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喜欢你的专业,那我们来聊一聊《星际穿越》

Zuo · 2015-02-10
不喜欢自己的专业,理想主义的原因通常是这个专业不再激动人心,现实主义的原因通常是不受社会重视。

就在我进入电影院的一个小时前,氪空间的一个同事找到我,说接到了一家利用地磁场做室内定位的创业公司的入驻申请,“听说你是学地球物理的?这个可行吗?”

“可行啊,不过室内很多东西都可以干扰磁场,要有高精度的室内地图和现场磁测”,我想起了百度9月份收购的IndoorAtlas,“算法,传感器的调校都是问题,让他们来现场演示一下吧”。

说这话的时候,距离我上次使用质子旋进磁力仪已经过去快五年了。曾经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用上这些知识。那本《地磁学》的讲义,毕业时候就在跳蚤市场处理给学妹了。至于价格是两块还是三块,这个取决于学妹的脸。

所以,当安妮·海瑟薇的脸出现在大屏幕的时候,我还在回忆学妹的脸。

这个问题比诺兰翻新的科学外套更烧脑子。“负责星际探测的首席科学家居然不是学地球化学的,难怪非要登陆才知道这颗星球是否宜居,安妮·海瑟薇是你亲生的吗?”,当我走出影院的时候,感觉自己多年所学终于派上了用场。

你为什么不喜欢自己的专业

放弃学了七年的地球物理来到36氪写文章,因为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不喜欢自己的专业最常见有两个原因,理想主义的原因通常是自己专业的前沿不那么激动人心,现实主义的原因通常是自己的专业在社会上不受重视。

生物、环境、化学专业的学生在过去几年并不好找工作,有时候看这个世界,也许会觉得自己像《星际穿越》里的库珀一样,本来是一名飞行员,但是世界现在需要的却是农民。

1860年代生物学与地质学专业的学生,一定对赫胥黎驳斥威尔伯福斯主教的慷慨陈词心驰神往。1930年代的物理系学生,绝不可能对玻尔和爱因斯坦的大辩论无动于衷?库珀的岳父靠在墙上对他说怀念四十年前,每天都像是圣诞节,新的发现和玩意儿层出不穷。一个农民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身在阿波罗登月计划中的NASA工程师。

如果你不喜欢你的专业,那我们来聊一聊《星际穿越》

Peter Thiel在他的新书《Zero To One》里面举了一个例子,哈佛大学的数学博士卡辛斯基,17年中针对大量科技界人士发动炸弹攻击。他觉得当代科学太过无趣,因此要摧毁现有的技术,让人类重新解决那些科技进程中的难题。

卡辛斯基的想法肯定是错误的,这位智商170的数学教授忙着戏耍FBI的时候,庞加莱猜想和费马大定理的证明都没有得到解决。最细枝末节的技术革新也会成为改善人类生活的强劲动力。对Good Old Days的怀念,理论基础主要是对细节的纠缠。即使被冠以“文艺复兴”或者“人权运动”的各种社会思潮,背后也往往是某些技术的运用。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数十年如一日不变的科研教育体系似乎确实出了很大的问题,否则不足以解释不喜欢自己专业的学生为什么这么多。

Peter Thiel批评整个学术界都在追求出版大量琐碎的资料而不是解决新的问题。他提到了在面试中被自己拒绝最快的是一位物理学博士,因为这个人“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当然Thiel绝不是什么反智主义者。他把话锋一转,提到了整个人工智能和清洁能源领域的伟大前景。

STEM比任何时候都重要

《星际穿越》很显然是一部向《2001 太空漫游》致敬的作品。在库布里克的故事中,人工智能HAL9000是最大的反派。但是诺兰的故事里,机器人Tars却成为了英雄,会为人类作出牺牲,也可以被人类随意设定诚实和幽默的指数。可以看出来,人类越接近人工智能,越能够消除对于人工智能的恐惧。因为Siri和Google Now已经在改变人类的生活,用户可以体会到其中的方便,而不是自己的工作要被取代的恐惧。

当然这距离人与人工智能和谐相处的远景还有一段距离,所以Googl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抛弃了所有Google业已成熟的业务,声带损坏的Larry Page去探索生命的奥秘,出生前苏联的Brin要开发新的老大哥——Google Brain。

无论是Page、Musk还是Thiel都表达了对原子世界落后于比特世界的不满,他们都开始在互联网之外开疆辟土。那些还在抱怨毕业即失业的生物专业学生,你们感受一下Google Venture今年在生命健康领域的投资:基因抗衰老的项目Calico;个性化DNA 测试服务的23andme;酵母抗体筛选平台ADImab;云端 DNA 数据库DNAnexus;癌症全基因组测序分析的Foundation medicine;开发虚拟化生物实验室的Transcriptic……

这一潮流已经开始传回国内,我相信未来“技术更密集”、“定位更垂直”的创业公司会越来越受到青睐。这样的公司过去半年里我自己报道过的就有化工领域的Molbase,机器人领域的MakeBlock等,当然还有已经被誉为”深圳小苹果“的DJI。

任何一个有志于改变原子世界的创业公司,都需要某些专业的新鲜血液。这是STEM领域(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最好的时代。专业知识,加上编程能力,还有对互联网产品的认识,你就是这些创业公司最需要的人。

奥巴马今年参加了code.org发起的“编程一小时”活动,他在视频中呼吁美国全民写代码,“编程关乎美国的未来…我们需要孩子们熟练地掌握这些技术”。“你需要付出一些努力,加上一些数学与科学常识,那么就可以开始编程”。

奥巴马去年年初提交的移民改革草案要求允许那些持有STEM学历的毕业生留在美国;允许那些从美国投资者那里获得资金,或者从美国顾客那里获得收入的外国企业家留在美国。甚至在中美两国为“工业间谍”互相指责的时候,这份草案还要求允许拥有高技能或特殊专长的移民在重要国安联邦科技实验室工作。这份草案被《经济学人》杂志认为是奥巴马可能留下的为数不多的政治遗产之一。

36氪想和你谈谈

36氪创始人刘成城是北邮通信毕业的,三年前他创立这家科技博客的时候正值“千团大战”,他和同学一起写了一个爬虫抓取了15个团购网站的数据,最后发现“平均每客单价仅30元,参与抽奖用户占参与团购总用户数的71%”。三年过去了,这种对待科技产品的专业主义已经深植于我们的DNA。36氪的作者中主要是STEM专业出身,专业涵盖计算机、生科、通信、地球物理和病虫害防治。

这已经让我们的报道脱颖而出,但是还远远不够。我们希望有计算机背景的作者报道机器学习、云计算和SaaS,希望有生物医学背景的作者报道医疗健康,希望有机械或者电子专业的作者报道智能硬件,希望有光电信息背景的作者报道计算机视觉。

你是否写过科技博客并不重要,相比于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这是相对容易培养的。一开始,你可以像写一篇文献综述或者专利申请一样介绍一个产品或者项目。无需style,只要detail。

36氪的希望不止于此,不只是通过你的专业知识让读者看到更全面更真实的互联网创业,也可以让你自己在创投行业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样,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专业知识不仅可以发现世界,而且可以改变世界的时候,你做的一切决定都可以只服从于你的内心。

在我看来,《星际穿越》最打动人心不是逃离海啸和穿越虫洞的场面,也不是库珀和墨菲穿越时空的父女情,而是布兰德教授在电影中两次引用的诗句,出自Dylan Thomas之手: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欢迎对云计算、生物医疗、数据挖掘、机器学习感兴趣的STEM应届生(或近年毕业的)全职加入36氪,工作地点北京。特别优秀并有大量业余时间的兼职作者也可以考虑。来自创业氛围浓厚高校的加分,有优秀文字作品或者知乎答案的加分,能马上加入长期实习的加分。简历接收邮箱 zyh#36kr.com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