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 Andreessen:泡沫?泡个毛沫

马超 · 2011-07-10
Marc Andreessen——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之父,现在是硅谷最富盛名的风险投资者之一,以下是他就泡沫问题接受《纽约时报》 专访的内容概要: 与最近泡沫被炒得很热不同,您却说这些科技公司的价值被明显低估了,那么在您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将自己的投资从共同基金中抽出来转而投资科技股呢?

Marc Andreessen:泡沫?泡个毛沫

Marc Andreessen——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之父,现在是硅谷最富盛名的风险投资者之一,以下是他就泡沫问题接受《纽约时报》
专访的内容概要:

与最近泡沫被炒得很热不同,您却说这些科技公司的价值被明显低估了,那么在您看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将自己的投资从共同基金中抽出来转而投资科技股呢?

我不是投资顾问,但是依据30年的数据来看,科技公司显然是被低估了。你如果将一些其他行业巨头如通用电器的估值同微软,思科,Google和苹果相比,你就会发现科技股的相对估值从未达到如此之低。所以说现在不仅没有泡沫,反而这些事实还证明了市场仍然在打压科技公司,泡沫说也只是说明人们对10年前发生的事情还存有巨大的心理恐惧。

您的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对Twitter,Facebook和Foursquare等都有过巨大的投资,所以您的看法会不会很难不带有偏见?

是的,我们是投资了。但是投资的原因是由于我们真实的看好它们。

网景公司当年完成了30亿美元的IPO,而这也后来被称为90年代泡沫的开始。您当年是否预测到泡沫将会如罗马帝国倒塌一样轰然破灭?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几乎所有的MBA毕业生都想在硅谷创办科技公司,而大部分都是不具备条件的。是他们带来了这样的科技狂热和不靠谱的创业行为。所以说MBA毕业生的动向很能反应问题:如果他们都想涌入投行,那么金融危机正在形成;如果他们都想进行科技创业,那么科技泡沫正在产生。

那么现在的MBA毕业生大迁徙如何呢?

又热起来了,但是还远不能与99年相比。即便人们都喜欢对99年和2000年口诛笔伐,但是你还应当记得Google也是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在听到这样一个故事说Foursquare的联合创始人Dennis Crowley曾穿着运动服吃着香蕉召开媒体发布会后,我形成了一个时尚泡沫预测论:那就是当技术创业者们可以不顾自己的商务形象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时候,证明权势的天平已经过于偏向他们了。

可是不管你相不相信,穿着打扮更多的只是反映了工程师的真实心理内在。当你与机器打交道的时候,无论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推销员,你都不可能影响其结果。所以工程师不仅不会在意自己的外表,而且还会非常鄙视那些意图进行外表伪装的人。

这使我想起了扎克伯格对电影《社交网络》的批判。他说:“电影人似乎不能理解创业者创建一样东西纯粹的是因为他们喜欢创建东西”。

该改编书籍的作者Aaron Sorkin完全没有理解扎克伯格或者Facebook的真正心理状况。他根本想象不出还有一个社会地位和吸毒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的社会。

人们称你为硅谷的先知,你能预测一下将要发生的事情吗?

微软的Gorden Bell正在开发一款可穿着式电脑,该电脑能够实时记录你周围发生的一切包括视频,谈话等。他想将其做成一个类似项链的东西。此外还有一家名为Jawbone的创业公司正在开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外部辅助设备。今天他们还只是在卖蓝牙耳机,扬声器类的东西,但是不久他们将会出售各类可穿着式电脑设备了。

那么我们是不是很快会需要一部法律来禁止司机在高速公路上驾车的时候玩可穿着式视频游戏机呢?

是的,但是前提是他们正在开车。Google现在正在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视频),而且似乎还取得了一些成功。人类自身的驾车技术是非常烂的,以至于电脑只要能稍稍改进就能做得比人类好很多。我想10年到20年以后,自己驾车将和在公共场所吸烟一样被视为不道德的行为。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Google+自 发布以来收到了大量有才粉丝的问候。 点击这里 关注36氪Google+账户,点击这里获得Google+邀请码。 以下就是一些集锦。

2011-07-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