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爆出「医药街之狼」,医药行业投机手法激起公愤

杨眉 · 2015-12-20
医药行业的「Bad Boy」Martin Shkreli 遭拘捕。


本周因受证券欺诈指控而被美国警方拘捕的制药公司 CEO Martin Shkreli 也许让美国公众都看明白了药价上涨的龌龊手法。他的策略,收购一个老的药品,然后上调价格牟取暴利,却是新兴的制药公司越来越惯常的操作。


像 Shkreli 的 Turing 制药、Valeant 国际制药,Rodelis 保健、和其他公司踢开昂贵的研发部,直接盈利的模式,正是利用了美国健康医疗体系的低效。老的药品其实可以售出更高的价格,只要药品专利的拥有者愿意试着跟市场在展开价格拉锯。例如 Turing 制药,收购了一个十年前的药品 Daraprim,随后就把每粒药片的单价从 13.50 美元拉到了 750 美元。


周四,Shkreli 在纽约被逮捕,受到的指控和他所经营的对冲基金以及一家老的制药公司 Retrophin 有关。这些指控和药价操作无关,他本人也否认指控。Turing 制药拒绝评论此事,周五该公司宣布 Shkreli 已辞去公司的 CEO 职务。


「Shkreli 已经成了『医药街之狼』——他基本上能代表医药行业所有的邪与恶。」纽约大学的医疗道德学科研究者 Art Caplan 在电话中说。 尽管 Shkreli 会遭到唾骂, Caplan 说,「他在药价上做的事也不是他一个人在做。


和 Shkreli 一样,Valeant 的首席执行官 Mike Pearson 同样擅于投机便宜的旧药, 随后抬高成本,大赚一票。这家公司收购了两款心脏病的药品, Nitropress 和 Isuprel, 并且分别把药价太高了 212% 和 525%。Rodelis 则把一款治疗结核病的药从每片 20 美元撬到了每片 360 美元,随后在 9 月宣布公司会放弃该药的专利。


在公众强烈抗议药价飞蹿后,Rodelis 在公司网站上说是会致力于确保结核病患者能长期买得起药。该药品的专利在 9 月返还给了非营利机构普渡研究基金会。今年早些时候,正是这家基金会把药的专利卖给了 Rodelis。

内容编译自 Bloomberg Business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