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作仍然如此重要么?

minastinis@gmail.com · 2014-02-15
协作、众包、众筹,这些到底只是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宣传词还是最重要的商业价值?

编者注:协作可以说现在是一个很流行的词,似乎每个人都会用到它,就像是一个主流的商业术语。本文由线上项目管理平台 Wrike 的创始人兼 CEO Andrew Filev 撰写,讲述了他对协作这种模式的看法。

协作、众包、众筹,这些到底只是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宣传词还是最重要的商业价值?

八年前我遇到了一个很大的窘境,左右为难。我该如何让身处各个地方的团队成员更加有效地协同工作呢?我们是一个远程协作的编程团队,我们急需一个用来高效地管理项目以促进合作的工具,但当时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就开始打造 Wrike。

我对于协作的热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燃烧的。

协作仍然如此重要么?

一年以后,媒体才开始大肆宣传我们已经在做的事,一些像 collaboration、tribes 和 crowdsourcing(众包)才开始流行起来。而一些相关书籍的出版,比如像 Tapscott 和 Williams 写的《Wikinomics》、James Surowiecki 的《The Wisdom of Crowds》更是让这个概念成了抢手货。也就是在那时像 Linux OS、Wikipedia 和 YouTube 才开始真正发挥出它们的潜力。

所以突然,远程协作变成了一种未来愿景的标志,而那些致力于此的人更是被看做聪明且创意无限的自由人,他们的能力对公司的决策和创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慢慢地,抢手货变成了大街货,关于他们的报道越来越少,最后天花乱坠的吹捧还是结束了。

问题就来了:现在这些来自很多人的智慧、众包和协作还是不是一家公司或是一个业务非常重要的元素呢?

众筹你的未来

有一个领域中协作的模式是非常明显的,那就是众筹。像 Kickstarter、Indiegogo 和 RocketHub 等网站的出现让创业者能够更加容易地为他们的项目融资,同时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能够直接得到用户反馈的平台。

在 Kickstarter 上最成功的项目都是那些真正能够让大众参与到创造过程中的项目,它们和用户相互交流想法,以此来改善项目的功能、市场定位甚至是市场营销的策略。

协作仍然如此重要么?

比如,我最近在 Kickstarter 上支持了 Dan Shapiro 的 Robot Turtles 桌上游戏,一个使用各种颜色的卡片来教小孩子关于编程的基本常识。这个众筹项目在前5个小时之内就筹到了它2.5万美元的目标,最后它一共从13765个支持者那筹到了近63万美元。

Shapiro 还从用户那里得到很多的反馈,从而改善了它的产品生产线,最后他还增加了一些游戏规则,使成人也可以玩。

另一个线上男装零售店 Pistol Lake 也是个类似的例子,它靠 Kickstarter 在上线两小时之后就达到了筹资目标,但更重要的是,四天后它收到了一封律师函控告它侵犯版权,并被要求立刻更改名字。最后 Pistol Lake 才孕运而生,而这个名字则来自于 Hacker News 上的支持者。

开发大众的智慧

一些成功的业务靠的就是开发公司之外的大众智慧,以此增加自己公司的创造力和专业性。“open innovation(开放式创新)”这个词就来源于此,收集外界的创意想法,不管是用户、律师、学术人员甚至是竞争者。

很多跨国公司都能够很熟练地使用开放式创新,从各种渠道收集对自己业务有益的想法,比如像 Procter & Gamble 的“Connect + Develop”活动、Lufthansa Cargo 的“Air Cargo Innovation Challenge” 和星巴克给用户提交想法的网站 MyStarbucksIdea.com。

甚至是我们和 Wrike 的用户持续的交流也是开放式创新的一种,毕竟,我们很多的功能特征都是被用户启发之后才加入的。

和大众协作

音乐是一个协作普遍存在的领域,除了音乐家邀请各类表演者参与到一首歌的演奏中,在音乐家彼此之间或是和他们的粉丝之间,都有协作的影子。

举个例子,像 Indaba 和 Talenthouse 之类的线上社区经常都有由著名的音乐家赞助的混音比赛,在这些比赛中,业余音乐家可以从其他各种专辑那儿获取源材质,以制作自己的混音歌曲,这些源材质则来自上百首歌曲。

协作仍然如此重要么?

协作对于 3D 打印来说同样重要。作为现在最具颠覆效果的技术之一,3D 打印同时也被视为一个相对危险的技术,需要相关监管制度的控制,比如以相对低廉的成本制造假肢,或是打造出能够使用的手枪等火器。

但真正重要的过程并不是在于打印,而是在社区里 3D 打印爱好者的各种相互分享,通过分享他们能够讨论改善自己的想法和产品的生产过程。

当然,所有社交网站都算是 UGC 式的协作,Instagram、Flickr、Pinterest 和各种网上论坛,这些协作的例子根本就无穷无尽。

为何协作对业务增长如此重要

回归到我之前的疑问:协作对于业务增长真的很重要么?答案是肯定的,非常肯定。天花乱坠的吹捧越来越少的原因在于协作这个概念已经被很多企业吸收到了自己的公司哲学中,所以如果你的公司还没有这方面的特征的话,是时候改变了。

原因我觉得我两点:

  • 公司内部协作能够运用各种社交工具,比如 wikis、视频会议等,以此提高工作效率。现在很流行使用社交工具来改善公司内部交流,比如加州的芯片制造商 Xilinx 在使用了鼓励 P2P 协作的工具之后,工程师之间的效率提高了25%,而 Shutterstock 内部的视频会议则一直处于开启状态,以此作为远程员工相互交流的渠道。

  • 通过线上论坛、博客、Twitter、Facebook、线下活动等与公司外部的用户、合作伙伴和供应商交流,获得的反馈能够激发更多的创意。在 Wrike,用户的反馈直接影响了我们软件的功能开发,用户对于软件的改版有更多的发言权,这种协作能够帮助我们更有效地改善产品。

或许这些对你来说感觉很模糊,但那些运用好协作的公司才是真正的受益者,他们正通过这种工作合作方式打造自己的未来。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这个人喜欢离经叛道的事物,跟现状反着来最好。比如在金融领域走去中心化路线的比特币,我就很欣赏,虽然最近哀嚎遍野,一路狂跌。Uber也是这样的异类,好几十年不变的原生叫车服务,被它以中心化调度的方式给革新了,其他领域也冒出了许多走Uber路线的创业公司,遛狗送花家居各行都有,重点都一样:中心调度,按需即时提供服务。 所以,听说Uber要正式登陆中国市场,我也是果断飞到上海参加这场发布会,全程自费,后来得知还有几家媒体也是如此。从这一点也能看出,Uber在国内受到的关注度是相当高的。 能不高么?这家刚成立4年的公司,已经扩展到全球26个国家70多个城市,月增长平均在15%-20%之间,总融资额已经有3亿多美元,俨然已经是现象级产品,共享经济之后,以Uber为代表的On-demand成了新的潮流。Uber进军中国,不巧打车叫车这个市场去年也是彻底火了一把,现在还热闹着,突然杀进来一个洋和尚,看戏的打架的都很有兴致。

2014-02-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