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深处的忧虑(2):未知的自由~Google X

硅谷寒 · 2014-11-09
我去过很多地方,但也有许多地方未去,我并不是为了去享受旅行的乐趣,而是为了获得某种未知的自由。每一次,在出发收整行囊的时候,我都会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是宇宙洪流要把自己向世界的彼方推送,而那个“彼方”却充满了未知,以及天然的自由。在我看来,人生即是旅行,芸芸众生,不过两种人而已,自由的,抑或不自由的。 绝大多数人,都在日复一日地做着重复性工作,这当然是没有自由的;而另外一些人,却在探索未知的世界,每一个细小的发现,都会重新标定整个人类的知识边界,这在我看来,是“自由”的究极之境。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未知的自由”,因为不晓得路在何方,便会有无穷多种选择的自由。在信息论里,以“熵”(Entropy)来描述某个系统的自由度,简单说来,确定性工作是没有自由的,相当于“熵值”为0;而选择性愈多,那么系统的“熵值”愈大,自由度也愈大。

我去过很多地方,但也有许多地方未去,我并不是为了去享受旅行的乐趣,而是为了获得某种未知的自由。每一次,在出发收整行囊的时候,我都会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是宇宙洪流要把自己向世界的彼方推送,而那个“彼方”却充满了未知,以及天然的自由。在我看来,人生即是旅行,芸芸众生,不过两种人而已,自由的,抑或不自由的。

绝大多数人,都在日复一日地做着重复性工作,这当然是没有自由的;而另外一些人,却在探索未知的世界,每一个细小的发现,都会重新标定整个人类的知识边界,这在我看来,是“自由”的究极之境。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未知的自由”,因为不晓得路在何方,便会有无穷多种选择的自由。在信息论里,以“熵”(Entropy)来描述某个系统的自由度,简单说来,确定性工作是没有自由的,相当于“熵值”为0;而选择性愈多,那么系统的“熵值”愈大,自由度也愈大。

通常,我们把这些探索未知的人称作研究员,或科学家。对于巨型科技企业而言,科学家有着不言而喻的重要性,因为这些企业有雄厚的资金储备,并不急于在某项产品上获得短期效益,往往要规划十几年之后的“超级产品”,这种工作,工程师是无法胜任的,需要顶尖的科学家来探索那“未知的自由”。

对“自由”的探索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每一项新发现都极其艰难。然而,这艰难漫长的探索过程,在本质上,却与企业的目标背道而驰。每一个企业,因其固有之商业属性,无可避免地要以追求金钱利益为目标,而且利益越大越好,过程越短越好。随着全球商业竞争的加剧,当年那些巨型科技企业也不得不面对现实,重新思考“自由探索”的必要性。

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科技巨头们正在慢慢剥离自己的研究(Research)机构,有些改之为研发(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机构,有些干脆以减员关闭了事。举例来说,IBM的裁员已成每年例行之事,仅在今年就计划裁员13000人[1],其中位于德州的半导体研究机构里就裁去了上百人之多[2],这在当年那个以Power PC引领世界处理器潮流的IBM来说,几乎无法想象。另一个此前从未拿研究院开过刀的巨头,微软,也在今年关闭了位于硅谷的研究院,波及50名研究员,占研究员总数的5%[3]。

硅谷深处的忧虑(2):未知的自由~Google X

两大巨头尚且如此,更别提诺基亚、摩托罗拉、HP、AT&T、朗讯,这些正在走下坡路的企业。原来被认为是最稳定的科学家们,也变得惶惶不可终日。无怪乎,工业界里有种论调:科学研究,正以宿命之姿走向消亡。

真的如此吗?回答是否定的。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企业,正在雄心勃勃地向长期研究投下巨额赌注。它,就是Google。

硅谷深处的忧虑(2):未知的自由~Google X

Google于2010年,以“未知”之名,创建了秘密实验室~Google X(X的意思是:unknown)。Google X座落在Google园区里一个不起眼的边缘处,三层的小楼,没有任何标识,你甚至以为这里只是Google的一个仓库。当然,外表的平淡,并不能掩饰其内有的巨大张力。按照Astro Teller(Google X的实际负责人)的说法,Google X的目的是“以十倍的量级来提升现有技术,并打造如科幻一般的解决方案”(improve technologies by a factor of 10, and to develop science fiction-sounding solutions)[4]。

我们先来看看Google正在进行的几个研究项目:

  • Google Glass:开启了穿戴式设备的热潮;
  • Driverless Car:集成多项先进技术于一体,为人类未来二十年的智能化做出铺垫;
  • Project Loon:通过气球技术,要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上网;
  • Project Wing:以无人机技术,使得城内的快递时间缩短到分钟级别;
  • Calico:研究“长生不老”之药(Calico并不隶属于Google X)。

这几项研究,在短期内都无法带来金钱上的利益,但却能够在未来极大地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与其它企业研究院不同的是,Google X的项目,常常需要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员一起研究,而且这些领域并不仅仅局限于计算机科学。现在,Google X约有250名人员,他们中间有哲学家,艺术家,巡山员,机械专家,甚至还有一名研究员曾经获得过两次奥斯卡奖(Special Effects)[5]。就连Google X的主管,Astro Teller,除了是个人工智能科学家之外,还是个科幻小说家。

通常,我们对科学家的定义是:对越来越细小的领域,知道的越来越多(Know more and more about less and less)[6]。然而,这并不是Google X要极力招揽的对象。Google X更倾向于吸纳一些有“哲学思想”的人进来:那些“对越来越宏大的领域,知道的越来越少”的人(Know less and less about more and more,相当于“无招胜有招”的境界)[6]。

其实,单就Google X实验室而言,它的创建,本身也体现了“对未知的探索”,因为Google X这种揉杂了艺术和科学的研究形式,此前并未出现在任何其它的研究院里。也就是说,工业界的科学研究并没有走向消亡,它不过是被移植到了人文与艺术的“花园”里,升华到了远超以前的高度。

这,就像是一棵小小的鸢尾草,原本孤悬在峭壁之上,当被采摘下来,种在肥沃的花田里时,将会开出绚烂至极的花朵。

[1].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ibm-layoffs-expected-2014-2

[2].http://www.myfoxaustin.com/story/22583328/ibm-job-cuts

[3].http://spectrum.ieee.org/view-from-the-valley/at-work/innovation/the-last-day-of-microsoft-research-silicon-valley

[4].http://www.wired.co.uk/magazine/archive/2013/11/start/destination-moon, Oct 2013.

[5].http://www.fastcompany.com/3028156/united-states-of-innovation/the-google-x-factor

[6]. 引自John M. Ziman的名言.

图1.http://www.pitme.com/pitme-labs/

图2. [3].

图3.http://ad009cdnb.archdaily.net/wp-content/uploads/2013/10/525f0533e8e44e245100000a_secret-google-project-could-transform-construction-industry_googleplex.jpg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人们常说,时间是一面筛子,但这面筛子并不总是汰沙而存金,尤其是在硅谷高科技的商业史上,有许多曾经代表了某个时段的最先进技术,竟尔未能在商业战场上生存下来,着实令人唏嘘。当然,现在的我们知道了营销包装的重要性,知道了用户体验的重要性,知道了生态系统的重要性,也知道了华尔街靠山的重要性,但这一切在十几、二十几年前的时候,并不如此简单易懂。

2014-11-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