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 文集 之「女性创始人」

Ace Wang · 2014-07-18
硅谷教父 PG 如何看待女性创业者

原文写于2014年1月)

我先前对女性程序员和创业者发表过一些看法,最近有人对此加以指责,因此我认为有必要撰文还原想法全貌。

有人指责我,说我搞性别歧视。关于这一点,任何对了解 YC 的人,一听就知道站不住脚。自证看法是很困难的,我只想说:我们这还真就有一位女性联合创始人。YC 的12位创始人中有3位女性——风投业平均水平三倍以上。虽然 3/12 在比例上不及 “五五开”,但就女性的权力地位而言,YC 比同等规模的风投要好得多。对,你说的没错,YC 的代言人的确是我,但 YC 绝不会违背Jessica、Kirsty 和Carolynn 的意愿行事。

思维更成熟一点的人当然不认为在 YC 存在性别歧视,但还是期望我们能够加大力度增加女创业者的数量——正像有的说法倡导的:我们不应该做守门员,我们本身就应该成为一扇大门。

YC 正是一扇大门。有些人抹黑我们,说我们只对前途光明的青年创业者感兴趣,但他们忘了,2005年我们刚起步时,年轻的创业者还不是什么 “香馍馍”,相反,他们是被边缘化的群体。投资人通常不打算赞助他们,即便掏了腰包,也总试图用 “家长督导” 来取代他们的自决权。坦白说,青年创业者现在的光鲜有一部分得归功于我们的努力。当时我们解决这个问题靠的可不是什么口头倡议,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比起其他风投,我们资助了更多的青年创业者,还帮助他们克服来自其他投资人的偏见。这很奏效,而且它产生了双重效应:一旦你资助某个走投无路的年轻创业者,帮他取得成功,那么你赢得的就不仅是一个创业者,你还能将他作为榜样去激励更多人。

对于女性创业者,我们怀揣着同样的原则。与其它风投比,我们资助了更多女性创业者,同样帮助她们克服来自其他投资人的偏见。在 YC 目前孵化的68家公司里,有16家,也就是24%,都有女性创始人,这个数据差不多是其他风投的两倍。经验话事:一旦她们获得成功,就会成为其他女性创业者的榜样——这就是最强大的动力。

我们之所以能赢得如此多的女性创业者,靠的就是不搞歧视和偏见。想赢得年轻创业者,也是这么回事——我们做的不是为年轻创业者降低门槛,而是(比起其他投资人)我们更花心力去激发、挖掘这些人真正的潜力——这就是全部的精髓所在。

数量上看,有没有别的组织比 YC 在帮助女性创业者上做得更多呢?不是没这个可能。不过你会问这个问题不就说明一点吗?我们至少已经登上 “协助女性创业者最棒组织榜单”了。

其他投资人最终会仿效 YC 的做法,这么说,可不只是出于一厢期望,而是言之凿凿:如果能与年轻创业者合作,投资人们就能赚到更多钱——对于与自身利益相关的事,他们总是触觉灵敏的。很多创业圈之外的人老想当然,觉得投资人在决定请谁入伙的时候,会怀有类似普通人的幼稚偏见,去选择与自己最气味相投的人——不切实际——投资人最大的驱动力就是钱。这于情于理都是能理解的,毕竟他们被 LP(Limited Partner,出钱的)委以重任,所以就算他们真怀有偏见,这些偏见也只不过是表露为一时愚蠢,不是什么必须坚守的人生信仰。一旦他们意识到自己长时间来太过看扁哪个创业公司或者哪个创业者,会立即打住,没别的原因,这相当于损失金钱——偏见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把投资良机拱手让人。

Homejoy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当Adora Cheung 在为它做 A 轮募资时,尽管公司成长迅猛,但就是没一个风投愿领投。出现这种情况,部分原因和这个行业天生属性有关——对很多投资者而言,只靠一套软件就吃遍天下的创业公司听上去不怎么靠谱。但我还觉得,部分原因是,因为Adora 是个女人。所以我就把 Homejoy 的收入图发了 tweet,写上:这是 YC 孵化的公司中,我见过的成长得最快的。我那时心里有数:这么漂亮的业务增长怎么着都能打动投资人——之后发生的也如我所料。只要公司能稳健地成长,就能引人注目,投资人掏钱包不过时水到渠成的事。

不过我也明白,我们现在为女性创业者所做的还不够。打个比方,原则上,我们本可凭一己之力解决年轻创业者遭遇的偏见难题:如果我们投资足够多的年轻创业者,帮助他们创业成功,那么投资者和潜在创业者都能从他们身上汲取价值。话题回到女性创业者,要知道眼下女程序员的比例远低于50%,想将女性创业者的比例拔高到50%?这恐怕还只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尽管今时不同往日,但对很多创业公司而言,技术仍扮演着重要角色——如果你想创立一家科技企业,那么要是你出身程序员,成功几率会更高。现身说法,Adora Cheung 不就是一位女程序员么。一个软件再怎样吃遍天下,本质上也就是个软件嘛。

那要怎样做才能增加女程序员的数量呢?答案是:不可能 “一药万灵” 。当人们成长到足以创业的年纪,那时候他们的能力、兴趣,都是各自完整生活的产物。说白话,就是他们祖辈过往生活积攒的产物。就算我们把目光聚焦在这一辈子,也会发现影响男女程序员比例的因素太多了——当一个小女孩第一次感受到她父母有差别的对待,一直到她因为女程序员身份不受待见而离开编程领域。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像是漏斗,如果想增加通过量,就要打破瓶颈——想消除男女程序员待遇的差别,恐怕就得回到差别激化之初。

小女孩们成长到青春期这段时间,情况相对比较理想。我坚信,这段时间是最需要耗费心神的,得琢磨怎样让更多的女孩子对编程感兴趣。

这至关重要,但还不是唯一要做的事。我也不是让大家对女性在编程、创业中遇到的种种障碍不予重视。我只是单纯地觉得,这种方法投入产出比最高。

那要怎么做才能让更多的女孩子对编程感兴趣呢?我对女孩子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解,但对于怎样让小孩子喜欢上编程还是有点想法的——这涉及两个要素:接触编程的途径,以及榜样。

首先小孩子要能够编程,“能够”, 作两解:他们得知道怎样编程,同时还得有用于编程的电脑。如今可能还得加上:要上得了网。

不过要想把小孩子们变成充满激情的程序员——让他们情愿用业余时间开发项目——那要做的可就不只是引导他们多接触编程这么简单了。我的过来人经验是:如果你想让某人对那些充满野心的项目激发出兴趣,最好的法门就是,让他身边有这样的榜样。我觉得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有的大学出来的创业公司,它们的数量遥遥领先于其它的学校。打个比方,我不觉得 Yale 的学生天生就比 Stanford 的学生缺乏创业能力,或者 Yale 的教育没能为他们奠定创业的基础。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他们缺的是身边的榜样,是 Stanford 学生身边那种成功的创业公司。

所以,如果想让更多女孩子成为程序员,就应该为她们树立更多榜样。能有亲身体验是最好的,实在不行,通过媒介也有价值。这些榜样必须也是女性吗?的确,不是只有女程序员才能传达 “编程是人人都能做的一项工作” 这样的讯息,但对女孩子而言,她们作为榜样也许更有说服力。

还有别的什么方法让女孩子对编程感兴趣吗?差不多有吧。还有别的什么事情是你能出上力的吗?很可能有。但请注意我的说法:它们从 “肯定” 变成了 “差不多”、“很可能”。为什么呢?虽然女性创业是我比绝大多数人都更懂的话题,但让女孩子对编程感兴趣?我觉得自己可没什么把握。

话说回来,我觉得女性创业者群体所体现的趋势还是很令人鼓舞的。我这么说,不光是因为YC 有那 “24%”,还是因为在YC 从前孵化的公司里,新增了一大批成功的女性创业者。Jessica 一直在组织活动,和其他对创业感兴趣的女性分享心得、增进交流,现如今我们 YC 也可以这么做。我相信这能进一步加速女性创业者数量的增长。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Jawbone最近推出了一款饮食追踪应用,这家智能手环厂商希望这款应用能吸引关注健康和体重的用户,并为刚刚起步的可穿戴设备市场扩大份额。 通过该应用的服务,使用Jawbone Up的用户能记录饮食情况并评估饮食是否健康。应用还提供了餐厅菜单列表和食品库,帮助用户在点菜之前更方便的查看食品热量。如果用户对健康和运动有自己的目标,那这款应用便可以跟踪他们并取得进展。

2014-07-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