佰斯康线下门诊+牙医秀线上平台,他想这样做好牙医的再教育

su小吱 · 2016-01-15
通过牙医秀的线上平台,牙科医生们可以学习。通过佰斯康的线下门诊,牙科医生们可以得到实践操作。

1.

应该说,王兵一直是一个很有“医疗情怀”的人。

尽管从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只在北京301医院当过6年的骨科医生。但经过太平保险华道数据数年的保险理赔和BPO(业务流程外包)的职业生涯之后,他还是想回到医疗行业。虽然不能再当回医生,但他想为医生做点事情。

于是,医疗领域的创业成为他最好的选择。

2.

医疗那么大,该往什么方向来努力呢?思来想去,王兵得出结论:中国的医疗政策一直没有放开。在所有的医疗细分领域里面,放得最开的,应该就是口腔科了吧。——因为安全系数最高呀。

可是,刚创业的时候,往往会遇到经验和资金不够的问题。于是,王兵便想先通过别的方式,积累经验和资金。

于是,他先是找到了在太平保险时的两位同事——范立新和唐丹波。范立新此前在中国疾控中心,专注于流行病学的统计分析。唐丹波则在东南融通(NYSE:LFT)做银行业咨询顾问。

2009年,三人创立了北京恒惠科达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并当起了韩国第三大种植牙品牌DIO的代理。在口腔领域,韩国一直做得很不错,比如口腔美容、种植牙技术等。一开始,他们只是作为华北区域的代理,由于销售业绩很不错,一年后便成为了全国总代理。

经过3年的代理,他们渐渐发现,无论是对于医生,还是对于患者,口腔科的市场空间很大。

在医生方面。和德国、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首先,中国牙科医生的缺口很大。它们平均500~600人可拥有一名牙医,但在中国,这个数字要上升到11000人,即使在发达地区也要5000人才能拥有一名牙医。其次,中国牙医在技术先进性上和它们相距甚远。中国的普通牙医基本只局限于,补牙、拔牙、镶牙等方面。再次,中国牙医受重视的程度也比它们差。在发达国家,律师和牙医基本是最受欢迎的两种职业,但是在中国,口腔科在综合医院里只是一个很小的科室,口腔专科医院又少之又少。比如,北京的口腔专科医院只有两个: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北大口腔)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

在患者方面,中国的老百姓对于牙科的意识也很淡泊。比如,美国的小孩从小就看牙医,且看牙医的次数很频繁,基本半年看一次,有什么问题及时让医生调整。因此,外国人的牙齿和笑容一般都很好看。 不过,随着时代的改变,中国的老百姓对于牙科的意识在逐渐增强。尤其是8090后的本身和下一代更加关注牙科健康了。

3.

市场是有,那还有没有机会呢?也是有的。

从中国的国情来看,在引进一项新的医疗技术或者产品之后,首先须对医生进行培训,让医生掌握技术后才能开始应用。就牙医的再教育而言,目前主要有三种方式:

1)、公立医院的进修生。三级医院有承担基层医生再教育的责任,但中国的口腔专科公立医院数量有限,而且是针对基层医生的提升型培训,不是基础教育。

2)、中国医疗器械经销商组织的培训。这一种方式是最多的,王兵深有体会。在做代理的3年多的时间里,王兵和同事大概培训了3000多名牙医。然而,也有其局限性。经销商们为了拓展事业,往往会以产品为导向,而不会以技术为导向。

3)、网络教育。比如,曾获红杉资本投资的华医网,就是面向基层医生培训的。但它培训的领域是全科,不是口腔专科。另外,北京大学和中华口腔医学会联合推出北大医学网络教育学院,给牙科医生培训牙齿种植,又太细。

因此,他们认为,口腔医疗领域大有作为。

4.

2012年,王兵和团队便萌生了建立一家口腔医院的想法。与普通服务患者的口腔医院不同,他们要建的口腔医院想主要服务于中国的口腔科医生,让这家医院成为口腔科医生的教学和实践中心。

为此,三位做种植体代理起家的创始人又开始物色医院的合伙人。他们找到了彭东。彭东曾是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修复科任副主任,种植修复项目组负责人,卫生部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人力资源库专家成员,中国口腔种植领域知名专家,现在也是佰斯康口腔学院的院长

20142月,佰斯康口腔门诊正式在北京北苑开业,面积约700平米。主要有两大部分:患者体验中心,做患者的健康教育;医生教学中心,用于口腔科医生的技术或产品培训。王兵说,佰斯康口腔门诊曾花了18万元引进意大利的视频直播设备,用于专家的手术直播,供年轻医生学习。

尽管如此,但王兵发现,光建一个佰斯康口腔门诊,对于中国偌大的牙医群体而言,几乎杯水车薪的。“一个班20个学员(王兵说,操作技能性培训必须小班),那我们得办多少个班,才能让中国的牙医都受到培训呢?所以,我们便想到了互联网是最好的工具。可以做一个专业牙科医生社交平台,跨时间、跨地域地培训。

不过,在开发这个平台之前,王兵先拿社群做了一下试验,看看牙医的线上培训需求是否存在。于是,王兵建了3个牙医微信群,约1000余人。每周五晚上八点在群里做一个半小时的微学堂线上视频学习的活动。结果证明,牙医们的积极性很高,学习完也很喜欢和专家交流。

20159月,牙医秀APP安卓版上线。12月,IOS版也接着上线。但由于团队中缺乏相关的软件研发人才,这个APP是由外包公司做的,做出来的效果并没有完全表达出王兵的想法。因此,尽管上线小半年,但一直没有大力推广,注册的牙医数量也只有数百人。

佰斯康线下门诊+牙医秀线上平台,他想这样做好牙医的再教育(牙医秀APP IOS1.0版截图)

5.

王兵说,在牙医秀的2.0版本中,他希望突出三大功能:

1、牙医秀

一方面,让牙医们通过晒自己的牙科作品,来让他们充分发挥自我表达和展现的欲望。另一方面,让牙医找到组织,可以相互交流学习,答疑解惑。王兵说,目前的牙医注册数大约有13万,但实际的牙医数量应该能达到50万左右。那些没有注册的医生就是因为找不到组织,没有归属感。

2、专家汇

让大牌的牙科专家入驻到平台,分享一些心得、教学案例等,从而激励更多的医生来入驻。

 3、牙医课堂

通过邀请专家制作或者从国外购买相关的教学案列、材料等,让年轻牙科医生自主学习。随着牙医的积累,届时会员制收费模式或将成为线上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当然,我们也不在盈利模式上抱过多期望,而是希望为牙科医生们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王兵说。

这样,通过牙医秀的线上平台,牙科医生们可以学习。通过佰斯康的线下门诊,牙科医生们可以得到实践操作。王兵表示,如果牙医多了,一个佰斯康肯定不够用了。因此,他也有计划在全国多建多家佰斯康线下培训机构。“中国没有专门的口腔学院,我希望将牙科的学生聚集起来,把佰斯康打造成牙科领域的蓝翔毕业后的学生,可以在佰斯康工作,也可以自己加盟、创业或者谋求其他的方式。

王兵透露,目前这几个项目归属于不同的公司:北京恒惠科达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范立新负责,主推种植体产品)、北京佰斯康口腔门诊部有限公司 (王兵、彭东负责,主推口腔医疗服务)、以及佰斯康技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王兵、彭东主负责,主推牙医秀和线下培训)。(唐丹波因身体不适暂不管业务

在资金上,此前项目的资金都是自有资金。因此,王兵很希望能尽快得到资本介入,完成A轮融资,以加快实现建立自己的研发团队、运营推广等计划。

这样,或许医疗就并不只是“情怀”而已了呢。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是愿意在携程上有万分之二的概率被坑?还是在航司官网100%的概率有个很差的预定体验?

2016-01-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