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泉灵、戴军、王啸、刘成城:外行人怎样混VC 圈?

杨眉 · 2015-09-21
不是36氪的软文呀。

Image title

在本月中旬举办的 APEC 青年创业家峰会上,36氪主持了其中一项论坛:VC,你得不一样。参加这次论坛的有:36 氪创始人刘成城,紫牛基金合伙人、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明星天使投资人戴军、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以及论坛主持人、36 氪资深作者王镜宇。

外行越来越多的VC界

就在阅兵前夕,关于张泉灵从央视出走的消息还传得纷纷扬扬。这次在论坛上的亮相,张泉灵给出了明确的应答:“我现在的身份是紫牛基金的合伙人,我在台上是岁数最大的创投界的新兵。”

43岁的档口大跨度的转型,张泉灵曾自己说过,就像一个银行开了三个窗口排队,突然开了第四个窗口,先转移的都是原来排在前三队队尾的人。她曾以在传统行业“见过世面”的精英自居,但她也意识到精英总是不愿意先改变的,“创新总是从边缘开始,那些精英人士在舒适的漫步之间将会经历’看不起 - 看不懂 - 追不上’的过程。”主动从央视的精英殿堂出走,张泉灵在创业圈里的姿态摆得很低:“变成投资人之后,最明显的改变是我的手机上突然出了好多好多款应用。比如我从来没有用过QQ,我不想让不认识的人能够找到我,但现在我不仅有QQ,还得有手Q,各种各样的群你去加入看一看。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在微信上,但我们儿子辈的人都会在QQ上——为了躲开我们。做一个投资人,应该看看他们在谈什么,因为他们代表着未来。”

张泉灵不避讳自己为“老人”,还指着同台二十多岁的刘成城和王镜宇说,年长的投资人和年轻的创业者搭配,“非常可喜”,老人应该把资源交给年轻人,让他们继续为老人创造价值。这时候坐在另一边、同样从主持出道的戴军笑说:“我也是42岁那一年转行加入VC,到现在做了三年。比你年龄还大呢。”

明星做投资人的优势在哪里?

张泉灵曾把媒体人该不该创业,比作考虑该不该结婚一样,尽管不是个容易的决定,但她也在论坛上分享道:“跨界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遥远。”她认为记者的工作本质上就是做好两件事,一是看人,二是挖掘幕后的故事,和投资人要做的事非常相似。

戴军在演艺圈比张泉灵的发展更多线,主持、唱歌、演戏、写书,这两年又加上了投资。他在微博上也调侃自己:“哎?好像是忘了什么事?我的本职工作是什么?”提起自己入行VC的契机,戴军说首先是亲见了主持搭档李静创业过程中的压力,他希望有一天投身商界的时候,可以不用承担那么大经营的负担。于是在李静的介绍下,他和资深的天使人、外号“连长”的王江合作。戴军玩笑说,在演艺圈不止会看脸,也会看人。“团队不OK可以找一个新的项目OK。如果项目OK、人不OK这个就坚决不能谈。”和王江合作的结果他非常满意,他自己也尽量为团队输送人脉:“你可以帮到这个团队事半功倍,把很多关系打通,比如来自于政府、来自于银行来自于更多企业方面的,比如谁家的孩子很喜欢我,我就可以从他口袋里拿到钱。如果他妈妈喜欢我我从他口袋里拿的钱更多。”

戴军身旁的王啸虽然是互联网圈子里有名的“百度七剑客”之一,但自称是“纯技术出身的”投资人,不算大众眼里的明星。他认为投资决策不应该止步于张泉灵和戴军所说的“看人”,还要看准业务方向。“看上去不好的方向让一个好的团队去努力也没有发展,你的用户规律你的需求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哪一年出现什么业务模型基本上是确定的。”王啸举例说,O2O的热潮在消退,而大数据、人工智能、2B(对公司)业务会是下一波的潮流。王啸认为好的投资人仍然需要有科技圈的多年积累,但他同时也肯定了明星的社会资源和粉丝效应。“(明星)在偏品牌、偏社交、偏传播类的项目非常有优势,比如说公众号之上的业务模式的搭建,品牌智能硬件,社交类的软件。好多项目我都希望拉(明星)一起来投,因为我的经验可以帮助到他们,明星效应也同样能帮助到他们。”

王啸在发言中还提及,在美国,明星加盟VC的模式非常纯熟。在创投界的新闻里近期能出现的就有饶舌歌手 Snoop Dogg、小鲜肉 Justin Bieber 和在前年刚刚主演了《乔布斯传》的 Ashton Kutcher 等等。“我们国内有前瞻性、有观察力的这些明星一定也会在这个领域当中脱颖而出。”

互联网化的 VC,让跨接变得更容易

按王啸的讲法,明星在做投资人的专业性上似乎先天不足,就连戴军本人也直言,演艺圈是“钱多人傻”。在近几年 VC 互联网化的趋势里,有没有什么工具性上的改进,来帮助外行人更容易地进入VC行业?

刘成城和他的创业团队36氪看准了网上股权众筹这条业务线。“现在用户在我们的APP里,就像买淘宝商品一样购买公司股权。用户相当于是基金LP出资人。”刘成城说,两年前他和团队研讨这项业务的时候,似乎还像是天方夜谭。“但这两年里,不管是明星,还是其他各种圈子都加入到天使投资的大圈,行业本身也发生很多洗牌。我的观点就是可能未来投资就是资源的撮合。”仍然以明星投资人为例,刘成城详述,互联网经济就是注意力经济,明星在金钱资源之外还掌握着注意力资源。过去,专业的投资机构把资金给到企业,让企业去买这样的资源,比如雇佣市场人员,购买广告服务。现在,这样的资源通过明星可以更快地输送到创业公司,公司用资源创造价值的速度也在加快。“过去的创业公司需要 6-7 年上市,现在陌陌只花了三年半,未来还会更快。”刘成城认为,36氪的股权众筹业务,同样是以提高资源配对效率为核心,来为投资者和创业公司加快价值创造的进程。

另一个VC业务的创新是氪指数。这是36氪针对互联网行业开发的调查工具。通过36氪自身在互联网的数据积累和多方数据源的整合,帮助用户监控垂直细分领域的趋势, 并发现新兴个体公司。刘成城说,现在的创业项目汗牛充栋,而他们选择先从互联网项目入手,便于他们尽可能标准化的描述项目的增长。“我们做了一套增长来监测它的算法和AC量,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它帮助我们在很多VC之前抢先发现了一些项目。”

了解氪指数的张泉灵也讲述了自己的观感:“氪指数对于VC有很多帮助。我看到很多项目造假,前不久看到公众号,有人发给了我第一篇就看到6万多,之后我确认他是从淘宝上买的阅读量。氪指数未来也需要不断的修正和完善,就像经济学模型一样。通过百年的预测,然后确认。”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知不知道他们的公司叫“火钳刘明”

2015-09-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