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 Media Lab现任掌门伊藤穰一:向因特网学习指导比特币发展的思想

骁骑 · 2015-01-22
从各个参与者的激励机制去思考问题

编者按:原文作者为伊藤穰一,是MIT Media Lab的现任掌门人。本文根据读者阅读习惯略有删改。

MIT Media Lab现任掌门伊藤穰一:向因特网学习指导比特币发展的思想
我想,我们可以从因特网的发展历程来学习,对比特币的未来有更多的认识。这是我第一次写比特币的文章,我想看到更多的反馈和新思想,而非去证明某个观点。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因特网人--我真正的商业生涯起源于因特网兴起之时,而在大部分生活中,我一直致力于为因特网添砖加瓦,从帮助建立日本最早的商用因特网服务商,到投资并从日本引进Twitter都是如此。我是开放源代码促进会(Open Source Initiative)、ICANN等多个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也是知识共享计划Creative Commons的CEO。看到上面这些经历,你不难猜到我对于和因特网相关和所有类似的事物都有偏好。

这么说的话,我相信在因特网与比特币之间存在很多相似之处,而且我认为我们可以从因特网那里学到很多用来指导比特币发展的思想,不过二者间还是有些很重要的差异的。

先说相似的地方: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易的基础构架,它是去中心化的、有效率的,并且是基于开放协议的。与把大量数据转移到因特网里的某些回路不同,比特币是把数据放在整个动态网络里,比特币协议和区块链使得相互不信任的个体之间建立起信任。虽然比特币系统里的分类账簿是“中心化的”,但是它是由整个机制的去中心化一致性(mechanical decentralized consensus)创建的。

因特网有自己的基础,就是说你使用因特网的协议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必然是因特网的一部分。要成为因特网的一部分,你不得不同意由ICANN和它的一致性程序所管理的域名等协议和根服务器。你也可以使用因特网协议并创建自己的网络,利用自己的命名和数量规则,但这样的话,你就只是一个网络,并非因特网。

类似地,你可以使用区块链协议来创建替代性的比特币或者alt.coins。它允许你创造并使用比特币的技术优势,但是你不再与比特币在技术上互通,并且不能利用到比特币拥有的网络效应

这也和因特网的早期历程相似,当时每一个层面都有与因特网竞争的创意。AOL就创建过一个拨号网络,并且它确实让email流行起来。但最终它放弃了自己的拨号网络和核心业务,它是作为一个因特网服务商而存活下来的。很多人至今仍有AOL的邮箱账号。

有许多加密货币(如alt.coins)也并未连接比特币的“创始区块”,但是它们使用的是同样的基础技术。很多种alt.coins都是使用略微有些不同的协议,只有少数alt.coins有本质区别。

在货币层的顶端,有各种各样诸如钱包、交易等服务,也有各种各样整合不同层级的服务提供商。有很多技术和服务在基础构架上创建各种不同的事物,就像IP电话就是用同样的网络构架做不一样的事。

我相信,因特网的第一个杀手级应用就是email。在早期的在线服务中,你只能给使用同一个服务商的人发邮件,但是当因特网出来后,你可以给任何人发邮件。至今,邮件依然是因特网最重要的应用之一。

类似地,我相信比特币的第一个“杀手级应用”是区块链。我的直觉是,就像因特网之于媒体、商业和广告业那样具有颠覆性,区块链对于银行业、法律和会计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区块链会降低成本,取消很多中间商,还可以减少商业摩擦。

当我还在ICANN董事会时,有很多组织并不认同ICANN的制度,或者不喜欢美国对因特网施加了过多影响。我们当时的工作就是去倾听每一个人的声音,并且创造出一个包容性的共识进程,这样就能让大家感受到整个网络效应的优势。大体而言,我们成功了。几乎所有创始人、关键的技术家和制定技术标准的组织都使用ICANN来运行因特网。这个制度制定者和技术工程师之间的界面并不让人觉得伟大,但是比起其他替代选项要好得多。

问题是,比特币是否需要一个ICANN?比特币是否就是email,而区块链是否就是TCP/IP?

二者可能还是不一样,一个论据就是ICANN本质上处理的还是中心化,因为由域名创建的命名空间问题。域名对我们思考因特网的运作是至关重要的,你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体系来处理各种争端。而比特币处理中心化的方式与域名系统不同,因为尽管目前矿池的形式和核心发展还是中心化的,但整个协议本质上就是为了去中心化运作而设计的。你可以说因特网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去中心化,但至今为止,因特网的运行还是依赖ICANN。

ICANN另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它提供了一种讨论核心技术变迁的方式。它也协调了各种利益相关体之间的制度对话。注册和登记商是最主要的利益相关体,因为是它们运营者与ICANN相关的业务。

对于比特币,利益相关体就是矿工。任何开发者想对比特币进行任何技术改革都需要矿工们接受,但是矿工和开发者二者受到的激励是不同的。注册和登记商与矿工本质上的不同就是,矿工们并不要面对消费者,他们不care消费者想什么。

和ICANN一样,用户很重要,而且是比特币发挥网络效应的关键,但是没有矿工,整个系统就无法运转。随着比特币价值的跌涨起伏、挖矿难度的增加等问题,很难确定矿工们受到的激励会怎样转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会形成一个有用户交互界面的社区,这个社区有管理功能,但目前,矿工们大多是隐身独立的。

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都是解密高手,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他们不信任政府或全球银行系统,他们想要建立一个分布式的匿名系统,这个系统不需要管制,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参与。在某些层级上,比特币并不是为了考虑管制者的想法而设计的。而矿工们只对比特币的经济利益感兴趣,他们不在乎这是比特币还是alt.coin,能赚钱就行。管制者自然有激励去影响整个网络的规则,但问题是开发者是否需要关心管制者地想法。

我想国会议员Steve Stockman提出的如5年内不管制比特币等议案是明智的。我们确实还不知道整个事情会朝哪方面发展,所以保持对“对话与管制”的关注是关键。

我也相信,比特币各个层级上的一些局部创新是一个很棒的想法,换句话说,像交易、钱包,还有其他各种试验,如染色币、侧链等创新,这些对于整个系统的存活是很重要的,不管这整个构架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eBay核心业务marketplace营收小幅增长1%,与之形成反差的是,PayPal的销量营收增长18%至21.6亿美元

2015-01-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