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说】在YC培训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36氪的朋友们 · 2015-07-24
YC被称为“孵化器/加速器”,但我觉得它更像是一所创业大学。

作者的团队从误打误撞申请YC,到面试的奋力一搏,最后成功进入YC,这是一段路途的终点,也是另一段新征程的开始。(见此前文章《YC面试:10万赌10分钟,你试吗?》)本文作者Roy Law,是香港移动应用服务商Apptask和YC孵化的企业沟通应用“团信”的创始人及CEO。

成功入围YC 2015年冬季训练营后,我们除了得到YC 12万美元的融资之外,还有团队一行六人三个月在湾区受训的机会,这也是大部分初创公司冲着YC去的理由。这三个月准确来说是YC孵化一间初创公司的全过程,虽然YC被称为“孵化器/加速器”,但我觉得它更像是一所创业大学。

不提供办公室的孵化器

与大部分孵化器不同,YC在其官网上明确指出:不会为初创公司提供办公空间。这让我们六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一时间转变不过来—香港的地租是出了名的贵,这也是令不少年轻人在创业面前却步的最主要原因。在香港数码港的孵化计划里,“免租办公室”一直是最能吸引初创公司申请的福利。

在硅谷,情况完全不同,初创公司不需要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工作空间,他们并不太在意在哪里写代码。不少成功的科技公司,例如微软、谷歌和苹果都是从车库里诞生的。来到硅谷之后,我发现不少创业者利用房车作为“移动办公室”,更有甚者,三两个创始人聚在咖啡馆或餐馆写代码、讨论发展大计。入乡随俗,我们在Airbnb上租了一间在湾区外围,价格比较合理的house作为生活和工作两用扎据点。我们的邻居都是当地的创业者和YC的同学们。

【创业说】在YC培训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创业大学没有孵化公式

在为时三个月的孵化过程中,YC会请其partner、校友和当地有经验的企业家担任新生的顾问和导师,这也是我说YC像是一所创业大学的理由。不过,别误会,在office hours里,YC的partner和校友并不会像老大哥、老大姐似的把他们的成功经验一条条罗列出来,让我们跟着他们的老路子走,因为他们不相信会有初创公司通过照搬Dropbox和Airbnb的经验而成功。YC的孵化,严格来说,应该是通过智慧共享、共用,让新生从交流中得到启发,少走冤枉路,找到适合的发展路径。另外,每当我们遇到问题时,导师不会帮我们做决定,而是只提供建议。他们认为没有人比创始人更了解自己的产品,他们更希望学员从经验分享中激发思考,形成自己的一套想法。

每周二的晚餐

这种硅谷特色的“智慧共享”重头戏是在每周二的晚餐。“师娘”Jessica在她的博客里写过:“从 2005 年的夏天 YC 的第一次晚餐开始,这样的氛围就已经形成了。”每周二的晚餐,YC都会请成功的校友和投资人等来做分享。这对创始人来讲,还是一个绝佳的练习pitch的机会。我很珍惜每次和投资人交流,并不是因为这种交流能挖掘潜在的融资机会,而是我能从投资人身上了解到很多第一手行业数据。记得有一次在向投资人pitch我们的产品时,他们很直接地告诉我,我们的产品定价太低。他们举了一些数据,跟我们分析在美国最成功的产品的售价是多少,然后提醒我们:“兰博基尼的跑车是不会以思域的价格出售。在美国和团信规模差不多的产品,定价一定不会低。”虽然他们没有直接告诉我具体应该把价格调整为多少,但这番交流让我对产品的定价有了新的看法。

当然,在三个月不断和投资人的交流中,我也总结了一些他们经常问的问题:

  • 你的产品与XYZ产品(相似产品)有什么不同?
  • 你和其他创始人认识多久了?
  • 为什么我要选择你?
  • 你的产品的发展战略是什么?
三个月后,除了每周二的晚餐,一切还在继续……

YC在官网上写道:“三个月的孵化期后,只要创始人有需要,我们随时乐意提供咨询。”此话不假,今年五月,YC的主席Sam Altman来到香港和YC的校友们聚会,继续为我们的商业模式和发展策略提供建议。而我也一直和YC的其他partner、校友保持联络。这真的让我有种回到大学校园的感觉,不同的是,YC这所创业大学给我们的不是单向式的填鸭教育,而是研讨会式的头脑风暴,学员必须学会主动。其实创业就是这样,与其依赖别人来做指路明灯,倒不如自己在摸爬滚打中摸索出属于自己的路。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