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在Reddit的问答贴

Chloe · 2014-09-15
今年4月我很有幸到Peter Thiel的风投基金Founders Fund总部面试一个实习生职位(虽然不才很遗憾没有能加入他们),我在最后问了他们一个问题,Founders Fund期望从一个人身上看到什么?

编者按:前几天PayPal和Palantir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在Reddit上参与了“Ask Me Anything”与网友进行在线问答。该问答帖由范阳编译,他是极简社交应用呵擦么联合创始人,纽约风险投资投资基金Bowery Capital实习生,MIT-CHIEF副主席,最爱篮球和探险,微信公众号:Vexplore-it。

译者记:Peter Thiel是我最喜欢的风险投资人,因为他除了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还是一个“艰深”的思想者和知识分子。今年4月我很有幸到Peter Thiel的风投基金Founders Fund总部面试一个实习生职位(虽然不才很遗憾没有能加入他们),我在最后问了他们一个问题,Founders Fund期望从一个人身上看到什么?得到的回答很简单-“independent thinkers”, 这也是贯穿他们投资哲学的核心的理念。

范阳把比较精华的问答翻译整理如下,看看Peter都说了些什么。

:在你看来为什么富人很少支持抗衰老研究项目?如何鼓励富人支持该领域呢?

Peter: 我觉得大多数人对待衰老这个问题秉着一种即接受又否定的模棱两可态度,对待衰老的心理障碍非常复杂,我们需要认真思考这个命题才能真正开始与衰老抗争。(译者注:Peter Thiel 支持过一系列抗衰老研究项目如 The SENS Foundation并关注这个领域的突破性技术,他认为死亡这个终极命题也是可以被“突破”的。)

问:你最喜欢的饶舌歌手是谁?

Peter: Ben Horowitz (译者注:Ben是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基金A16Z的创始合伙人,他以热爱嘻哈音乐以及饶舌歌手出名,他的博客文章总是以一段饶舌音乐的歌词开头)

问:_Palantir_是中央情报局(CIA)的掩护机构吗(front organization)?

Peter: 不是的,CIA是Palantir的掩护机构。

(译者注:Palantir是世界上最牛逼也最神秘的大数据挖掘公司之一,Peter是投资人也是联合创始人之一,其客户包括美国中情局和FBI等等,这家公司的前员工创建的公司有成为下一个“PayPal创业黑帮”的趋势。)

问:你给今天的创业者的一条建议是?

Peter: 从一个小的市场入手并且抢先占领这个市场。

问:你第一次遇到Elon Musk的时候觉得他怎么样?

Peter: 非常聪明,非常有魅力,而且无比有动力。大部分只有其中一个优点的人往往想学习发展另外两点,而Elon同时兼具这三点,这是非常少见的。

问:你怎么评价美国的健康医疗系统,以及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

Peter: 如果让我们重新设计这个系统,我们一定不会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如果科技是用更少做到更多(doing more with less), 那么美国的健康医疗,和同样被诟病已久的教育体系,是这个国家“反科技”的代表。

问:在你看来,泰尔奖学金(Thiel Fellowship)这个项目是否成功?现在来看,有一些“学员”如果当时选择接受传统的大学教育或者工作的锻炼是否对他们的个人发展更有益?

Peter: 是的,在微观和宏观上来讲,泰尔奖学金都是一个成功的项目。微观上,83名“学员”一共融到了63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有好几个他们创办的企业正在往B轮融资的方向迈进。几乎所有人都学到了比呆在大学里能学到的更多东西。

宏观上,我们曾经严肃地讨论过教育的泡沫。学生贷款在美国达到一万亿美元之多,其中大部分被用于购买一个谎言:我受到的教育是如此之棒。

问:你最喜欢的书籍是什么?

Peter: 非常非常多。我尤其喜欢过去写的有关未来的书。比如:The New Atlantis, The American Challenge, The Great Illusion, The Diamond Age.

问:你最糟糕的投资案例是什么?你学到了什么?

Peter: 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跟投Facebook的B轮融资。学到的经验:即使一个科技企业从顶级的风投公司得到超常的溢价(up round) 融资,这家公司的价值仍然是被低估的(undervalued)。

问:什么是你相信而大多数人不相信的?

Peter: 大多数人相信资本主义(capitalism)和竞争(competition)是同义词,而我认为他们恰恰相反。资本家积累资本,而在一个完美的竞争性世界里所有的资本都因为竞争而消失。举个例子:旧金山市的餐馆行业非常有竞争性,而非常的非资本主义,因而非常难赚到钱。而Google从2002年开始基本上遇不到什么竞争对手,资本主义特色尽显。

问:22岁的Peter Thiel是什么样子的?如果22岁的Peter Thiel想见现在的你,他有机会吗?

Peter:我在22岁的时候认为“见”人是不重要的。

问:你怎么看待比特币,它会取代现有的金融系统吗?

Peter: PayPal建立了一个支付系统(payment system)但是建立“一种世界的新货币”(A new world currency,这是我们在2000年时的标语)的目标却失败了。至少从投机的角度,比特币看起来创建了一种新的货币,但是它的支付系统却很弱。如果比特币的支付容量真正扩大,我会对它更加看好。

问:听说以前PayPal不倾向于招收MBA,为什么?

Peter: 其实没有绝对禁止,我只是觉得大多MBA是极度外向(high extrovert)但是自身信服力比较差(low conviction)的人群,这会导致从众心理和行为。

问:你能举个例子,哪家公司是你所说的“确信的乐观主义”(determinate optimism)吗? (他在You Are Not A Lottery Ticket的演讲中有提到)

Peter: Elon Musk建立的特斯拉+SpaceX 双重商业帝国。

问:你认为如何才能建立一个高效的医疗研究公司?

Peter: 我认为这样的公司的DNA应该更像一家软件公司:一群非常投入的创始人很清楚他们要去尝试完成的事情。但是很不幸,很多医疗研究公司是由大学里的教授兼职带领的,他们往往无可厚非的不愿放弃教职,而且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看看这个技术到底可行不可行。

问:你认为失败就是个悲剧,仅此而已,你不认为人们能从失败中学到些什么吗?

Peter:不幸的是,能学到的很少。往往注定人们不会从失败中学到所有导致失败的原因。

问:你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学会编程吗,至少创业者应该学一些编程知识?

Peter: 我认为人们应该从初中起就学习编程,我依然喜欢“双人组合”的创始团队:一个人商业奇才 + 一个技术大牛

问:你认为“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y)对企业的成功有多重要?

Peter: 企业具有责任感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认为“social”这个词很有问题,有双层含义:1. 要么是这个企业对社会有益的(good for society). 2. 要么是社会认为这个企业是有益的。(seen as good by society)。 在第二种意义下,出现了很多同质化的(me-too copycat)社会企业,我认为社会效益创业(social entrepreneurship)领域有很多这样的公司,让社会看起来他们是对社会有益的也是导致他们大多不那么成功的原因。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YC近日发布了一个列表“Requests for Startups”,希望正在从事这个列表里的项目的初创团队能够去联系YC。这些列表对于我们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让我们去思考未来有哪些趋势值得注意! 有很多创意,我们一直在等待初创团队去尝试,有时甚至要等好几年。为了更直接地说明是哪些创意,我们写下这个RFS(对初创团队的要求)。

2014-09-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