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杨眉 · 2015-12-22
谈起农民似乎只有《新闻联播》里在青田间冉冉开进着机器的、欢喜感激的农民,或者社会调查新闻里承受着家庭流散、时代变迁的悲苦的农民。但很少有创业者所想知道的农民。

我要在以下的照片里介绍一个匆匆里见过的农民。写得针头线脑,连「抛砖引玉」都谈不上,只能说撒了一把沙。明知道是沙子,还要拿出来撒,只是因为我在网上连这样的沙子都没怎么找到。谈起农民似乎只有《新闻联播》里在青田间冉冉开进着机器的、欢喜感激的农民,或者社会调查新闻里承受着家庭流散、时代变迁的悲苦的农民。但很少有创业者所想知道的农民。


因为我在「看农业」的关系,就发现许多人原来也关心。到 36 氪的 NLCapital 问问同事,他们可以准确告诉你某省某地宜种土豆,且盘下一亩地的费用在多少,能成规模耕种,商机可观。句号。


这边有钱,那边有地,创业咖啡从街头喝到巷尾,没人去把这两头桥接起来。在服务业领域,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连搁在小区物业的包裹,都有人愿意 O2O 送到你家门上来,城市的创业者不算「四体不勤」了,「五谷不分」倒是真的。一个没有计算机学科背景的创业者要做科技公司,首当其冲地想到要找一个技术合伙人。农业领域的创业,同样需要一个农务上的合伙人或者代理人——这其实比找一个技术合伙人难。这人可能不会在 LinkedIn 上挂履历,不具备可标准化参考的素质——比如清华毕业,曾于 BAT 工作,掌握 Java 语言;甚至最根本的,连这是个什么样的人都说不清楚——


是个农业系出身的大学生吗?《火星救援》那样的植物学家?还是背朝黄土面朝天的老农?握有菜市、餐厅渠道的二道贩子?或者是善于组织群众的农村大队长?他们多大年纪?用功能手机还是智能手机?


有天当我计划去一个山村做采访的时候,忧虑的问题还是下了当地车站会不会遇到拐子,而朋友替我忧虑的是,手机有没有信号——你可以很容易在网上查到北京某条小胡同里的咖啡馆、书店有没有 wi-fi,你却没法知道那么大一片乡区的通讯成不成问题,除非你行前就认识一个当地人。一个领域连最初浅的信息都是不流通的,当然领域外的创业者也就明确地、或在潜意识里排除了参与的念头。然而我们也都知道,信息欠流通的地方,不仅有盈利的机会,也更有作出改变、打开局面的意义。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十月份,我去采访农业O2O平台美菜的一位供应商。他叫刘超,山东菏泽人,上下三代都种油菜。在北京大兴一带的村子里,他承包了两千亩的土地种油菜。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去的路上司机告诉我,那地方本来全是安徽人种芥蓝的,地价变了,就换了山东人来种油菜了。一方人种一种菜,芥蓝只有安徽人种得好,油菜谁也种不过山东人。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下车来一看,四围没有遮碍,一片平土,也没有风,淡蓝的天里横横走着一把一把的高压线,好像只比种菜的大棚顶上高出一点点。大棚前后有人在张新的塑料膜,说是暖性更好,因为不久天要凉了。张罗的人里走出来一个,有点带路介绍的意思,也有点四下巡查帮忙的意思,这就是蔬菜基地的承包人刘超了。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他刚过五十的年纪,剃着寸头,细小眼睛,鼻头底下横着一条粗而平的胡子。好像再也没有比他长得更像中国人的中国人了,除去吃饭,手上总戴着一副工用的白手套,连抽烟也戴着,而那时候天气也并很冷,好像只是习惯了,随手就能伸进棚里摘秧。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同来的人说家里老人在种包菜,怎么弄的,菜心子就是不发白。刘超说菜长开了,要捆上才行,捡了地上一根塑料条,蹲进菜地里,捆了一个给我们看。有只黑莹莹的蜜蜂飞到同来的人衣服上——他大概是想不到女生怕蜜蜂的吧——看着那件嫩黄颜色的衣服,太阳底下晒得有点发呆,说蜜蜂最喜欢这个颜色了。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他也有老练的地方,知道记者来,得安排人早点采摘、搬运,好节省我拍摄的时间,这是和《经济半小时》打过交道下来的经验。他不知道 36 氪和新媒体是什么,带我去村子里看——那里齐整地排开两溜集装箱房,大部分住着外地来的人——他逢人仍介绍我为中央电视台来的记者。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在这不大的地方上,他仿佛是个 21 世纪的乡绅了。讲得入时一点,他可以算得上油菜这一行的意见领袖。不光他自己的租地够大,远近还有他大大小小亲戚的租地,要么是他出的钱,要么是他入过股。菜卖给谁,全听他的。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他的两个女儿都取得了大学学历,加上两个女婿,全都跟着照管油菜。跟 O2O 平台合作以后,他买了几部智能手机,他自己也有一部,但是放在家里,腰上别的还是功能机。早上出门前,女儿在手机上看过订单信息,告诉他今天要收多少菜,他再把数目告诉给地头上的佃农。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到下午收菜的时候,搬来的菜筐在秤上磅过,他在纸上一一记上重量,名字,菜再搬上车。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对美菜这家合作了只有几个月的互联网公司,他看起来信任极了。在路口的蔬菜大棚上,他贴了一张A4纸打印的「美菜蔬菜基地」,指点我给这张纸拍照,以显得我确实到了这地方。他还说准备要注册自己的公司了,打算就叫「北京大兴美菜有限公司」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他告诉我,美菜的 CEO 刘传军问过他,还有什么愿望。他说,希望能给大孙子在北京买套房——刘传军在他的口气里听来,简直像个父母官。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我采访刘传军的时候,他倒是把企业文化描述得很典型:要让大家有「狼性」,军事化管理,员工业余时间参加公司的「大学」培训。所谓军事化管理,也包括把不同层级的员工用军职称呼。在刘超这头,常来常往的业务员,他会略去姓,喊他们的名字。但邀请他去开会、反馈情况的对象,他在口头上从不呼名道姓,只叫他们「大政委」、「参谋长」。他对这些人姓名对应的军职甚至比业务员记得还清楚。

加入创业公司的农民

他认为社会满是机遇和上升空间。他相信美菜的业务规模还会继续高速扩张,他也相信自己家族的阶层地位正在上迁。谈起和他是菏泽同乡的国母,他笑着跟我说,你将来肯定有机会见着她的。口吻之率直无疑,让我惊奇。

过了十多天,我倒真是在一次采访任务里——出于被采访方临时的安排——见着了美国的国母。想来刘超在北京城买房的愿望,并不比这样的事实现的概率更小。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