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的昨天,今天,明天(下)

林西抹抹茶 · 2014-01-20
众筹是体现创意或者项目存在潜力的绝佳方式。 如同市场调查,有效反馈普通用户的兴趣。但众筹和非法集资到底有多远?成熟的市场如何借助法律规避灰色区域?众筹会从大众领域趋向小众平台么?

此处阅读前文 --众筹的昨天,今天,明天(上)

市场检验

2013 年,Indiegogo 的 Danae Ringelmann 曾透露,公司自首次投资奥斯卡获奖影片之后,又与 Forest Whitaker 制作公司签订合约,这次合作不仅是为了投资,更是为了降低风险。

她解释说,“考虑到市场认同和市场价值,Forest Whitaker 希望投资的每一家公司都与众筹整合。很多人以为’众筹’只是另一种金融形式,话虽不假,但却不过是冰山一角。实际上,我们正在打造一个全球性孵化平台。因为我们在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和崇尚社会、商业、创意至上的机制。不带主观色彩,没有手动参与,所有行为都从算法角度出发,而且完全自动化。 ”

换句话说,众筹是体现创意或者项目存在潜力的绝佳方式。如果大众肯为一个项目投钱,这个数据对投资人、银行、或者好莱坞制作公司都是极大的筹码,意味着他们可以借此储备更多资金。

“如今,每个非营利组织从基金会申请拨款,都是一种众筹的成功,” Ringelmann 继续说,“在未来,除非 VC 们看到产品先通过众筹验证了自身价值,否则不会再花时间多看潜在项目一眼。” 众筹如同市场调查,当普通受众肯为项目花钱,说明他们是真的感兴趣。

2013 年 9 月, Walt Disney Studios 前高级 VP,前国家地理电影首席,Entertainment Media Partners 现任 CEO Adam Leipzig 分析了电影产业如何应对正在兴起的众筹。 “工作室一边把大笔银子花在社交媒体营销,一边密切关注众筹。最近几部众筹电影,例如 Veronica Mars movie,均出自工作室之手。众筹的目的不是筹钱,而是确定市场认同,了解用户意向。”

市场认同的观点与 Ringelmann 不谋而合,而 Leipzig 所言的长期“口碑”效应也不可小觑。“当电影杀青时,当前的赞助人(backers)将摇身一变成为代言人。在我看来,众筹四成关乎金钱,六成关乎受众,它可以帮你同用户建立信任。” 尽管 Leipzig 认为众筹在娱乐领域前景可观,但对于非工作室制作(non-studio)的独立电影将更有益处。因为资助人可以获得切实的收入分成,而在传统的开放众筹平台无法实现。

三.未来

2012 年 4 月,奥巴马总统正式签署《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案》》( JOBS Act ),这部众筹领域的公平公正条款,标志着初创公司步入资金募集新时代。法令于 2013 年 9 月正式生效,意图为正在筹措资金的创业公司减少法律负担,保证其能够在公开上市前吸引更多投资人。该法案允许所有公司通过公司网站、印刷品、电视、社会媒体或通过第三方网站等形式,以公开劝诱或公开广告形式进行私募。投资者和项目运作者获得更多法律保障。

新法令自然有新变化。对创业者来说,创业企业可以不通过交易所融资,使得股份模式众筹合法化,从而可以帮助企业成长;对于对投资者的而言,成本认购相对交易机构来说成本更低,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投资初创企业。

目前,在新政策的引导下,法国气泡酒公司 Le Grand Courtage 正在 CircleUp 平台展开众筹,意味着他们可以借助社交网络等公开募集投资人。CircleUp 本身已经是基于股权的众筹平台,公开募集的结果令人期待。

而 Le Grand Courtage 为何另起炉灶,而不是利用现有众筹形式?CircleUp 的 CEO Ryan Caldbeck 有着自己的考虑,“类似的小规模公司,往往不足以吸引银行贷款,抑或是成长太过迅速,贷款无法满足需要。 Kickstarter 上的平均众筹金额为 1 万美金;而在 CircleUp 平台内的公司,往往需要的远不止这么多。基于股权便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 ”

尽管 Kickstarter 能够吸引大量资金,但却不具备代表性。股权机制往往招致土豪,他们更适合后期大公司,而不是刚刚起步的小公司。虽说基于股权的众筹是未来趋势,但像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一类以用户为中心的平台,是否乐意采纳这一点?

Kickstarter 的联合创始人 Yancey Strickler 说,“面对新出台的 JOBS Act,我们不会改变 Kickstarter,让其成为人们赚钱的渠道。它看似指出了精明的路线,能吸引更多赞助人,并促进平台增长。但资金源于对创意的热爱,而不是资本本身。我相信基于股权的众筹将会成功,但我们还不会迈出这一步。”

Kickstarter 已经委婉拒绝了新政,Indiegogo 的 Danae Ringelmann 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基于股权的众筹有着巨大的潜力,它不仅仅能规范人们的投资行为,而且鼓励投资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尽管我们期待股权众筹成为未来商业的重要部分,但 Indiegogo 已经确立了自己的众筹模式,并且成长迅速茁壮。”

总之,Indiegogo 尚在摇摆。无论如何,像 Kickstarters 和 Indiegogos 这样的大平台仍然无意走向“股权”,“我们期待众筹从有理想、有追求的人中获得帮助。即将发生的政策变化,必将提供更多机会,并惠及美国人民。我们始终在挖掘用户和大众的反馈,希望能够改善并提升 Indiegogo。我们会不断从投资和募集角度,优化自身。 ” Ringelmann 解释道。

顺应专业需求

一年前,专注图书出版的众筹平台 Pubslush 上线,它重点定位新兴作家、写手,众筹也开始小众化。问题是,既然人们可以轻松在 Kickstarter 发起活动,何必再细分专业领域?

公司的 VP Amanda Barbara 却信心十足,“在未来几年,我们会看到更多专业化平台。因为精确定位用户至关重要,不同性质的平台会吸引相似兴趣的受众。毋庸置疑,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是优质平台,它们的成功有自己的道理。但太多不同类型的项目,同时在一个平台上开展,必然会造成关注度不均,好的项目可能被白白忽视掉。”“专业需求”悄然将 Pubslush 与业界大佬分离。一方面,它是“作家版”Kickstarter ;另一方面,募集资金变得更加方便。

Barbara 继续说,“与其他众筹平台不同,比如一定要设定 1 万美元的筹款金额,否则将无法进行。许多作家只是将 Pubslush 作为辅助品,他们已经笃定将著作进行到底,众筹可以帮助降低风险,增加动力。”

谈到股权众筹,Pubslush 会采纳新发布的 JOBS Act 吗?Barbara 坦言,“目前 Pubslush 并未走出这一步,书籍类股权众筹颇有难度,除非书本能够成为畅销书,否则无法真正具备此类潜质。它们存在于那些成功著作的电影版权中。”

尽管以上种种都是对未来的预期,但仅仅通过目前专业类抑或大众类的众筹平台数量,以及人们投入资金总额,众筹有着一片美好光明的未来。众筹渐渐同“民主化”挂钩。过去,政府和银行希望借助政策力量推动创业;而如今,互联网,PC,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便可能扭转乾坤。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上周科技界最大的新闻恐怕就是谷歌花了32亿美刀收购了大名鼎鼎的智能设备公司Nest。它的两款产品(智能温控器和烟雾探测器)以优秀的工业设计和颠覆性的功能为人称道。更重要的是,Nest向我们展现了什么才是用户想要的“物联网”产品。 不过,Nest固然好,在中国想要得到它可不容易。它在淘宝上的价格高达1200+人名币。不过不用担心,在这个创客横行的时代,神马硬件都是浮云。买不到?太贵?不用担心,我们来自己动手做一个。

2014-0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