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机器人抢饭碗是件好事

boxi · 2016-11-10
当机器人取代了我们的工作而政府为我们提供普遍基本收入时,人类会不会变得懒惰且毫无创意呢?

编者按:最近几年AI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但这也引发了大家的担忧,如果越来越多的工作都被机器人抢走了,那人类岂不是失业了吗?失业没钱了人类该怎么生存?一种理论认为,国家可以通过征收税收为每一位公民提供普遍基本收入。但问题又来了,当机器人取代了我们的工作而政府为我们提供普遍基本收入时,人类会不会变得懒惰且毫无创意呢?智能搜索助理Findo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Gary Fowler利用古希腊和现代的若干试验说明,答案是否定的。

老板的那封重要的电子邮件要回复一下。

穿蓝色的那套衣服吧。跟你的新鞋比较配。

去塔希提岛度假,这个旅游目的地现在的机票价格很便宜。

包括上述在内越来越多的建议出自AI助理。这样的可以改善我们生活的助理已经冒出来了一大批:大的有Amazon的Alexa,苹果的Siri,SoundHound,以及多家初创企业都在试图征服这个市场。比方说Alterrа可以帮助你选择下一个去度假的国家。Luka帮助你制定计划、选吃的地儿。Findo帮助在各种个人云和邮箱上查找电子邮件、文件、机票和笔记。Cubic Robotics是家庭管理的一个智能管家。还要感谢Realty Editor,有了它你可以利用智能手机控制实体对象,比如照明设备、技术或者汽车等。

我们的AI朋友不仅能照顾我们,而且还会抢走我们的工作。上个月,Uber在匹兹堡推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无人车队。该公司还表达了想在2030年以前完全用无人车替代现有车队的愿望。这一消息给经济学家和行业专家造成了刺激,担心AI会导致失业率的直线上升。白宫的金融专家预测,很快所有时薪低于20美元的工人都将被AI取代。如果转成数字的话,这意味着制造、仓储或者服务业的大约3.5亿人都将失去工作。

这些统计数字引发了提出貌似可信解决方案的紧迫感,但却又引发了惹人注目的争议。普遍基本收入(UBI)就是推荐的解决方案之一。按照这份UBI政策,本国的每一位公民都可以获得由政府发放的固定金额的收入而不管其收入水平或者职位如何。而这个固定金额应该足以保证生存。据《经济学人》最近的一篇文章,UBI的计算可以按照纳税额占GDP的比例来计算。根据这一计算,美国政府每年为每人支付的基本收入应该是6300美元(也就是525美元/月,中国按照2015年的数字,以美元计算的话测算为108美元/月)。

已经有一些国家在考虑这个想法,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对UBI的理论进行测试。比方说芬兰就发起了2年期的试点计划,为一位公民每月提供600美元的基本收入。此外,Sam Altman(前Y Combinator校长,风险投资家)也在测试类似的东西。他在博客中写道:

我们希望进行一次大型、长期的研究来回答几个关键问题:大家的快乐、福祉以及财务健康是如何受到基本收入影响的,以及大家会如何消耗自己的时间。

现在,一支由Altman领导的团队正在奥克兰进行一项试点计划,观察当个人不需要为了生存而工作时的人类行为。如果该试点计划成功的话,该团队计划继续进行一项为期5年的长期研究。

此前对老鼠的研究表明,当他们的存在基本上属于不必要时,它们的整个种群往往基本上就灭绝了。如果换作人类的话情况又会如何呢?

在古希腊的时候,人人都有奴隶,哪怕是最贫穷的家庭都有——随着自由公民的焦点放在了变得有创意上面,结果就导致了这样一种文化,使得科学与艺术的文化空前的繁荣。但在我们现代的场景下,是由AI照顾我们的基本需求,那我们究竟会变成它们的宠物还是会再次变得富有创造力呢?Altman在奥克兰的试验可以帮助我们回答这一问题。

通过保证国家的每一位公民都能获得足够收入来支付基本商品和服务,政府就可以确保人人都甘其食、安其居。对UBI这个想法最大的质疑是,有了基本收入保证之后,大家就会失去工作的动机。批评者害怕这会导致人类变成我们AI助手的宠物。

如果金钱是大家工作的唯一动机的话,这是一个合理的质疑。如果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场景与马斯洛需求层次论的关系,我们就会看到大家有5种不同层面的需求,这些需求都是激励因素。UBI只能满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而这个金字塔更高级的那些需求——安全感、归属感、自尊以及自我实现——仍然会激励着大家去工作。

这不仅仅只是说辞而已,这种说法是有证据的。可以看看阿拉斯加州,该州自1982年以来就已经实施非常类似UBI的做法。阿拉斯加永久基金把钱投入到了多样化的资产组合上面,而投资所得则分配给了本周的所有居民。自从该政策实施以来,该州已经创造了超过1万个新工作岗位。目前尚无迹象表明股息分红导致该州公民的工作比之前要少。

UBI试点计划的另一个例子是纳米比亚。当该国为公民分配基本收入时,该国人口的行为发生急剧变化。UBI反而导致了就业率的增长,因为每个人都为自己创造工作,总体的贫困水平下降了18个百分点,而犯罪率直降了36.5%。总体收入水平还有了29%的增长(这一增加完全是由基本收入分配贡献的)。就像阿拉斯加一样,由于有了基本收入保障,据报道纳米比亚社会的总体幸福水平也得到了改善。

早在2014年的时候,一个独立团体就参与了一项心理实验。在该试验中,每位参与者都可以在2个或者3个谜题中进行选择。一些参与者还可以有额外的选择,就是一个活动都不参与。结果表明,选择不参与的参与测试者在每个选择的谜题上面所花的时间为7分钟,而选择参与的大多数人花费的时间却只有5分钟。也即是说,当一个人有不工作的自由时,大家往往似乎更愿意去工作而不是无所事事——而且参与度反而更高。

所以当机器人取代了我们的工作而政府为我们提供普遍基本收入时,人类会不会变得懒惰且毫无创意呢?

答案是否定的。

当你为大家提供基本收入时,你就是让大家都处在了同一条水平线上。他们也许不再需要担心吃住了,但是选择去工作的任何人都可以获得额外收入。不去工作的人挣的钱会比工作的人少。实际上这会导致失业率的下降,因为大家工作是为了满足自己生理需求之上的需求。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