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纪2015|煤老板的玩笑到O2O宇宙中心——集体迁入望京的狂热及野心

卤粉 · 2015-12-14
关于望京,在煤老板盛行的年代还有个笑话,说是有个煤老板要来北京买楼,有人给他推荐望京,称其风水宝地。煤老板听后勃然大怒:望京望京,不就是在北京边上望着北京么?老子有的是钱,我要买北京的楼,不要望京的。 时间自有翻云覆雨手,如今煤老板已成历史词汇,倒是许多年前入不了土豪法眼的望京,一年一变样,从文青聚集的艺术区,到美食与购物皆便捷的韩国town,如今随着创业热的兴起,大批互联网企业扎堆儿望京,俨然一副要成为中国硅谷的架势。

编者按:2015 ,是冰火两重天的 2015。从投融资的轰轰烈烈,到热潮迅疾褪去,一切发生也不过转瞬。而越是这般在激变的年代里,所历之事便越值得记录,因为其中往往不乏激流与暗涌,光环与落败,于经历者而言是大彻大悟,于旁观者则是趣味盎然,因此要做成一本“互联网创业史记”的36氪媒体自然不会错过写下他们的机会,于是我们写成“氪纪 2015”系列,将这一年之事总结写成后端至诸位面前,供诸位品判。

以下是“氪纪 2015 ”的开篇之作,Enjoy it !

关于望京,在煤老板盛行的年代还有个笑话,说是有个煤老板要来北京买楼,有人给他推荐望京,称其风水宝地。煤老板听后勃然大怒:望京望京,不就是在北京边上望着北京么?老子有的是钱,我要买北京的楼,不要望京的。

氪纪2015|煤老板的玩笑到O2O宇宙中心——集体迁入望京的狂热及野心

时间自有翻云覆雨手,如今煤老板已成历史词汇,倒是许多年前入不了土豪法眼的望京,一年一变样,从文青聚集的艺术区,到美食与购物皆便捷的韩国town,2015年,随着创业热潮的持续,大批互联网企业扎堆儿望京,俨然一副要成为中国硅谷的架势。

“原来你也在这里”

韩冰觉得最近大半年楼下的阜通大街异常的热闹,这条弯曲的、绕着望京SOHO三座大楼的道路的一小截距离,在2015年因为“扫码一条街”而闻名于外,地推疯狂砸钱的火热还让望京有了个响亮的别名“O2O宇宙中心”。

“O2O宇宙中心”早间愈发拥挤的交通让许多上班族开始头疼,公交车、出租车、三轮摩托,接驳着附近地铁站涌来的大批人流,因为路的弯曲,停车时的杂乱往往加剧拥堵,一时喇叭声四起、更显聒噪。

售卖鸡蛋灌饼、烤冷面的早餐车间或其中,在初冬的寒意中散发着热气,招揽着奔忙在上班路上的年轻人。

韩冰是垂直招聘网站哪上班创始人,他来望京比较早,2013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韩冰选择创业,当时选择望京,“只是个很本能很自然的念头”。对当时的韩冰来说,望京有自成一体的生活,吃喝玩乐不出望京就能完成,来去机场方便、离城内核心区的距离也合理,不管进出都很自在。

那时候的望京全然没有如今“中国硅谷”的影子,韩冰的办公室在在融科望京中心的19层,与今天的望京SOHO仅隔一条马路。望京SOHO还在装修的时候,韩冰对眼前的巨型建筑也无感,完全料想不到今天的火爆。

到2015年年初,进驻SOHO的公司开始有了规模,到六七月份,站在19楼往下看,上下班的时间点儿,已经颇有些“动物大迁徙”的意思了。

韩冰有几个互联网创业CEO微信群,慢慢地群里人聊天,“你在哪?”“在望京”,“原来你也在这里”的桥段越来越多,朋友圈里时不时也常刷出一张日落时分望京SOHO身披霞光的照片。

2015年自然算得上是O2O元年,韩冰也算全程经历了元年的火爆气氛。O2O掀起的地推风缔造了名声大噪的“扫码一条街”,开始的时候在望京SOHOT2一侧的街道上,后来保安不干,就挤到了T2西面的一小截马路上。

越来越多的饭局被安排在了望京SOHO,有时候韩冰和朋友们下楼吃趟饭,一定得穿过扫码一条街的层层人流,一路走下来,纸巾、充电宝、娃娃、水果、酸奶、食用油,要什么有什么。

彼时媒体的关注也多起来,望京渐渐被预期为中关村之后的第二科技中心。

氪纪2015|煤老板的玩笑到O2O宇宙中心——集体迁入望京的狂热及野心

(10月份,同事体验扫码一条街后的“战利品”)

巨头盘踞国门口

望京的地产热并不是新话题,如果当初的煤老板在望京买几片楼,几年下来,挣得也许并不会比挖煤少。

在老望京人的印象里,往前推十几年,望京还是片村子。邻里们因为拆迁离别故土的伤感仿佛还没过去多久,眼前已遍布平地起来的高楼。

从区位上看,望京距首都国际机场11公里,距离CBD10公里、距离中关村15公里,是连接北京几大价值板块的中心节点。因为离首都机场近,不少人也常调侃望京守着国门口,是风水宝地。

作为北京地区发展最快的区域,2009年底北京市政府已经明确将大望京打造为“北京先进国际商务区典范”,远洋、绿地、保利等大型地产集团均有布局,意在打造北京第二CBD。

同时,望京也是北京市推进城乡一体化的示范基地,是朝阳区“十二五”时期重点建设的“十大发展基地”之一……

在此背景下,名企陆续迁入望京便水到渠成了,早在这次互联网企业扎堆儿潮之前,望京低于城中心地价、完备的规划与设计,就让奔驰、微软、惠普等世界知名企业先后落户望京。

2015年1月底,北京望京绿地中心3号楼封顶,Alibaba橙色的硕大logo被高高挂起,这栋斥资16.8亿、共31层、高150米、地上面积约5.5万平米的超高层建构,将作为阿里巴巴集团的北京总部大楼使用。

作为互联网领域的龙头企业,阿里的入驻,让望京地区互联网地标的标签愈发亮眼了起来。

“金主儿”都在望京

没有几家企业像阿里一样具备在望京豪置一栋楼的财力。大批公司入驻带动了望京地区写字楼的热租。而设计新锐时髦、初期租金便宜的望京SOHO,自然成了许多中小型企业乃至创业团队的最佳选择。

海誉动想CTO温健在2014年6月跟随领团队搬入了望京SOHO,当时的租金是每平米每天五块五,“图的是便宜”。

温健也一天天感觉着周围人的增多。刚搬来时,没地方吃饭,吃饭都要走到街对面,可以选择的很少。

渐渐,各种餐馆陆续进驻,高低价位应有尽有,且互联网化异常明显。温健记不起来上一次掏钱包是什么时候,因为SOHO内的每家馆子,哪怕只是吃碗面条,都能扫码付账。

人多也有烦恼,现在出来吃饭不得不排队。刚搬来时,地下停车场可以转着圈儿随便停也不要钱。现如今多开了一层,但是入口处还是天天排长队,也再没免费午餐吃了。温健的团队从十几二十人扩展到200多人,今年他随团队从T2搬到了T3,不过当时,租金已经涨到八块钱。

租金上涨了近一倍,温健和伙伴们没想过搬家。公司做手游分发,有时候需要谈生意,询问对方地址,就在隔壁楼里。

而关于地推为何能在望京打造出一条街的名片,让望京成了宇宙O2O中心,温健觉得跟自己谈生意是一个道理。

大批互联网公司驻扎带来了对网络接触最彻底的那拨年轻人。手机已经成为他们身体和思维的一部分,对O2O企业而言,这些人就是自己的目标客户,一抓一个准儿。

而如果换到其他地区,命中率必然不会那么高。

韩宇鑫一直做社区便利店生意,今年年初,他的“隔壁老王”项目选择在望京试点。常年的调研经验告诉他,望京地区业态丰富,区域分布和人口层次合理,像他做便利店,如果选在回龙观、天通苑,虽然有亚洲第一社区之称,但功用主要是居住,白天大部分时间没人,到了夜里又要赶紧睡觉,所以生意必然做不起来。

望京不一样,有大企业,也有大型医院、学校、商场、写字楼,白领多、对移动端依赖明显,而如今从事互联网工作的这些人,“几乎全是天然金主儿”。

望京SOHO的生意经

方永杰在今年6月随公司进驻望京SOHO,当时SOHO正在倾力打造“SOHO 3Q”项目,对经过评选的初创企业实行两个月免租的政策,方永杰的公司顺利经过评选,成为了首批免租租户。

方永杰觉得,除了规划、区位、以及价格等方面的优势,互联网公司聚集望京还有一个重要的推手,就是潘石屹本身。

氪纪2015|煤老板的玩笑到O2O宇宙中心——集体迁入望京的狂热及野心

“老潘带望京SOHO打的这场营销仗,简直教科书级别。”方永杰提及SOHO一年来的变化,不无崇拜。

方永杰玩笑说,潘石屹是用生命在帮SOHO做营销。他很聪明地抓住了大众创业的舆论热潮,也深谙互联网时代的传播之道,一直努力构筑着SOHO同互联网创业之间的关联。

见过潘石屹很多次的方永杰称其没有一点架子,人非常亲和,很容易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他本人对望京SOHO的宣传可谓不遗余力:他会例行拜访SOHO的租户,拉上自己的大佬朋友们定期举办“潘谈会”,俞敏洪、王功权、李开复、雷军等等都曾来为SOHO站台。

在望京SOHO,年轻人都开玩笑说,见到大佬的概率比见到同一保洁阿姨都高。

与此同时,潘石屹在自己拥有170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密集直播着同创业者互动的一切,他直播自己在租户的店里做美容,同年轻的店主比赛俯卧撑,体验各式各样的创业产品,每一次均赚足眼球。

潘石屹需要打造SOHO创业天堂的标签,创业者们也需要潘石屹的影响力来提高自身的知名度,在方永杰看来,这种双赢局面构成了SOHO初期的核心吸引力,吸引力大批创业者争相前往。

甚至有不少项目,没选择在SOHO办公,只租下SOHO一间四面是玻璃的迷你办公区展示商品,因为“注意力就是生产力”。

方永杰并不认为这背后有太多的人为预设,明星地产迎面赶上互联网创业热潮,一切发生的顺理成章。

潘石屹第六次例行寻访望京SOHO租户时,方永杰特地问了关于大批互联网公司进驻的问题,潘石屹坦承,自己也没有想到能有如此高比例的互联网公司入驻,彼时刚刚开始交付使用的望京SOHOT3的互联网公司比例甚至达到了90%,望京SOHO的互联网公司平均比例也达到了65.4%。

生死和野心

自然,热闹永远只算事物的一面。

最初的免费政策吸引来的大批创业者在免费期结束后选择离开,剩下的部分幸运者如温健,团队迅速扩张,争抢着SOHO内愈发稀缺的优质办公区域。

方永杰在SOHO呆了大半年,见证了不少创业者的生生死死。特别是O2O,虽然扫码一条街着实热闹了好一阵,但几乎隔一阵子就要换一拨儿企业,疯狂烧钱过后,不少项目连灰烬的余温都留不下。方永杰常常奇怪,刚跟某个哥们儿熟络起来,过一阵子,找不到人了。

生性活泼的方永杰建了好几个微信群,网罗在望京认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年轻人们定期举办各种party联络感情,但是不少小伙伴换工作、换项目的速度还是快的惊人。

中科云创CEO周北川是这个微信群中的红人,70后的他被伙伴亲切地称呼“川叔”。中科云创做的是工业互联网方向,是偏冷门的领域。但是周北川并不羡慕资本热潮中拿钱像捡钱一样容易的那些项目。

在他看来,创业充满不确定性,生死只是瞬间事,而大片O2O企业的死去是一种必然,最近资本寒冬中的萧瑟景象也印证他之前的不少猜测。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川叔”也在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不断试错的勇气,对自己而言,选择创业要考量的很多,家庭、收入、前景,但是这些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没有这些烦恼,对于未知皆愿意尝试,错了再试,不怕重来。

韩冰也亲眼看着很多公司的倒下,“别再热炒创业了,真正能活下来的,肯定是极少数。”韩冰笑言,成功人士都是躺在失败者尸体堆上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是幸免的那个。

氪纪2015|煤老板的玩笑到O2O宇宙中心——集体迁入望京的狂热及野心

SOHO的保安员小许对身边发生的一切并没有那么深的感触,天气冷了,没有那么多公司出来扫码搞活动,给他和伙伴们减轻了不少负担。

小许对于创业毫无概念,夏天的时候SOHO举行了不少路演,负责维持秩序的小许也听来不少改变世界的豪言壮语,但他觉得“说大话容易,但真正挣到钱的还不是那些大企业。”

我问小许,在望京有没有见过自己印象特别深刻的人。

小许想了想答,有次有家游戏公司在广场搞活动,有个美女特别好看。

还有一次他上晚班,那天他在广场边溜达,从楼里走出来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儿,背着书包,抱着不知道什么东西,他好像哭了,高声唱着歌离开了灯火璀璨的SOHO,他唱的歌是: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与其说是命运,倒不如说是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创业潮,把他从台湾带到了北京。

2015-12-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