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达的“问题儿童”:击垮自己的创新(下)

Kryptoners · 2013-06-15
前文提到柯达高管的短视可能是导致败局的原因。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Chris Anderson说:“即使柯达全身心地投入数码摄影领域,情况也不会好转。实际上,他们很早就注定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失败。”本文将揭开更多背后的故事。

编者按:前文(柯达的“问题儿童”:击垮自己的创新(上)柯达的“问题儿童”:击垮自己的创新(中))提到柯达高管的短视可能是导致败局的原因。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本文还将揭示更多背后的故事。

Demoulin谈起他在1980年看到过一个团队展示一台能将胶片照片转成数码照片的扫描打印一体机,“数字化时代就要到来了。”他在专业影像部门的地位使得他能够自主投资开发数码相机,尽管公司对此并不太支持,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目标。

“很少有公司能够在员工不擅长的领域取得成功。”如今已经是Bausch and Lomb一名高级工程师的Andrews说。许多像Andrews一样的柯达前员工,在小型科技公司找到了工作,避免了底特律和汽车制造业悲剧的重演。

柯达的“问题儿童”:击垮自己的创新(下)

20世纪80年代,数码摄影的需求逐渐增长。Electronic Photography Division (EPD)成为柯达新生代工程师的培训基地,计算机科学取代了化学。1987年,Bruce Rubin等工程师开始在EPD工作,但是打印机和扫描仪是在通信信道传输数据而设计的。尽管工作本身振奋人心,但这也带来了管理人员与员工之间的一些不愉快。Rubin回忆说:“最让我抓狂的是,一个提议被否决的原因要么就是已经有人在做了,要么就是从来没有人做过。没有商量的余地,除非……富士正在做这件事。”

另一位柯达的计算机工程师Peter Sucy,称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电脑在柯达公司还是稀有品,“基本没有人的办公桌上有电脑。“当Macintosh II推出时,我不得不自己掏腰包买了一台。"尽管售价3000美元,Macintosh II却使他能完成很多以前无法完成的工作,包括数码照片处理。在经历了令人兴奋的体验之后,他开始提议制造能拓展柯达在数字领域占有率的产品。Sucy说他遇到的最大的阻碍是EPD销售部门主管,这位主管是管理人员与工程师之间分歧的代表性人物。Sucy回忆说:“他用一台Underwood打字机发送每周的信件。他让我的上司要求我停止写关于计算机的提议,因为柯达绝不会成为一家做计算机外围设备的公司——起码在他的规划中,绝不可能发生。尽管如此,Sucy仍然私下研发产品,并给它们起一些“听起来不那么像计算机产品”的代号。

这些“小花招”帮助他们将一些实验产品推向了市场,但之后,他们遇到了从没预想过的新问题: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数码产品就是卖不出去。对于消费者,数码产品太贵了;对于专业摄影师,数码摄影的质量差强人意。“销售是个问题,尤其是对那些没有这方面产品销售经验的人和不了解产品的人来说,这太困难了。”

最终,先行者没有成为成功者,因为市场并没有做好迎接数码摄影的准备。柯达的领导面临一场打不赢的仗:坚持投资末日将至的产品直至再也榨不出一点利润,前景灰暗;或是转向不断在公司账面上制造赤字的新产品线,结局是立马破产。

Chris Anderson(前Wired杂志主编、3D Robotics创始人)曾撰文谈论数字时代的商业模式。我问Anderson他是如何看待柯达的破产,并跟他说了Electronic Photography Division和工程师们是如何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发出四百万像素传感器的。为何柯达这样一个摄影业巨头会沦落到这步田地?“有谁能承担起代价?”Anderson反问我,“Mac在当时可是相当昂贵。况且计算机技术到是后来才蓬勃发展起来的。”

柯达的“问题儿童”:击垮自己的创新(下)

20世纪90年代末期,柯达终于进入到消费摄影领域,并成为这个逐渐壮大的市场中的主导品牌。他们生产的照相机技术先进,在2003年成为最畅销的照相机。但是,销量喜人是以亏本为代价的,每销售一台照相机,柯达至少亏本60美元。公司将其剩余的研发资源投入到数码摄影技术与设备中,尤其是扫描仪和打印机。尽管柯达还有大量的资金和专利,但它需要一款畅销产品使它能重新盈利,这样的处境使得它企图采用孤注一掷的策略试图挽回局面。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展示了这一残酷的事实。这段视频拍摄于2000年底,内容是柯达园区建筑的拆迁。在以后多次的庆典中,柯达高管还固执地向围观拆迁的当地群众宣扬柯达的美好未来。然而,没有人产生共鸣。“做为一名柯达的退休员工,我找不任何理由来庆祝这个曾经位居世界500强公司的毁灭。”

还没找到新机遇的柯达遇到了更大的麻烦:照相机消费市场向手机转移,灵活的创业公司把握住了社交网络照片分享的机遇。Instagram从一个不知名的创业公司发展到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这是目前柯达市值4000万美元的25倍。

Anderson说:“即使柯达全身心地投入数码摄影领域,情况也不会好转。实际上,他们很早就注定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失败。”

我离开罗彻斯特的那天,暴风雪仍在持续,这座城市回复到往日的样子。我在火车上向外看去,柯达大厦看起来是那样高大,俯瞰着整座城市,犹如1916年刚建成时一样。当火车逐渐驶出车站,它融入到周围的新建筑中,慢慢从我视线里消失。

全文完。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蓝牙技术联盟的首席营销官Suke Jawanda证实了Bluetooth Smart将成为AirDrop的一部分。在iOS 7中,蓝牙设备还可接入苹果通知中心。这样一来,开发者可轻松实现向智能手表等可穿戴设备无缝推送消息。

2013-06-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