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洗行业的48小时革命!从上门取衣,到送洗中央洗涤厂,再到上门归还,“干洗客”力图做到48小时以内

丁伟峰 · 2014-01-07
“干洗客”是2013年12月诞生于上海的网络干洗服务。用户通过干洗客网站/客户端下单后,将由快递员上门取送衣物,再送洗干洗客在上海的中央洗涤厂。整个过程一般控制在48小时以内。服务类别不仅包括衣物,还涵盖家居、箱包、车饰等类别。 启用中央洗涤厂的目的是实现集约干洗。干洗客创始人李杰认为,集约干洗相比传统的干洗加盟店,可有效降低在店租、人力、耗材方面的成本。目前,干洗客在上海已投资近2000万建成了一家占地40亩,车间总面积2万平,日均吞吐量80吨的洗涤工厂。工厂采用分拣分区分车间、蒸汽消毒的标准化洗涤程序。

干洗客”是2013年12月诞生于上海的网络干洗服务。用户通过干洗客网站/客户端下单后,将由快递员上门取送衣物,再送洗干洗客在上海的中央洗涤厂。整个过程一般控制在48小时以内。服务类别不仅包括衣物,还涵盖家居、箱包、车饰等类别。

启用中央洗涤厂的目的是实现集约干洗。干洗客创始人李杰认为,集约干洗相比传统的干洗加盟店,可有效降低在店租、人力、耗材方面的成本。目前,干洗客在上海已投资近2000万建成了一家占地40亩,车间总面积2万平,日均吞吐量80吨的洗涤工厂。工厂采用分拣分区分车间、蒸汽消毒的标准化洗涤程序。

另外,干洗客所在上海巾洁洗涤有限公司还有一家于2012年建成的,占地约4000平的老洗涤工厂。该工厂主要服务于酒店、机场、火车站等B端客户,是李杰所谓的“云洗衣”模式的一次试水。该业务销售额在2012年创办的第一年突破千万元人民币。于是李杰在2013年正式通过干洗客开展C端业务。

干洗行业的48小时革命!从上门取衣,到送洗中央洗涤厂,再到上门归还,“干洗客”力图做到48小时以内

“最大的成本来自物流”,李杰表示:“干洗客初期为了避免团队分散精力,采用与第三方物流合作的形式,因此物流成本高居不下,占到总成本的30%。”另一方面,老厂巾洁的B端业务从一开始就采用公司自建的点对点物流体系,物流成本得以控制在18%。

2014年,干洗客发展的第一个方向就是剔除第三方物流,并将其C端物流整合进B端,降低成本。具体来说,干洗客将在上海业务范围内的各小区设立衣物中转站,每个中转站作为一个点整合进现有的B端点对点自建物流。而中转站到每个家庭的最后一公里将通过和物业合作、外包、自建中转站团队等多种形式完成。李杰认为,这个模式下来,公司的整个物流成本可能比18%还低,预计是15%,这是因为C端客户的单价一般较高。

2014年干洗客的另一个发展方向是快速复制到北京、广州、重庆、天津等其他直辖市。为了快速占领市场,干洗客在这些城市将不再自建中央洗涤厂,而是采用和当地知名洗涤工厂合作的形式。当然,成本就是别人的东西总是没有自己的东西用起来顺手。物流方面,干洗客还是会采用类似上海地区的自建物流方式。

同样是网络干洗,家政小时工服务阿姨帮去年底在北京是通过和社区干洗店合作的形式完成,由阿姨/干洗店工作人员完成上门取送件。两种模式孰优孰劣,目前不得而知。不过随着今年干洗客布局北京,阿姨帮转战上海,到时估计就能一较高下。

干洗客去年曾拿过一轮来自传统企业的天使投资,创始人李杰不愿透露具体金额,仅表示干洗客一期投入的2000万元基本来自于此。接下来还预留了部分用于品牌营销的费用。

干洗客: Android版下载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上网买了今天看的电影票,结果因为临时加班去不了了,这样的事情其实在在线选座流行之后挺常发生。而今天发布的保险产品就想解决这件事。 今天格瓦拉和平安保险宣布共同推出“电影票务预定取消保险”,将金融保险和票务电商放到一起考虑,让观众可以在上网买了电影票又看不了的情况下得到一定的主动赔偿。格瓦拉CEO刘勇表示,团队发现用户常有临时退票的需求,他们自己之前也帮用户做取消,但其实这方面的是有成本有负担的。在3个月前,格瓦拉和平安保险一拍即合,决定联合推出保险产品,让用户可以通过第三方的赔偿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

2014-01-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