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筹上市,光线做网剧,华谊终于要回归电影了|大公司2017看点

九连环 · 2017-01-18
跟外部竞争者赛跑,跟两三年前集体种下的苦果赛跑。

2016年很难,2017年只会更难。

国内三大电影公司,博纳、华谊、光线,过去一年共同经历了令人猝不及防的票房大刹车: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为457亿元,同比增长3.7%,尚不及2015年48.7%增速的零头。

2017年的电影票房有很大概率会延续2016年的低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2014年、2015年的市场大热催生了一大批想要借机捞一笔的项目,2016年、2017年正是电影市场为消化它们而买单的时候。

电影从业者们该怎么办?

在一众宣称要向好莱坞看齐做百年老店的大小公司里,华谊、光线、博纳起码跑嬴了小20年。这三家公司都成立于1990年代,无论最初是起家于广告还是电视栏目,最终都走向了电影,并因此跻身中国文娱产业最值得关注的公司。

看看中国电影业三大公司接下来一年的打算,可能会有启发。光线和华谊都越来越不像电影公司。它们忙于投资手游、投资VR,投资视频网站、投资音乐平台,2016年4月才从美股回归的博纳如果成功国内上市,很有可能也会展开类似收购。

也许不像电影公司才是它们继续活下去的原因。毕竟它们面临的竞争者来自互联网,来自房地产,来自家电业,甚至还有矿业出身的基金,所有行业都想到娱乐业来轧一脚。

关于华谊、光线、博纳三家老牌电影公司的2017年,36氪认为有以下几个看点。

博纳筹上市,光线做网剧,华谊终于要回归电影了|大公司2017看点

                                                                     数据截至2017年1月18日

制作:从电影拓展到网剧的光线和找回电影重心的华谊

光线要在2017年开始做影视剧了,更确切地说,偏重做网剧。

王长田曾宣布2016年光线要签下100位新艺人,内部培养20位影视剧制作人,这项大计划直到2016年底也未见下文。培养明星一向不是光线的长项,如今活跃在线上,并且让人记得住的光线艺人只有柳岩。至于20位影视剧制作人,就连王长田自己也承认看得到的寥寥无几。

网剧对新人而言是最好的上升通道,无论对艺人还是制作人都是如此,这在2016年里已经通过张天爱、张一山等人的走红得以证实。此前光线从电视剧方面的收益主要是通过投资单个项目以及新丽传媒、欢瑞世纪等以电视剧为主业的公司来实现的。但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光线打算通过组建影视剧部门来练兵,最先制作的光线剧集将是由小说《谁的青春不迷茫》改编的同名剧,作者是光线影业副总裁刘同。比起价格昂贵的外部引进,更喜欢经济实用的内部培养,典型的光线风格。

博纳一如既往专注于电影,这是它目前能抓住的最大筹码,一部《湄公河行动》就让这家公司在烂片当道的2016年立住了旗帜,也让它在2017年的项目推进更加顺利。按照时间表,博纳2017年打算推出12-15部电影,平均每月1部,大部分为主投主控的项目,少部分为参投,比如即将上映的韩寒导演的《乘风破浪》。

博纳、光线各有春风得意的理由,单看电影成绩单,华谊无疑是最为失意的一家。王中磊在公开信里承认华谊在单片票房和市场占有率都有退步,虽然这句反省是埋在一大堆溢美之词里,却被大部分媒体摘出来当标题——去电影化之后的华谊反而退步了,这是近两年来公认的事实,只不过这次是由当事人亲口说出来。

无论是通往互联网娱乐还是实景娱乐,华谊首先都得回到电影这个起点上。为此华谊从万达挖来了职业经理人叶宁担任华谊电影总经理,只是叶宁过去的战绩主要在拓展万达院线、并购AMC两件事上,操盘电影的成绩其实没有那么突出。在《我不是潘金莲》的排片口水仗中无辜地被比为“小墙皮”之后,叶宁和华谊都需要再一次证明自己。

 院线:即便是重资产,那也得投入

如果把院线和在线售票都看成触达用户的渠道的话,三家电影公司在2017年都想完成的一桩大事是加强对终端发行的控制力。渠道跟内容之争是永恒的,在线售票和万达院线的势力强大之后,渠道倒逼内容,与内容争利的现象屡见不鲜,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渠道是重资产,三家电影公司都要有所投入的原因。 

华谊和博纳把宝押在影院建设上,光线则通过控股猫眼先占住了位,虽然在收购之后,我们尚未看到光线和猫眼之间有太多协同性。

博纳打算在未来三年内将旗下影院的数量提升到100家,银幕数达到800张,现在它拥有的影院数量。一方面,影院建设让博纳赖以起家的发行更有发挥空间,另一方面,对暂时还没能上市,资金并不那么充裕的博纳来说,每一家影院的投入都需要更加谨慎。另外有消息称,院线牌照在2017年将放开,博纳是其中的有力竞争者。取得牌照后,博纳旗下影城不用再依附不同的院线,可以在排片、经营上有更多自主权。它面临的对手不止有一年就开出100多家影院的万达,两个外来者苏宁和恒大在2017年也都加快了开影院的速度。

与博纳不同,尽管拥有19家影院,华谊的影院经营却一向没什么起色,《摇滚藏獒》、《我不是潘金莲》上映时跟院线老大万达的两度对峙却始终落于下风,更坐实了华谊作为内容方在产业链上的弱势。2016年底,华谊干脆放弃中间路线,开了高端但难以复制的影院品牌华谊·电影汇,至于三四线城市的市场,则通过入股大地院线实现。

入股大地院线的另一重谋划在于,充实华谊与上影集团、微影联合设立的发行公司华影天下。这是华谊在发行领域的关键一博,对标万达主导的五洲发行。如果2017年无法在终端发行上做出成绩,华谊在电影领域的话语权只会越来越小。

博纳筹上市,光线做网剧,华谊终于要回归电影了|大公司2017看点

数据图片来源:搜狐《2016年影业江湖报告》 

衍生品:都想做好,都做得不好

 

且不论有没有实力,有点抱负的电影公司都在琢磨衍生品的生意。作为最老牌,电影产量最高的三家民营电影公司,光线、华谊、博纳自然也不例外。

光线成立了电商部门,还开了专门卖电影衍生品的天猫店,《大鱼海棠》衍生品销售超过3000万元,还破了淘宝衍生品销售纪录,只是其它时候,光线电影的衍生品仍然逃不出卖卖手机壳、充电宝和抱枕的范畴。最重要的是,光线还没有产出像《星球大战》、漫威宇宙那样成系列的电影,衍生品自然也就很难逃过电影下线就被遗忘的命运。

博纳打算在2017年跟阿里在衍生品方面进行合作(光线的衍生品合作方同样是阿里),考虑到博纳出品排在前面的三类分为动作警匪片、爱情片、青春片。很难想象这几类电影在衍生品方面会有多大空间。至于它们的竞争对手,有被万达收购的时光网和投资了一家衍生品设计公司的微影时代,尤其是前者,既有线上积累又有依托于万达的线下门店资源,带着《魔兽》在中国卖出了上亿元衍生品,相比之下,博纳和光线的优势并没有那么明显。

华谊在电影衍生品上的企图心更大,也更重,它选择了投入和产出都更可观的实景娱乐。过去4年,华谊在全国签约了20个项目,2017年将有两个项目投入运营。只是线下实体的运营难度远大于操盘单部电影,开张了19个月就停业整顿的万达武汉电影乐园就是一例,顶着万达的招牌也没用。

上游的电影生产还处于困局中,下游的实景娱乐又需要重新积累运营经验,华谊想在衍生品方面做出成绩,时间线也许会比想象中慢得多。

资本:博纳求上市,光线、华谊还会继续收购

毫无疑问,2017年光线和华谊会继续在投资上保持凶猛姿态。这两家上市公司对外投资公告发布之频繁,几乎要令人怀疑它们是专攻财务投资的基金,而不是有自己业务的电影公司。光线在2016年至少投资了70家公司,国内顶尖动画公司里,有一半被光线投资。如果说光线的投资大多数时候是为了减少潜在竞争者,华谊的投资则是出于转型需要,比如试图通过收购银汉科技和掌趣科技来实现影游联动,但是从过去两年的成绩看来,这几项投资带来的更多只是财务回报,通过减持来增加财报利润。

收购是华谊、光线的常规动作,2017年最值得关注的资本动作反而是博纳的上市之路。从决定私有化那天起,于冬就已经将国内上市提上日程表,博纳最早将在2017年第三季度递交A股 IPO申请书。

美股滞留5年,博纳募集到的资金不到5亿人民币,这让博纳发展的进度大大落后于另外两家公司。1个月前,博纳刚完成了25亿元A轮融资,估值150亿元,已经比美股市值翻了三倍,这是它在国内上市前的第一轮也是最后一轮融资。

与同年从美国退市,本来放言要将国内上市提上日程表,最后却改口要先融入阿里大生态的合一集团(优酷土豆)相比,举债私有化的于冬上市之心要迫切得多,他预期的上市排队时间是3年。这也意味着3年内,博纳对上下游的收购都不可能有像另外两家频繁,同时它还得保证利润增速,以消化排队上市带来的资金成本,2016年博纳的税后净利润大约为4-5个亿。

 无论华谊、光线、博纳谁能跑嬴2017年的电影市场,笑到最后的可能都是阿里,毕竟阿里是这三家公司共同的股东。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管理有时候是慈不掌兵,作为企业老总一定要轻而易举地越过这些障碍,在很短的时间内平息这种纠纷。

2017-01-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