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久才得见下一个风口,融资4000万的神后期团队BKW开始回归原创内容了

Chloe · 2016-09-09
如果说一家后期公司说要融钱,十有八九是在耍流氓

如果说一家后期公司说要融钱,十有八九是在耍流氓。在我看来,一方面天然的现金流业务使之不需要融资,另一方面天花板太低,于创业者,于投资人而言都没有未来。

始于红森林

不过,合一资本最近确实4000万投资了一家综艺圈赫赫有名的后期制作团队——BKW Studio,我们所熟知的《我是歌手》、《花儿与少年》、《爸爸去哪儿》、《偶像来了》、《全员加速中》、《百变大咖秀》等芒果台王牌节目均是由他们担纲后期创作,搜一搜网上跟他们有关的为不多的资料,大抵会遇见“神后期”之类的评价。

但,关于如何在后期制作领域确立声名的故事,BKW Studio 创始人徐冰似乎并无兴趣多说。幸好我看过一些他不知道的冷门剧,否则,虽不至于冷场,但无趣大概是难免的了,每每提及某个故事十分好玩,他都会觉得这当下这一刻没有白过一样。

虽然是靠后期创作确立了行业声名,不过,从第一天起,徐冰想做的都是内容操盘手——“输出带有自己文化标签的产品”,而非仅仅是整个工程中的匠人,对了,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戏。

2006年,在电影创业还没有泛滥成灾的时候,也是姚明打入NBA的那一年,徐冰联合创办的红森林团队投拍了一部体育动作电影——《扣篮对决》。当然,如你所想,在满腔热情拜访过院线经理之后,由于08年国产影片惨淡等原因,排片仍是困难,这片子还是被市场洗刷刷了。

于是,他们转向了资方所在的新加坡、马来西亚市场,在东南亚这个局部市场取得了大卖,随后又把目光放在了美国休斯敦、洛杉矶电影节上,收获了最佳家庭电影奖的荣誉后,后又被索尼影视买走音响版权,在全球发行才顺利盈利。顺便提一嘴,这电影里有刚出演过《家有儿女》的张一山。

机缘巧合之下,红森林在2009年时还做了当时第一部互动网剧——索尼定制的《苏菲日记》,因此也成为了国内索尼影视官方制作团队之一。

转辗数遭,终是收回了成本,但在当时拍电影实在风险太大,加之当时的内容环境远不及今天这样多元化,红森林这个“一半是老外”的团队也很难做出符合主旋律的东西。

“活久见”

因此,东西方两个团队无奈之下分道扬镳,中国方面的一部分战友如BKW另一位核心人物:戴鑫,等留下来跟徐冰一起创办了今天的BKW Studio。

虽然成为炫酷的后期boy不是这个团队的理想全部,但在做好内容而不得的光景里,做后期是维持良好现金流的良方。毕竟活得久的公司才等的到下一个风口。

活得久才得见下一个风口,融资4000万的神后期团队BKW开始回归原创内容了

因为两位知名卫视综艺操盘手的垂青,徐冰得以扣开了综艺这扇大门,他们陆续接手《百变大咖秀》等case。虽然这几年以后期业务为主,但BKW的团队人数始终控制在30—40之间。跟动辄一二百人的后期公司相比,这个数字背后的意义相差很大。

对徐冰而言,他眼中的后期本质上是编剧、导演之后的三度创作,因此会很在意能否为团队留空足够的创作空间。他说,“早期国内综艺是没有所谓‘后期导演’这种概念的,把调色、混音这些电影工艺引入综艺制作最早也是BKW立的行业标准。100多个机位拍出来的素材,对导演的功底要求很高,需要通过流程管理把难度消化掉。

不过,BKW并没有像一家立志规模化接单的公司那样去扩张,在选择操盘者时主要标准就在于能否以更自由的状态创作,“除了广告或政治相关内容,我们在做case时是享有最终剪辑权的”。除了综艺,BKW团队还拥有像陈可辛导演曾御用的剪辑师这类精英,如《十月围城》、《亲爱的》,以及近年的《夏洛特烦恼》、《陆垚知马俐》都由他们操刀。

回归原点

三四年下来,内容创业的春风已然吹得劲。

说初心不改并非套话,徐冰觉得现在是时候回来做原创内容了,希望把三四年来积累的势能都沉淀在自己的内容品牌中。

现在,团队正常闷头研发自己的原创综艺和喜剧。不管是综艺还是剧,徐冰都还在潜心孵化阶段,希望有了作品以后再细说,总之是想做一些“有爱心,有童心”的内容。下半年,BKW不排除会有一些团队的整合。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借“无形的手”来置换资源,实现双赢。

2016-09-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