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社会心理学家谈电子产品成瘾,推崇中国的网瘾治疗

神译局 · 2017-03-16
想必一个外国人并不了解中国网瘾治疗的黑暗面目吧。

编者按:现在我们对电子产品沉迷的程度越来越严重。人们无时无刻都在盯着手机的屏幕,尽管我们知道它的危害,也会情不自禁的去做。社会心理学家Adam Alter接受了采访,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了电子产品的成瘾机制。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在采访中谈到了中国的未成年人网络宵禁政策和网瘾治疗中心,并且似乎持支持的态度,想必一个外国人并不了解中国网瘾治疗的黑暗面目吧。以下是采访的记录。

在新书《不可抗拒:上瘾的技术和让我们保持着迷的公司的崛起》中,社会心理学家Adam Alter警告说,我们中的很多人——年轻人、青少年、成年人——都沉迷于现代数字产品。

三十六岁的Alter博士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副教授,研究心理学和市场营销。我们上星期在纽约时报的办公室交谈了两个小时。我们的谈话已经被缩编成了清晰简洁的版本。

是什么让你认为人们已经沉迷于数字设备和社交媒体之中呢?

在过去,我们认为成瘾主要与化学物质有关:海洛因、可卡因、尼古丁。今天,我们有这种行为上瘾的现象。一位科技行业的领导告诉我,人们每天花费近三个小时看他们的手机。而十几岁的男孩们有时会花几个星期在他们的房间里玩电子游戏。Snap还夸耀自己年轻的用户们每天打开其应用程序多于十八次。

行为上瘾现在非常普遍。201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我们中的百分之四十一的人至少有一个行为上瘾。而这个数字肯定会随着更多更让人沉迷的社交网络平台、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的使用而上升。

你是如何定义“上瘾”的?

我的定义是,它必须是你在短期内喜欢做的事情,但它会破坏你的长期的幸福——但无论如何都是你情不自禁去做的。

我们在生理上容易沉迷于这种类型的体验。如果你把一个人放在老虎机面前,他们的大脑看起来从定性上来说和他们吸食海洛因时一样。如果你是一个沉迷于打电子游戏的人——不是所有人,但是是沉迷于某一个特定游戏的人——当你打开你的电脑时,你的大脑看起来就和一个瘾君子的一样。

我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被设计的,只要一个体验击中了正确的按钮,我们的大脑会释放神经递质多巴胺。我们会得到大量的多巴胺让我们在短期内感到美好,但是从长远来看你建立了一个习惯并且想要获得更多。

新技术的设计者了解他们在做什么吗?

创造电子游戏的人不会说他们正在创造成瘾者。他们只是希望你能花尽可能多的时间使用他们的产品。

一些在智能手机上的游戏要求你在玩的时候付费,所以他们想让你一直玩。设计者会在游戏里注入一定量的回馈,这和老虎机给你一次偶然的胜利来吸引你的兴趣是一样的。

不足为奇的是,游戏制作人通常会预先测试一个游戏的不同版本,看看哪个版本是最难以抗拒的以及哪个版本会最长时间吸引你的注意力。这个办法有用。

在书里,我和一个在电脑前连续玩了四十五天电子游戏的年轻人进行了谈话。这样毫无节制地玩毁掉了他的余生。他最后来到了华盛顿州的一个康复诊所reSTART,在那里他们专治年轻人对游戏的依赖。

我们需要立法来保护自己吗?

这不是一个坏主意,至少对在线游戏来说是这样的。

在韩国和中国,有一些他们称为灰姑娘法律的提案。这个想法是防止小孩在午夜后玩某个游戏。

游戏和网络成瘾是整个东亚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中国,有数以百万计的青少年有网瘾,并且他们实际上有一个医疗营地,家长把孩子放在那里几个月,治疗师在戒瘾病房里对他们进行治疗。

你为什么认为许多新的电子产品激化了行为上瘾?

来看看人们在做什么吧。在我们的调查中,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年人说他们在睡觉时会把手机放在他们的枕边。在另一个调查中,有一半的受访者称他们会在夜间检查他们的邮件。

此外,这些新产品能带来让人上瘾的媒体。如果说游戏和社交媒体被限制在了我们家中的电脑里,那么便携式设备让它们和我们如影随形。

今天,我们不断地检查我们的社交媒体上的新消息,这扰乱了我们的工作和日常生活。我们着迷于有多少人给我们的Instagram上的照片“点赞”了,而忘了我们走在哪里以及我们在和谁谈话。

这个行为的危害在哪里?

如果你每天花三个小时打电话,那么这三个小时就是你所失去的和人面对面交流的时间。智能手机给了你享受当下所需的一切,但它们并不需要太多的主动性。

你永远不需要记住任何东西,因为所有东西都在你的面前。你不必培养记忆或想出新的想法的能力。

我发现有趣的是Steve Jobs在2010年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自己的孩子并不使用iPad。事实上,有数量惊人的硅谷巨头们都拒绝让他们的孩子靠近某些设备。在湾区有一所私立学校不允许任何科技产品的使用——不能使用iPhone或iPad。这所学校真正有趣的地方在于百分之七十五的家长都是科技公司的高管。

这所学校促使我写了这本《不可抗拒》。生产这些在专家的眼里是潜在的危险的产品的目的是什么?

你有一个十一个月大的儿子。当你和他在一起时如何使用科技产品?

当我在他身边时我尽量不使用手机。这其实是强迫我不过多使用手机的最好的机制。

你沉迷于这个东西吗?

是的,我想是这样。我已经有时不时地玩我手机上各种游戏的瘾了。

像许多我之前提到过的调查中的人一样,我也沉迷于电子邮件。我不断地查看它。如果我没有清除我的收件箱,那我晚上就睡不着觉。我会把我的手机放在床边,即使我尽力不这么做了。

这些技术就是以这种方式让我们沉迷的。电子邮件是无穷无尽的。社交媒体平台是没完没了的Twitter? 推送从来没有断过。你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坐在那里,并且永远不会结束。所以你看手机的次数越来越多。

如果你想给朋友一些摆脱上瘾的建议,你会提什么?

我会建议他们多留意他们是如何允许技术侵入他们的生活的。接下来,他们应该切断联系。例如在晚上六点后不回复邮件,我喜欢这个想法。

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多在自然环境下待一待,在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房间里和某个人进行面对面的长时间的交谈。可能在一天的某个时候,它看起来像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或者你坐在一个房间里然而却无法说出现在是什么时代。你不应该总是盯着屏幕看。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盖里君  编辑:郝鹏程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零售业有两个原点,一个是顾客,一个是产品。在外卖领域,同样要抓住这两个原点。

2017-03-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