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下):行业观

raina梦雨 · 2013-05-30
在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的上篇中,我们讲到了两地人眼中的对方,细数嘉宾所抛出的有关内地市场、香港公司及两岸人的观点。对于那些没有通行证,觉得香港有够遥远的读者来说,下篇可能更有涉及你我的共性。如果你对创业疑惑,在寻找机会,那下面的总结不要错过:


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的上篇中,我们讲到了两地人眼中的对方,细数嘉宾所抛出的有关内地市场、香港公司及两岸人的观点。对于那些没有通行证,觉得香港有够遥远的读者来说,下篇更照顾到你们,涉及大家创业的共性。如果你对创业疑惑,在寻找机会,那下面的总结不要错过:

他们眼中的创业,机会来自哪里?

在香港WISE Talk的会场上,我碰到一个奇怪现象。相比其他创业沙龙, 我在香港会场上遇到了更多偷偷做着创业梦的人。真正放弃香港社会所认同的(投行、金融)路,一心去创业的似乎并不多,所以在这里我们从机会出发,也和香港之外有创业梦的大家共勉:

从自身出发:

从Blink的周天讲起。看过上篇的读者大概记得,周天当初创业就是从投行直接转向软硬件的,可以说跨度非常大。而周天总结到自己开始创业,不过是和另一位创始人一起,希望做些打工做不到的事情。当初他们想过不少领域,但最终敲定下来做软硬件,原因之一是硬件更容易赚钱而不是烧钱。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创业的时候要考虑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比别人好。虽然两人当初都来自投行,但Blink 最初就是因为他们品味一致、对自己的设计有自信而开始的。Blink的另一位创始人在硬件上也是一个顶几个,最新的扬声器产品在当初无论是开模具、做电路也都是一人搞定。

从领域来看:

嘀嘀打车所引发的“脏活累活”壁垒思考:

这个思考来自华光资本董事长Patrick张永汉给我们讲的有关嘀嘀打车的故事:

在今年一月份嘀嘀打车还是估值1000万美元的时候,华光资本曾打算在金沙江创投之后跟投。当时金沙江对嘀嘀打车的投资是钱还没打过去,VIE结构也还没做。 但因为试用嘀嘀打车时遭遇到传说中1-2%的“差评体验”,Patrick将跟投嘀嘀打车的事搁置了一周(过了个春节)。而一周之后,一切都变了。嘀嘀打车不再接受风投。

原以为嘀嘀打车是想抬高价格的Patrick最后迎接到的是腾讯对嘀嘀打车B轮投资的消息。两个月的时间中,嘀嘀打车的估值瞬间涨了6倍。 后来听说, 马化腾在决定投嘀嘀打车时表示,只要在1亿美金以下,就一定要拿下嘀嘀打车。

反观这次错失投资机会,Patrick顺带总结了一下马化腾Pony对创业公司的看法。他在两年前曾问过马化腾Pony:什么项目会选择干掉它,什么项目你会采取收购、去买。Pony的解释是:如果影响到核心战略的,一定会自己做;而那些他不想干、没能力干的但又能整合优势的领域,则会去投。简单粗暴地总结,就是腾讯会投资粗活累活。
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下):行业观
在Patrick看来,Pony选择用6000万美金的估值竞嘀嘀打车,是因为嘀嘀打车做的,就是腾讯不愿意干的O2O中的Offline。 嘀嘀打车最辛苦的是找出租车司机谈,团队特地在北京机场做出粗车司机休息区,一个个地去拉生意。而嘀嘀打车对于腾讯来说会是一个不错的盈利模式,还有与微信整合的机会。

回头看看腾讯、阿里最近在买什么,你会看到他们喜欢去投资这种做粗活累活的公司。阿里入股高德软件,除了因为地图牌照国内没多少家有,还因为高德地图的更新也是粗活累活,需要几千人去扫街更新。让巨头从0开始把这些事做起来,成本太高。

在Patrick看来,互联网创业非常凶险,初创公司很容易被替代、干掉。在这样的环境下,创业者可以考虑那些能够通过积累形成壁垒、并且有机会让别人去做整合的领域。对于这样的领域来说,产品并不一定要有大量用户。但愿意持续做粗活累活、扫街,在他看来就会产生这样的壁垒价值。

大数据与O2O的机会,互联网是逻辑思维:

引用马云说的,互联网是一种逻辑思想方法

投资人们看好O2O,正是因为O2O是用互联网的思想精神去做传统行业。前几年在美国流行的降级论也是想指出了这点:互联网精英用他们的思维和方法做传统行业会容易成功。

Patrick看好那些垂直于传统行业的大数据也基于此。在他看来,ZARA也是家大数据公司。因为都是直营,ZARA根据销售反馈数据做及时的调整,能让受欢迎的款式快速制衣、出货。用互联网、大数据的模式做传统行业,也是一种提高壁垒的方法
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下):行业观

那些你可能没想到的创业风险:

创业有风险,但创业者应该考虑的是盈利模式的上下限:

被观众问到打的软件面临政策风险的问题时,Patrick表示,投资人不会这么傻,因为创业者不提风险就想不到有风险。

像嘀嘀打车中加价功能算是灰色地带,但腾讯投它很简单,因为它有可能是整合到微信上的好盈利模式。本来做创投就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对于腾讯来说,这样的投资即使损失也不是太大的数目,况且Pony本身的政治背景说不定还能帮上嘀嘀打车一把,的确是件可以一搏的事。

比起担心商业模式的风险,创业公司反而要首先想清楚商业模式的上限到底在哪。在之前,他们看到很多项目没有投,都是因为市场太利基了。这对于很多香港公司来说尤甚,他们很多是“小而美”的公司。

“小而美”和“跑得快”都需要考虑的:

Patrick说,创业项目在他眼中可以分成两类。一种是尽量不要融钱的“小而美”公司,如果融钱之后就需要做没有必要的收购、扩展;另一种是需要融钱的“跑得快”公司,在这之上的投资需要看各家公司的不同想法和战略。

总得来说,创业公司在收到投资后常会面临几个问题,那就是团队的扩展以及市场的投入。

华光资本曾经投过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但这家公司融了3000多万业绩却没起来。Patrick回顾它失败的原因,在于公司将大部分的财力、精力用在了拿流量和请人身上。一年内,这家100多人的公司变成500多人,而事实是,人多却不一定好办事。“团队大小不重要,文化、向心力才是最重要的。人越多就越难管理公司的文化。我经常跟我投的CEO说,要注意,如果100、1000人中有5个人在偷懒,那他们就是在污染。”一般都是不好的东西去影响好的。公司的企业拼搏文化、价值观和人数的多少没有关系。
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下):行业观
而在市场的投入上,Patrick举了个红酒公司的正面例子。这家公司让他感到安心,是因为公司创始人没有将资本麻木地投入市场。公司创始人对红酒市场的见解让他觉得在理:中国红酒市场是文化产业,花钱去吸引新用户,让别人喝红酒是很难的。所以在投入市场时,公司要做的是把喝红酒的人给圈起来,通过CRM等其他手段把他们的重复购买给做起来。

在这之外,整场WISE Talk下来,我还听到了不少建议:比如善用国内资源;选择对的投资人,考虑投资能给你的附加值;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考虑创业公司带来盈利以外的社会价值等等。在这边限于精力,就不一一详述了。

最后,正因为Startlab、创业公社以及港中文创业研究中心的支持,我们才成功将这场汇聚各方观点的沙龙办好。在这里,再次谢谢他们,也谢谢各位的参与。希望之后的WISE Talk能够继续得到各个城市创业者的支持吧。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被誉为互联网女皇的硅谷风投机构KPCB合伙人Mary Meeker今日在美国AllThingD D11大会上发布了2013年趋势报告。我们在这份长达百页的报告中重点摘取了她对移动互联网市场上的看法和趋势判断,下面我们来一起看看她的报告要点。

2013-05-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