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上):两地观

raina梦雨 · 2013-05-29
雨后闷热的南方天,普通话、粤语和英语交替出现……对,这里是香港。 作为36氪新系列活动WISE Talk的第一站,36氪再到香港已然时隔一年,我们和香港Startlab、创业公社一起合办了这次的活动。


雨后闷热的南方天,普通话、粤语和英语交替出现……对,这里是香港。

作为36氪新系列活动WISE Talk的第一站,36氪再到香港已然时隔一年,我们和香港Startlab创业公社一起合办了这次的活动。说实话,这次的活动有那么点超出我们的预期,整场活动下来汇聚了不少干货和有意思的观点,讲者间的交流足够给力。

在这次总结中,我计划将活动中有意思的信息分不同的维度抽离出来,用另一种方式还原这场活动。上篇,我们先来讲讲两地人眼中的对方:

他们眼中的内地市场:

在一个下午的交流中,我发现香港公司对内地市场的定义往往是:不好拿下。

在香港人Ben(创业公社第二任社长)的印象中,内地的初创团队相较香港团队往往需要更多的人。盛大投资总监王罡对这个问题的解释是这样的:国内需要更多的运营团队。虽然也有一些创业者能够做到没有多少资源就拿下市场,屌丝逆袭。但对于内地的Android环境来说,团队往往需要在适配和渠道上做更多的事。

而在三家创业公司嘉宾的眼中,这个问题就更加细化。曾因36氪报道而首先在内地市场上火起来的Talkbox,就因为Android市场面临不少“恶梦”。Talkbox的CMO芷坤总结道:“香港是一个市场,但大陆不是,而是很多市场的组合。”曾顺利进入内地iOS市场的Talkbox因为Android受过不少折磨,一个是在机型的适配上远超想象,让团队最后只好到华强北把各种机型乱买一气;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那一百七十多个数不过来的Android市场,让团队低估了这当中的门道。

虽然 Blink属于软硬件结合,但联合创始人周天同样体会到了国内外市场的不同。目前Blink第一批的音箱已经在欧美市场开卖,只有少部分接受内地的预定。在周天眼中, 国外公司比较倾向在一开始讲清楚条件,而在国内,商家则可能会喜欢周旋很久,再谈条件,对于硬件创业公司来说会是个不小的负担。

不过也有想做内地市场的创业公司,在我们深圳开放日路演过的Handy就是其中一个。Kelvin说,他们这个在香港做各地游客生意的手机租赁服务曾经考虑面向欧美的长途旅行客户服务,但后来因为旅行频次的考虑走向了来自马来西亚、台湾、大陆等短途旅行客户市场。但这也是因为产品性质决定的,他们最先选择推广的市场,还是台湾。
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上):两地观
王罡说,相较于香港,内地市场确实够复杂,如果说形容慌乱的时候是“一头牛闯进了瓷器店”,那在中国一个热起来的领域里面,就会是30头牛闯进瓷器店,这之后还不乏巨头竞争。而就市场文化来说,国内不会像硅谷,会尊重原创。国内用户有时候并不去管产品是不是原创的、新的,用户第一个接触什么就是什么。这意味着市场需要很注重市场和运营。

“建议香港公司不要死盯着北上广深,二三线城市才更能代表用户。” 在他看来,对香港团队来说更多机会的会是那些真正有需求、不太依赖于推广的产品。美图秀秀就是这么一个讨巧、有很好切入点的产品。

他们眼中的香港公司:

普遍来说,不少嘉宾在讲起香港公司时,还是会有一种“过于利基”的既定印象。

华光资本董事长Patrick张永汉聊起香港公司时,就呼吁各位尝试考虑中国资源。在他看来,不少香港公司把眼光放在香港市场上,加上香港人的生活习惯本身和内地人有很大差别,造成产品地域性强。“太过利基”,并不适合VC投资。对于小而美的公司来说,这并不是问题(他们实际上并不需要投资)。但如果想要把公司做大,创始人就不得不考虑公司盈利模式所能达到的市场上限。

王罡说,他对两地的公司标准并不同。他一般要求香港团队对产品创意、新趋势的理解比内地的更领先一些;而因为教育、眼界的不同,他们还希望香港团队更有国际化视野。不过他也指出,香港团队做事往往会不紧不慢,所以这样的团队通常能抓住第一波机会,但之后如果是在偏向运营的市场(如内地),他们就容易失势了。

不过Talkbox的芷坤也提到,最近香港的初创公司正开始面向香港外的市场。在她看来,一些内地投资人逐渐因此对香港创业公司有更多兴趣。 三位嘉宾创业者认为,香港公司要面向新市场,一定要注意和考虑的会是:资金和关系;创业者的能力;以及是否找准市场。
WISE Talk 香港站总结(上):两地观

他们眼中的两地人:

两地融合的趋势下,我们不得不去好奇组合了内地人的香港创业团队是怎样的。不知道是不是谦虚,活动中大家都喜欢批判地看自己人。

周天是北大毕业在香港投行工作过几年的创业者,招人时和不同设计师聊过后,她发现团队比较难找到合适的内地人才:大部分设计师会缺那种创业中较真、认真的精神。而她身边也很少的朋友会愿意放下高薪的生活去做创业。相比不紧不慢的香港人,内地人往往在生活中有更大的压力 。

周天说自己算是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人,在具体的观念方法上会和港中文毕业的另一创始人有不同,起码对她来说,她就倾向于在一定时间内让问题最大化地解决。“时间给我带来的压力会比较大。”

而芷坤在讲起Talkbox的团队时,也聊起了在港读书最后进入Talkbox团队的内地同事。在她眼中,香港人总是从实用的角度出发,而她的内地同事会看有更多维度的涉猎,解决方法的思路会和香港人不同:“他们比Wikipedia还厉害,因为他们会去百度、其他百科,用不一样的维度思考问题。” 双方的融合,有空在办公室“对骂”理论成为了他们探讨问题的方法。

在《下篇:行业观》中你将会看到:

他们眼中的创业,机会来自哪里?

那些你可能没想到的创业风险:

在这里先感谢一下支持我们活动的Startlab、创业公社以及港中文创业研究中心。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难得北京下了场雨,今天的天特别干净,互联网的世界会随着天气变得平静些吗?每当夜晚我都在想着今天都发生了哪些闹心的事,然后默默的吐槽,贵圈真乱。可不乱,记者编辑什么的不就没饭吃了?收拾好心情,八点一氪我来了!(其实我并非文艺青年)

2013-05-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