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无忌惮的“公路商店”

thethief · 2016-02-29
康阳说他钦佩的是狄安,但他实际上是萨尔。

因为采访创始人的关系,上周得以拜访了公路商店的办公室。

如果你还没不太了解这个肆无忌惮的亚文化媒体,可以先去度娘一下。如果你看过他们的内容,我先来一发他们办公室的照片。

肆无忌惮的“公路商店”

图为公路商店办公室

1

这是公路商店今年刚搬过来的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收拾。创业公司搬家常常发生在一些特殊的节点之后,比如融资。这家公司的确在去年年底刚刚完成了千万元级别的一轮融资。

目前的公路商店是一个亚文化媒体。它的内容首先覆盖摇滚、纹身、大麻、cult 电影等围绕美国嬉皮精神的那些文化符号和其延伸的东西,例如你能在这里读到《一定要藏好自己屁股上的纹身,因为第一个纹身永远是失败的》、《在大麻盛行的印度,每个人嘴里嚼的却是PAAN》;其次跟性和酒精相关的东西总是受欢迎的,比如《红色的电话亭永远是最好的情趣用品》,和《这家酒吧是五道口穷老外最喜欢的人肉市场,女学生都在这喝着假酒学会了纯正英语》;但它也不是一定要表达那些看起来有点“坏”的东西,一些主流正常的东西也会在他们的阐述中显得很有意思,比如《自从离开了武汉,就再也找不到那锅永远在排队的豆皮》、《少妇口述:一张符拯救了我跟老公的婚姻》。

肆无忌惮的“公路商店”

图为公路商店最近的一些推送

所以除了“亚文化”这个大家都不是特别清楚定义的词,你好像再也找不到别的词去定义公路商店的内容了。但康阳觉得重要的不是内容是什么,而是他们的选题和观察的视角所传达出来的价值观。

这种价值观的核心是什么?“我们算是......比较叛逆的一种吧。是内心的叛逆。我们比较追求有趣的东西,或者愤世嫉俗一点,看不惯垃圾东西。用语言怎么解读呢......就是看不惯,各种看不惯。我们可能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但是我们觉得看不惯的东西,我们挺极致地想表达。”康阳说。

他在更早之前就开始尝试表达他的这种价值观。大学时康阳做了一本叫《在路上》的杂志,那是描绘美国 60 年代的行旅杂志。后来他逐渐把内容从纸质杂志转到了公众号上,关注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本土,渐渐就有了现在的公路商店。

在康阳做杂志的时候,亚文化内容可以算小众。但是经过过去两年市场的熏陶,“内容的价值起来了”和“分众是文化产业未来必然的趋势”已经成为所有创业者都会说的两句话,我们大概也不能再把这个领域和人群看作小众了。公路商店过去 5 篇内容里有两篇 10 万 +,剩下的三篇阅读量在 5 - 8 万左右。

同样的,市场的“供给”也不那么稀缺了。BeeBee、蝉创意这些都是同样关注亚文化的公众号,不过各自的内容核心取向会有一些偏差。其中最经常拿来和公路商店一起说事儿的,是36氪报道过的 VICE 中国。在一些讨论中,你还能看到有些人把公路商店称作 VICE 的模仿者。

康阳觉得公路商店跟 VICE 的全球品牌没有可比性,可比的是 VICE 中国。他承认人群是像的,“但我个人觉得,年轻人这个群体都挺重合的,本质都是一个群体”。他举了一个事例:McAfee 创始人约翰·麦克菲的故事。他的事迹在去年很火,不管是科技类、亚文化类或者鸡汤类的公众号都在做关于他的选题,而公路商店在前年做过的类似的内容。而我查到更早 2013 年,GQ 也有过关于他的报道。

康阳觉得对于做年轻人内容的各家来说,选题和人群其实都很接近,但公路商店的表达手法是独特的。一个是对事件的切入角度不同,以及公路商店独有的“地气”。比如他们会写北京鼓楼东大街时,写的是街上一家被摇滚青年们常年占据的新疆饭馆;写南京上海路时,写的是那些酒吧门外的“老杨家”烟摊。这些更本土、接地气的东西,也许更容易引起共鸣。

然后是他们的写作方式。公路商店会运用大量比喻、类比来调侃一些东西。在写武汉小吃豆皮的那篇文章中,他们的形容是“豆皮则是武汉食物界的以色列,蛋皮,糯米,青葱,在重口味世界拥兵自重,隐隐的香味就像嫂子一样勾人”。

2

文字内容上差异化的表达技巧,对于内容生产方来说很好察觉,但普通用户并不敏感。我有好几个同事在我面前表达过对公路商店内容的喜爱,但之后他们都会加一句“跟 VICE 好像呀”。

文字的另一个问题是侵权门槛太低。公路商店在两个月前发过一篇文章《我们被凤凰网、今日头条、ZAKER等近千家媒体轮番抄袭了上千次,而且竟然只是统计了最近21篇内容》,提到他们内容被频繁侵权。文章开头第一句是“我就操他们三妈!我们最近都被抄成傻逼了”。

所以在打造品牌上,光靠文字很吃力。康阳提到公路商店今年会开始做视频内容,带有一些行旅节目和脱口秀节目的风格。“我们有一个老黑,还有一个大妞,会把一些公路商店文字内容视频化。”

视频内容在康阳看来是他们即将尝试的第三种形态内容——第一种是文字内容,第二种是“商品内容”

公路商店有一个交易产品,叫“黑市”。黑市既有 B2C 也有 C2C,官方会在这里售卖一些文章里介绍过的东西,也会让一些优质用户进来卖自己的东西。“其实还是媒体,只不过是商品媒体。商品是在年轻人生活里占据很大情怀的点,所以我们想找一些好玩的东西介绍给大家,他要是想买就顺便买了就好。我们还是把商品当做媒体内容去运营或者组织的。”

这里的确不像一个电商。黑市里的商品大多是一些稀奇的小物件,每一个商品都有详实有趣的介绍,内容风格就跟他们的文章一样。商品种类较少,每件的库存大概在几件和几十件之间。

肆无忌惮的“公路商店”

图为公路商店“黑市”

康阳说目前黑市的用户不多,但“足够维持它的运营成本”。收入来自于向 C 端卖家用户收取的抽成和自营商品的利润。据我目前的观察,po 出来一天的商品大概能有几十阅读,较好的有几百。可能由于目前依托在微信公众号上,用户转化率也比较低。首页推荐的一个“咸柠檬”发布了四个月,有四千多个阅读,大概有四十个人购买。

黑市除了承担电商的功能之外,在康阳看来,也可能是社群和 UGC 内容的根据地。“你跟读者的关系不能是高高在上、凌驾于他们之上的。你必须让你的用户参与进来去做一些真正好玩的东西。黑市就是想用卖东西的方式去承载一些他们喜欢的东西。我们希望让大家得利,让他们可以用他们的表达、照片、小视频,把自己变成一个小的、所谓的 IP 或者什么,通过交易让自己参与进来起来。”

但是文章内容的部分他们会坚持自制,因为这是他们输出价值观的部分,另外康阳也并不看好 UGC 能产出符合他们要求的文字内容。

除了内容和黑市之外,今年他们还要开始做的,是线下的部分。去年他们举办过两场活动,有一次轮滑活动来了七八百人。“后来警察说扰民,给停了。”

今年公路商店刚刚成立了活动部。接下来会做的一个比较大的活动,是他们会和草莓音乐节合作一些东西。另外,像轮滑那类玩的项目他们也会继续做。除了活动线下也会有更多合作,比如奥迪会和他们一起推出一款定制车款。从这个角度看,公路商店好像已经有了一点 IP 的价值。

康阳觉得他们的受众群体其实是买不起奥迪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奥迪消费群体。但类似的商务合作邀约却源源不断。“因为我们是有话语权的。其实本质上来说,年轻人都是有话语权的。中年人有真真的权力,但话语权没有,因为他们不发声。”

“所以我没有什么商业定位上的考究。我也不觉得谁是我们的群体,谁不是。这应该是一个 peace love 的情况,大家的群体和定位都在交错。我平时也看一些商业方面的书,《定位》、凯文凯利的东西,都看过。没屌用。你会发现,一些概念只是为了让别人方便了解自己在做什么,但你自己在定义自己的时候,无理论怎么定义你都会偏离。因为语言太有限了。”

3

现在的“媒体”都很怕别人觉得自己是媒体,因为这会跟“没有商业模式”绑定起来。

但康阳很喜欢强调公路商店就是一个媒体。融资的时候他多少也提过电商、亚文化社群这些概念和未来可能性。“但具体讲的什么,真的我都忘了。反正把钱‘骗’到手就好了。我也不知道我们未来变成什么,可能偏电商,可能偏其他的。但因为我们分享欲比较强烈,现在我们只想定义自己为一个媒体。”

“其实我们就是做内容的,无论你视频还是商品。我们做的每篇内容都能启发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价值观引导或者什么东西。像之前很火的一些电视剧,你虽然观看量大,但你就是狗屎嘛。你要当凤姐,你怎么也能当凤姐啊。”

康阳觉得公路商店在做一些真正有趣的东西。“这种有趣,不是类似装残疾的有趣。应该是高级一点的,黑色幽默一点的,逻辑上的有趣。写东西、拍电影,都应该通过逻辑而不是猎奇心的标题或者题材去博眼球。”

康阳的审美和价值观的形成,来自他很小就独立生活的成长经历。有两本书对他的影响很大,一本是石康的《晃晃悠悠》。“在我一个不成熟的年龄里面,我看到他们 90 年代的北京年轻人,各种开酒吧、各种躁、各种跟女孩儿......我觉得哎呀太牛逼啦。”

另一本是凯鲁亚克的长篇小说《在路上》——也就是康阳大学时办的杂志的名字。这本自传式的小说被认为是 60 年代嬉皮士运动的经典之作,描绘的是美国战后“垮掉的一代”荒诞不羁的生活。书里的两个主要角色,一个是蔑视所有权威和世俗的疯狂者狄安;另一个是渴望疯狂又眷恋平凡的萨尔——这个角色演绎的是凯鲁亚克自己。

“这两个人是两种人生。”康阳指着我,尝试帮我代入角色感受一下,“比如你是狄安,我是萨尔。你就是各种浪,缺钱了甚至跟男的干一炮弄点油费。你其实是喜欢女孩儿的,但为了旅费你愿意跟男的干一下。或者你有一个老婆,然后很想让我也尝试一下,要把女孩儿分享给我。你对女孩儿的那种感觉,是很 peace love 的。我呢,就很尴尬,你又非得把我拽进去,给我俩创造机会。”

“这些疯狂的事情我都会记录下来。我会把你记录下来,但我最终还是回到一个正常社会去。我功成名就了,我通过写你们这本书红了,但是你呢。你还是那种状态,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从一个浪子最后变成一个要饭的。你死都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你是一个悲剧,在书里边儿。但是这种状态非常激励着我,去追求一些年轻的意义。甭管你最后是嗑药渴死了还是怎么样,但我觉得你是一个伟大的人。我喜欢你这样的人,我要把你表达出来。”

康阳说他钦佩的是狄安,但他实际上是萨尔。

“我分得很清楚。价值观是价值观,现实层面是现实层面。现实层面我把它当成一个游戏,游戏必须有成败,你要爆头或者怎么样。游戏就得有游戏规则,我很尊重游戏规则。”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从咪蒙到papi酱,拯救众人的不开心,始终是门大生意。

2016-02-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