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人物|爆红全年的秒拍&小咖秀掌门人该是个逗比吧?你们完全猜错了

卤粉 · 2015-12-18
守在短视频的风口上,木讷的韩坤一直在“等风来”。

11月24日,秒拍、小咖秀的母公司一下科技宣布D轮融资两亿美元,一下科技估值超过10亿美元,正式迈入独角兽俱乐部行列。

发布会之后,CEO韩坤更忙了。有记者采访问,平常如果觉得太累了,会怎么放松自己,他的回答是坐飞机。因为只有坐飞机的时候,才能关掉手机,放下一切事物,有片刻的放松。

临阵出糗和“忙到停不下来”

娱乐精神明显的两个爆款应用背后,掌门人韩坤却是一个不怎么娱乐的人。

融资发布会上,按道理说应该是带着团队摸爬滚打多年的韩坤最放松的时刻,但是韩坤却把喜气洋洋的发布会“搞砸了”。他被主持人撒贝宁和“小咖秀之王”贾乃亮拽上台,擅长搞怪的两人各种调侃,让韩坤一上台就紧张地忘了词,聚光灯下各种不知所措。

员工们笑谈“我们老板上不了台面。”贾乃亮不忘补刀,发布会结束后给韩坤发微信“韩大哥,不是之前都背得好好的吗?”

韩坤觉得砸就砸在“背的好好的”。时至今日,他仍不习惯按照脚本发言,该怎么说、什么顺序说都安排好了,他反而慌了。

不过对于这次重大场合的“出糗”,韩坤倒是不放在心上。他觉得这样也挺好,“让大家看到真实的我,我们公司也不是会忽悠的、暴发户式的公司。”

韩坤是搜狐夜班编辑出身,身上自带好的新闻人活在作品背后的价值观,他苦恼自己“不会说漂亮话”,接受采访、参加颁奖他也不擅长,但作为这家愈发壮大的公司的掌舵人,韩坤要有很多“不得不”的承担。

Image title

问他,发布会之后有什么庆祝活动吗?

他愣了一下,笑笑,“没有,也是啊,应该庆祝一下的。”

但是没时间,临近年底,要参加的会议和活动很多,要拍杂志封面,要出席颁奖典礼,甚至在飞机上休息一下都成了奢望。不过忙碌是韩坤的生活常态,创业这几年,他每天四点钟起床、十二点钟睡觉,没给过自己半点闲暇。

为数不多的几次休假,都要把机票改签了提前回公司。

10月30号,他发布了一条朋友圈,“拼命工作了一个月,今天起正式休假20天,到一个不用穿秋裤、没有网络的地方去”,后面还跟了四个鬼脸大笑的表情。在韩坤满是秒拍和小咖秀“广告”的朋友圈内,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个人生活。

但第二天,韩坤又出现在了活动现场,接下来的20天,所有的朋友圈仍旧是“广告”。韩坤说,创立秒拍的几年,已经不太会把秒拍和生活分开了。

“他不会坑你”

Image title

新浪微博前运营主管刘新征在今年五月加盟秒拍,任职高级副总裁。当时决定离开时,他正考虑滴滴和秒拍的两个offer,纠结一番之后,在身边人大都建议滴滴的情况下,刘新征选择了秒拍。

问原因,他把“老大他人好”反复说了好几遍。

此前秒拍和微博有过密切合作,挖他来秒拍之前见面,韩坤上来就说待遇,“把我最关心又不好意思开口说的都先说开了。”

他会推心置腹地把刘新征的顾虑一个个消解掉,真诚地让刘新征没法拒绝。也奇怪,平时话并不算多的韩坤,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度让刘新征觉得跟他说出”不行“简直就是犯罪。

刘新征说,韩坤身上有江湖气,但又不是兄弟来兄弟去的那种“大哥”。开始上班后,该忙什么忙什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大约一个多月之后,韩坤说自己的老父亲特地从老家空运来一盆煮好的龙虾,招呼高管们吃饭。

刘新征一落座,韩坤笑着说“新征啊,大家一起吃个饭,顺便给你接个风。”刘新征有点莫名触动,家里人做的饭食总是让人有亲近感。这么一顿饭内容要远大于形式了。

除了刘新征,公司其余几位高管都是酷6、乃至搜狐时期的旧部,性情也都是韩坤似的木讷腼腆。秒拍起步于小营北路一间普通的三居室,CTO汤力嘉回忆,当时大家就是闷头做事,没有鸡血,也没有画饼,初创团队的几位都是工资直接减半从原公司出走,但韩坤也没有天天要许给谁一个美丽新未来。

他对人好的方式,就是一起去吃面。韩坤爱吃面食,不吃盒饭出去吃顿面条就是改善伙食,弄的团队里几个南方成员叫苦不迭。

公司越变越大,员工也越来越多,韩坤甚至会和高管们说,现在这么多新员工我都不认识,挺对不住人家的。不过12月初雾霾锁城的几日,韩坤第一个提醒给所有员工都发口罩,这是他带团队的方式。

副总裁陈太锋说,秒拍团队的可贵在于信任,韩坤这个人在那里,他不会坑你。有了这个基础,做事都心无旁骛,从2011年到现在苦日子也不少,但秒拍到今天大家似乎是习惯的,所以没有大肆的庆祝也并不奇怪。

在视频风口上“等风来”

当然,世俗意义的成功自然不是靠着“人好”就能获取的。

刘新征觉得韩坤像《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让他豪言壮语、挥斥方遒他做不来,但功夫不在其外,“你看他现在哪里有10亿美金公司大老板的样子,气质上还是三四线城市的个人站长。”

Image title

韩坤还真是个人站长出身,2001年,大学毕业后的韩坤在安徽怀远当了一名户籍警察,在大学生非常稀少的当地,韩坤通过互联网保持着对外部世界的关注。

“爱一件事,并做好。”从这点看,韩坤倒是觉得自己十几年中的变化并不多。

离开小镇决定北漂颇有点侠义色彩,当时镇上发生了一起社会事件,眼看事情将要朝着不公的方向了结的时候,新世纪之初风头强劲的搜狐报道了那次事件,促使了事件的解决。

对当时的韩坤来说,搜狐如同灯塔。执着地投了大半年简历,韩坤如愿进入搜狐,从最熬人的夜班编辑做起,一路成为搜狐最年轻的频道主编。

韩坤言语中都是对搜狐岁月的感念,搜狐5年,他像一块干燥的海绵般吸收着互联网世界的所有知识和法则。

真要拿郭靖作比,搜狐时代是他游历江湖、苦练武功的阶段。那5年,门户经历过最风光的岁月,BAT初露锋芒,中国网民数也由千万飙升至1.6亿。互联网从少数人的爱好飞速延伸至普通人的生活,放眼一看,都是机会。2006年,韩坤从搜狐辞职,与搜狐网高级副总裁李善友一起创办酷6网。几年之中,酷6从无到有,完成上市,又受制于技术和布局种种掣肘盛而转衰的全过程韩坤都全部经历。

但视频是韩坤一直坚持的方向,理由是需求必然会带来市场。2011年,韩坤离开酷6,创立一下科技。智能手机的普及解决了PC时代制约视频网站发展的核心问题,内容的生产和上传,耕耘多年,韩坤觉得这才是自己在视频的“风口”上等了多年的风。

视频为什么要做短?

但风没有很快吹来。

一下科技成立后,先后推出一下视频和拍客两种产品,虽然获得了用户和口碑,但都是小范围的。离韩坤“做中国版YouTube”的梦相去甚远。

2012年的时候有次韩坤试戴Google眼镜,里面有个功能就是短视频。Google的这一设计让韩坤茅塞顿开,甚至觉得自己前两年白干了。

他调整了方向,把视频做短、做轻,真正精彩的内容,“10秒就够了。”而在数据上,用户拍摄10视频耗用的流量同微博上上传四张图片的流量一致,问题解决了。

Image title

外界通常把火爆国内外的“冰桶挑战”视作秒拍全面爆发的开始,但韩坤说,真正的“风”要归功于网费下调、3G/4G信号切换。

到“冰桶挑战”之时,初期用户积累和良性运转早已完成,当时的秒拍没有对手,而且和新浪微博的合作也已达成,背靠大树、爆发来的再自然不过。

和新浪的合作被外界视为秒拍最成功的决定之一,借鉴国外短视频Vine、Instagram借力Twitter、Facebook两大平台经验,到今年五月,秒拍的累积用户已达两亿,让竞争对手们只能望其项背。

但成功是成功,韩坤也有自己的小苦恼。就是人们都常会把秒拍理解为微博的附属功能,而不是独立的产品。

另外一点是,做短做轻之外,团队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降低用户生产内容的成本。秒拍的经验告诉韩坤,虽然网费下来了,Wi-Fi普及了,人人都有拍视频的条件了,但还是好多人不知道拍什么。

没有风的时候,就自己生产风。韩坤鼓励创新,保证移动视频的大方向不变,呈现形式是什么,他的逻辑是,只要想到了,就直接去试。

“试”了几个月,小咖秀横空出世。

小咖秀与明星朋友圈

小咖秀的出现分分钟吹散了韩坤的苦恼。这个爆款应用一夜之间拯救了几亿国人的不开心,明星们甩掉包袱、草根们放弃节操,纷纷加入全民对嘴形的狂欢。

连韩坤自己都养成了每天翻翻小咖秀的习惯,不是作为公司CEO而是作为普通用户去看,“里面好多内容实在太好笑了”,“贾乃亮简直是个天才”,采访中韩坤毫无压力的笑只有这么一次,他觉得这是做产品的最好状态:即便是在制作者自己的生活中,都能成为习惯。

C轮融资时StarVC的加入被视作微博之后,秒拍和小咖秀最强大的推动力量。人人说韩坤木讷腼腆,怎么也跟娱乐圈扯不上关系。

但截至目前,秒拍和小咖秀已经拥有超过1500位明星入驻,生产了大量传播量惊人的优质内容,但在这个过程中,韩坤没有花过一分钱。

Image title

“花钱该得罪人了。”韩坤开玩笑说,和StarVC的合作更多的是缘分,任泉本人对短视频有兴趣、对国外市场也有研究,两者一拍即合。

而更多的明星资源,韩坤凭着自己骨子里的憨厚真诚,也收获了自己的一众娱乐圈朋友。

今年黄晓明、baby大婚,韩坤受邀出席,用秒拍一路直播婚礼的动人瞬间,分享新人的喜悦。

私下里,贾乃亮还因为韩坤“嘴笨”不断给出着主意,之前就不断给支招。他也会把女儿甜馨的可爱视频在微信上同韩坤分享,完全是朋友间的相处模式。

被问到秘诀,韩坤腼腆地笑笑,“真的没有”。他能做的就是尊重,比如在黄晓明婚礼之前就会去沟通,在任何场合都不忘表达感谢。

韩坤说,自己的产品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本身就是特别值得感激的事情,心里有这个情绪在,交往中自然就多了亲近。

韩坤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下一步,一下科技的重点布局是一款直播产品。要说发布会上有什么让韩坤懊恼的,就是因为太紧张了,“新产品的事没跟大家讲明白”。

在产品迭代迅速的互联网圈,昙花一现的产品数不胜数,韩坤的理念是,只有不断创新,小咖秀之于秒拍如此,未来的产品也会如此。

一下科技高级副总裁、小咖秀直接开发者雷涛也是酷6时起韩坤的老部下。2011年韩坤要创业的时候,雷涛起初特别不理解。在他看来当时的韩坤原本可以选择更安逸更舒服的日子,一创业头发白一片,他不晓得他为什么要主动吃这个苦。

一起工作久了,雷涛反而理解了。韩坤对国内互联网视频市场的理解有非常清楚的认识,对大方向的判断也非常精确,在这个领域似乎没有人能比他做的更好。

“而且公司跟小米差不多时间起步,小米都好几百亿了,所以老大心里肯定着急啊。”雷涛开玩笑说,要说物质上的成功,韩坤几年前就完成了,“他野心大着呢。”

在之前的采访中,韩坤透露,从公司本身的经营看,其实并不着急融资,之所以融资,是要做更大的事。但具体是什么,韩坤没有直接透露。

韩坤不善于说以后,也不善于说苦,问他创业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困,想睡觉”。问他最难受的时候,他说是背着很多人的信任,大家一起做事情,最开始有几个月眼看工资就要发不出来了,“那种孤独感很难承受”。

快乐的时候呢?他回答的并非外界看到的任何一个风光的时刻,而是——

“跟团队在一起的时候。”

这次D轮融资发布会,原本也没有想邀请多少嘉宾,最初订的场地安排了200人的座位,韩坤还担心人坐不满“丢面子”,结果后来临时把前排VIP撤掉,现场挤了500多人,并且“星光熠熠”。

大体上之前的“孤独感”给他留下太多的记忆,如今的每一分关注他都觉得格外的感激。

在朋友圈中,每参加一次活动、领完一个奖项,他说的最多的是感谢。甚至最近已经接受了诸多采访、许多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面对记者的时候他还是反复说着感谢。

“36氪是第一家报道我们的媒体,当时只有你们,我一直记得。”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可以和支付宝、财付通玩一桌四国军棋了。

2015-12-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