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深处的忧虑(3):谁唤醒了恶魔?

硅谷寒 · 2014-11-09
为什么“免费”模式会兴起呢,这是因为我们人性深处的潜藏之恶吗(比如,懒惰,逐利,虚伪),当我们体察到了人性深处的“邪恶”时,还会指责那个遥远的“恶魔”吗

我想先从一个流传的故事来开始今天的探讨[1]:

“在山里,住着一个农夫,靠自耕自种为生,但有一群野猪,经常出来啃吃农夫的庄稼,农夫试图消灭这些野猪,便购买了猎枪,整夜地守在田地旁边,一俟发现野猪,便开枪射击。但这种方法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因为田地很大,野猪又非常狡猾,不会固定地出现在同一个地点。农夫偶尔能打死一只野猪,但依然无法避免农田被啃的悲剧。

后来,农夫想出了一个高明的办法。他把农田里最好最甜的玉米,摘下来,堆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引诱野猪来“免费”吃。起初,野猪们很有戒心,但吃了几个月的甜玉米之后,发现非常安全省力,既不需要自己去“摘”玉米,又没有农夫来袭击,于是野猪们放心大胆地吃了起来。又过了几个月,农夫准备收网了。他开始在外围筑起高大厚实的木板,每天只筑一个木板,野猪们也没有意识到危机。直到某一天,农夫把最后一个木板钉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圆形猪圈。此时,野猪们知道中计,想从猪圈里逃出来,但为时已晚。更何况,经过几个月的饱食,野猪都变成了肥大笨拙的家猪,丧失了一切的战斗能力。剩下的事情,就是,农夫一天拖一只出来...”

这个故事试图说明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一件事情,在表面上看起来是“免费”的,那么它一定隐藏了某种代价。

现在,我们来体会一下正在互联网行业里大行其道的“免费”模式。这种新型的商业模式,正被一些大佬赞许为颠覆性的“互联网思维”。然而,在我看来,这种商业模式是建立在一种“虚伪”之上。所谓“虚伪”,是指互联网企业把“追求商业利益”的本质多绕了几个圈圈,隐藏到消费者的视野之外。当然,这种“虚伪”并无任何贬义,只是一种客观的描述。

硅谷深处的忧虑(3):谁唤醒了恶魔?

其实,这种免费模式也并不新鲜热辣,它在第一代互联网公司诞生的1994年(以Yahoo为代表),就存在了。当时,人们不需要付费购买报纸,就可以自由地从Yahoo网站上获取最及时的新闻。随着Google的出现,这种模式被发扬光大。人们不仅可以从Google那里看到免费的新闻,更能获得免费的邮箱、免费的云存储、免费的视频、免费的办公软件、免费的操作系统、免费的地图......Google几乎免费了一切。当然,这些“免费”是有代价的:人们需要把自己的“隐私”交给Google来管理,更准确地说,是交给Google那庞大的计算机系统来管理。

从模式识别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的某种“隐私”,相当于这个人的一种“特征”(feature)。一个真实世界里的人,在虚拟的计算机世界里,完全是由他的特征来表述。在理想情况下,如果获得了足够多的特征,那么计算机便可以完全洞悉一个人的内心世界。通俗地说,计算机具备了读心之术。顺其自然的下一步,就是计算机的“控制之术”了。

几天之前,Elon Musk(特斯拉汽车CEO)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讲座上,说出了他的担忧:人工智能技术有可能唤醒一个无法控制的恶魔[2]。(With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we’re summoning the demon. There’s the guy with the pentagram, and the holy water, and he’s like — Yeah, he’s sure he can control the demon? Doesn’t work out:我们正在用人工智能召唤起一个恶魔。就像有一些家伙,觉得自己能够通过圣器和圣水来控制住恶魔,但实际上,这不可能。)

在我看来,Elon Musk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可能。

其实,我们现在的许多行为,都已经被计算机所掌控。我每天收看的新闻,是Google推荐的,我网购的商品是Google推荐的,我预订的旅馆是Google推荐的,我去的餐馆是Google推荐的,我开车的路线是Google推荐的,甚至连我旅游的日期也都是Google根据机票价格来优化安排的。我不费心,很省力,基本上快成为一头“家猪”了。假如,我是说假如,Google想谋杀我的话,它只需要把我导航到悬崖上就行了 :<

如果说,第一代的Yahoo还只是把“玉米”堆放起来的话,那么第二代的Google已经开始在玉米周围建筑“木栏”了。当然,现在离最后一块木板还有很长的时间,但这种趋势却是潜在的,甚至是无法扭转的。

我们不妨进一步思考。表面上看来,是人工智能技术唤醒了恶魔,但人工智能技术是要建立在我们隐私的大数据之上,而获取我们的隐私是要建立在所谓的“免费”模式(互联网思维)之上。但,为什么“免费”模式会兴起呢?这是因为我们人性深处的潜藏之恶吗?(比如,懒惰,逐利,虚伪)当我们体察到了人性深处的“邪恶”时,还会指责那个遥远的“恶魔”吗?

或许,是我们唤醒了恶魔;也或许,我们自己就是那个恶魔。


[1]. 该故事出自《洛克菲勒留给儿子的38封信》一书。这本书有可能是伪作,但本文只是想讲述一个故事,而并不去考证这本书的真伪,也无意以洛克菲勒来妆点门面。

[2]. http://techcrunch.com/2014/10/26/elon-musk-compares-building-artificial-intelligence-to-summoning-the-demon/

图1. http://www.bidnessetc.com/28029-artificial-intelligence-is-a-demon-that-will-kill-us-all-elon-musk/

图2. http://www.clickonf5.org/7023/google-empire-dont-be-evil/

作者注:该系列的第一卷探讨当代硅谷的人文,第二卷将深入探讨一些技术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去过很多地方,但也有许多地方未去,我并不是为了去享受旅行的乐趣,而是为了获得某种未知的自由。每一次,在出发收整行囊的时候,我都会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是宇宙洪流要把自己向世界的彼方推送,而那个“彼方”却充满了未知,以及天然的自由。在我看来,人生即是旅行,芸芸众生,不过两种人而已,自由的,抑或不自由的。 绝大多数人,都在日复一日地做着重复性工作,这当然是没有自由的;而另外一些人,却在探索未知的世界,每一个细小的发现,都会重新标定整个人类的知识边界,这在我看来,是“自由”的究极之境。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未知的自由”,因为不晓得路在何方,便会有无穷多种选择的自由。在信息论里,以“熵”(Entropy)来描述某个系统的自由度,简单说来,确定性工作是没有自由的,相当于“熵值”为0;而选择性愈多,那么系统的“熵值”愈大,自由度也愈大。

2014-11-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