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小看那些哟哟整天切克闹的,这个人群也许容得下一个IP

thethief · 2016-04-05
虽然喜欢 hip hop 音乐的群体一定不是一个大众群体,纯音乐用户的用户价值短期内看的确也高不到哪里去,但在某些特殊的场景或事件的触发下,我们还是能看到这群人的爆发力。

如果你爱刷微博,你可能会注意到在去年年底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宣布停播前后,有一帮人玩说唱 hip hop 的人在微博和 FB 上吵来吵去的,大有两岸对战之势。

事情的缘由是台湾一个叫俊升的说唱歌手,在上康熙的时候被要求表演一段即兴说唱(freestyle rap)。所谓 freestyle 就是给你扔一个伴奏,甚至是简单的鼓点,让你现场想词、边 rap 边发挥。俊升在其中一句里为了押韵,说了一些对内地人民不是特别友善的话(具体请自行搜索吧),并且康熙节目组也没有意识到需要做剪辑调整。节目一播出内地说唱界炸了,一大群内地 rapper 同样用说唱的方式在网络上发表攻击俊升的歌曲(术语叫 diss),其中可能以西安说唱歌手贝贝的歌曲最受好评,单条微博转发接近 3000 次。期间俊升等其他台湾说唱歌手也再次反击,两岸你来我往,造就了自 2007 年大支事件以来最浩大的一次两岸群体 diss 事件。

虽然喜欢 hip hop 音乐的群体一定不是一个大众群体,纯音乐用户的用户价值短期内看的确也高不到哪里去。但在某些特殊的场景或事件的触发下,我们还是能看到这群人的爆发力。尤其这种群体性的大乱 diss 中,重度用户其实能贡献质量极高的 UGC 内容。

虽然这批重度的核心用户一定只有少数,但在市场上消费这些内容和文化的人群可能正在变多,比如前面提到的贝贝一首 diss 能被转发 3000 次。比如最新一季《中国好歌曲》里的南征北战和 AR 都是说唱出身,前者是老牌说唱乐团,后者是近些年在广东成长的一位年轻 rapper。据我个人了解,一位著名 rapper 最近还加入了某互联网音乐公司任职,经营旗下的 hip hop 文化频道。泛大众能触达越来越多的影视配乐和剧情、段子也更多得上了说唱。

如果光从音乐角度看,的确全球音乐的流行趋势目前正往电音方向偏,国内一些较有产业观的音乐媒体也专门开设了电音媒体板块。但考虑到中国音乐市场的滞后性和群众接受度,以及 hip hop 文化并不只限于音乐而是有更深厚的底蕴,(所以我拍脑袋地觉得)hip hop在中国市场应该还是在大有可为的。

热爱并且看好说唱的当然不止我一个。在去年“影响城市之声”上我第一次见了 biubiu 和 Vyan,他们是“说唱家” lord of rap 的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其中 Vyan 是前著名 hip hop 团体“讲者”成员之一,也是广州本土最著名的 hip hop 厂牌 ChillGun 的创办人之一。

别小看那些哟哟整天切克闹的,这个人群也许容得下一个IP

说唱家 App 一开始是一个让说唱核心粉玩儿的工具+社区 App,提供大量伴奏让用户配上自己的词录自己的作品。伴奏的部分来源是源自于团队本身可触达的圈内 beats makers(伴奏制作者)资源,也有一部分是用户自己上行上传的内容。后期这块演化成 battle(对战,说唱的一种玩法,互相用歌词来攻击对方) 模块,用户在这里用自己的作品和其他爱好者一较高下。经营半年后说唱家在圈内有一些知名度,但这些 UGC 玩法的门槛实在太高,无法触达核心圈子之外的用户。

所以近期说唱家将重心稍稍转向“内容消费”。团队开始做自己的 PGC 内容,目前的固定栏目只有音频内容:说唱家 FM。这档网络电台节目每期讲述说唱圈内外的发生的一些事,也会请来一些有分量的圈内嘉宾做访谈,有一期节目他们采访过滚石音乐创始人段钟潭先生。产品上,UGC 的优先度被下调一些,“听歌”的优先度被提高,例如团队有和一些国内说唱团体合作,让后者在产品里首发歌曲。

音频可以看作是第一步实验,biubiu 提到过团队之后还是想做视频 PGC 内容。泛 hip hop 领域有很多值得做的内容,这个人群也许容得下一个 IP。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其实我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低耦合,扩展需求想到而不做到

2016-04-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