示而展示。计算机每隔几个小时就会崩溃一次,“那次演示能成功真的是太幸运了。”(A huge amount of luck went into that demo)

虽然Otto成功的完成了那次测试,但激进至此的风格使得一批ATG旧部的高管在测试完成后选择了离职,他们认为这种发展态度会带来更大的安全隐患。

紧接着,2016年12月14日,Uber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测试的第一天,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闯了红灯,我们还记得当时Uber发言人表示只是人为失误,但随后《纽约时报》曝光的内部日志显示,当时Uber的自动驾驶系统甚至无法识别交通灯。在闯红灯后,加州车管局态度更加强硬,勒令Uber自动驾驶测试车队撤出加州,随后Uber加州车队便搬到了亚利桑那州,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如今,一切问题的源头都指向了深陷指控、一直悬而未决的Levandowski,消息人士透露,最近Uber CEO Kalanick已经和Uber人力资源主管及Levandowski、Eric Meyhofer(“学院派”中的首席工程师)进行了会面,正在着手解决相关问题。

最早的时候,Uber希望原ATG旧部在2016年8月就推出自动驾驶汽车试点项目,但在截止日期到来的前几个月,Kalanick了解到技术进展缓慢,这帮大学走出的机器人专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团队无法实现预期目标。最终他的目光转向了Levandowski。

Levandowski给出的建议是,Uber可以将截止日期推迟至2016年9月,此时他已经创办了Otto,在运营Otto的同时又担任Otto的无人驾驶技术顾问,这让谷歌指控的“在职期间与Uber高管进行商业利益的接触”更加可信了……

此前与Levandowski私交甚好的Waymo激光雷达技术主管Pierre-Yves Droz表示,Levandowski在2016年1月14日就出席了在旧金山的Uber总部举行的Uber高层会议。

在谷歌提起这些指控后,Uber并未回作出什么强硬的回应,这导致ATG部门的普通工程师越来越不满。Uber发言人表示,在诉讼案发生的第二天,Kalanick和Levandowski就在ATG召开了全员大会“辟谣”,同时激光雷达团队也展示了其最新的成果来安抚那些心怀不满的工程师,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些前谷歌员工设计的雷达为什么和谷歌的激光雷达如此相似?

颇为戏剧性的是,Otto团队和ATG旧部都认为这场收购妨碍了他们的技术发展,ATG部门致力于与旧金山总部协作,推出无人驾驶汽车网络,而Otto团队醉心于公开展示技术成果,这本身就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无论如何,Kalanick都要尽快找一位大刀阔斧改变公司风气的COO来应对这场灾难了,我想起了他表述的Uber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态度:“我们清楚的看到,山景城的朋友们(谷歌)正在进入汽车共享领域,我们必须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如果对方铺开的驾乘共享网络比Uber价廉质优,我们将一败涂地。”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记者郑晓康,关注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5735104947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