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Google以32亿美元现金收购的Nest是这样诞生的...

地产未来日报 · 2014-06-30
Nest是一款智能温控器,不敢说技术最先进,但看起来绝对是最酷的,目前估值近8亿美元。在其创始人中,一位曾是iPod之父,而另一位曾是第一款iPhone原型产品的缔造者。

编者按:毫无预兆地,Google 刚刚在官方博客上宣布以 32 亿美元现金收购由 iPod 之父 Tony Fadell 和 Matt Rogers 联合创办的初创公司 Nest Labs。在惊叹Nest价值之高、Google出手之果断、和思考这笔交易背后的意义和影响之余,我们不妨回望一下历史,看看Nest是如何从车库里成长起来的。发布于去年5月的这篇文章来自Startup Grind创始人Derek Andersen。欲详细了解Nest,可参考我们之前的报道

我记得Nest Labs第一次被新闻报道时,业界还普遍感到很诧异。那种感觉就像是科技版复仇者联盟集结到一起是为了建立办公园区,而不是拯救世界。几周前我和Nest的联合创始人Matt Rogers在Google的创业者服务中心见面,才了解到这个公司背后的故事和未来的愿景,他们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上最强的软硬件公司。

公司员工的卖力工作,才有了今天的Matt Rogers。如果你觉得你工作已经很努力了,不妨看看我们的采访记录再做评价。三岁的时候Matt有了第一台Mac,在Gainesville的童年时光里,当有人问起他的理想时,Matt会回答“我想在苹果工作”。16岁的时候他把自己做的机器人拿出来参赛。在Carnegie Mellon读大二时,他包揽下机器人实验室的一切基础技术活,只是为了能有机会在这工作。大三时的Matt在Monster.com上申请苹果实习生的职位,孜孜不倦的缠着苹果员工,直到他最后如愿以偿。那个夏天他承担了最繁重的项目(重写iPod所有软件),那三个月对他来说像是过了整整一年——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20小时,几乎连觉都睡不了。为此他获得了什么?苹果发给了他一笔奖金,当时iPod的VP Tony Fadell(后来成为Nest联合创始人)回忆说,这对于一个实习生简直史无前例。

在苹果的日子

毕业之后Matt回到苹果工作了几年,专攻iPod nano和iPod classic的固件开发。工作的第一个周末,Matt忙着搬家和购置家具,后来经理问他“你去哪里了?”Matt回答说,“我去买家具了。”“你应该在这里上班。”经理说,“你应该为iPod五年之后的领先地位做出努力。”

2005年12月,Matt和一个小团队开始了一个名叫“Purple”的项目,投入开发首批iPhone概念机。那时候公司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包括几个他们自己的经理。他们花了4个月的时间建构了初始原型,但这还不够完善。第二个版本就是Steve Jobs 2007年1月在Macworld的舞台上揭晓的那一款。在此前4周,团队一行25人专门去中国找人手工打造将在Macworld上展示的首批200台机子。团队被分为早晚两班倒,夜以继日地加班,甚至连圣诞节和新年都没有休息。

Nest的成立

有过负责iPhone的经验之后,Matt相继带领了nano,Shuffle的开发,以及iPhone,iPad和Apple TV的部分项目。2009年底他招了40名员工和管理团队开发产品,这时Matt还没到30岁。那个秋天他和2008年从苹果离职的前老板Tony Fadell共进午餐,长谈中表达出自己想创办公司的打算。“你想做什么?”“我想做智能家居。”那Tony怎么回答的呢?“这个想法不靠谱。一般人不会去买智能家居的,只有geeks会。”但事实上Tony已经在Tahoe置办了一整套的智能家居,包括太阳能电池板、地源热泵空调以及其他东西。Tony关注到其中的一个方面,“你能给我做一个自动调温器吗?”Matt回答,“当然!”Tony说,“那我们半年后开动吧。”

从一早在苹果的实习经历开始,Tony和Matt就结成了理想的合作关系。“我们在想法上很相似,甚至能知道彼此要说什么。如果没有他的话我根本没把握能做成这些东西。”

这个主意值得放弃在苹果的光明前途吗?Matt在短短几年里就从实习生升到了高级经理。“我们明白的越多,也就越意识到我们非做这个公司不可。我们能节省10%的能源,解决长期性的难题,不用创新却有数十亿美元的市场。为什么不去做呢?”

Matt在2010年春天辞职,在Palo Alto租了一间车库秘密启动他的事业。Matt去见了一些老同事,问他们愿不愿意辞职、(免费)参与他一个不方便透漏的新项目。最初的10名员工免费干了半年,直到2010年10月他们筹到第一笔钱。他们省吃俭用,用Tony和Matt的钱支撑着项目的运行。“我们基本上每周工作7天,每天12小时,太疯狂了。不是所有人都住在办公室,有些人有家室,所以他们会回家吃完晚饭再回来。”他们仅仅在感恩节的时候休息了几个小时。Matt声明在那种极端困境中也没有人遭遇离婚,并且强调“他们的太太现在都很幸福”。

这时候还没有人知道Tony也参与了项目。“早期我们的行动都很隐秘,没有网站,没有LinkedIn,什么都没有。在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交流,我不会告诉他们Tony参与进来。他们所知道的情况是,我是公司唯一的创始人,为了招到第一批人,我请他们吃饭、喝咖啡等。”

这就是Nest的早期,暗地里创建了棘手无比的软硬件产品,资金有限、却在由Facebook、LinkedIn、Groupon和Twitter主导的人才争夺战中集结到一批精英人才。“这个团队里有我以前在苹果的老员工,CMU的教授,和Tony20年前在General Magic时的同僚。其中有一个是Twitter的VP,一个正在负责微软的用户体验。与大多创业团队所不同的是,我们团队平均年龄在40左右,我可能是里面最年轻的。”

从Kleiner Perkins、Google Ventures、Lightspeed、Shasta以及其他一些投资方那里得到A轮融资之后的一年,他们开始了首批产品的生产。那年春天遍布Nest的谣传,说它估值达到了8亿美元,拿到了8000万美元的投资,每月能生产5万台自动调温器。2010年还在车库中办公的Nest现在已经是拥有200多名员工的公司,产品销售渠道覆盖了Lowe’s,Apple Stores、Best Buy,另外一半通过网上销售。当然公司也未能逃过争议,曾因为侵犯病人的权利而被Honeywell起诉。就像智能家居产业一个朋友最近跟我说的那样,“大家都在审视Nest”。尽管如此,Nest在近期仍然收购了风投支持的能量仪表板提供商MyEnergy

打造硬件

Nest在A轮融资一年后推出了首批产品,全面启动后的18个月,Nest有了75名员工,花费了近1000万美元。“因为我们有一帮经验丰富的精英人才。这对他们来说也许是重操旧业,但与前公司(苹果、三星、Google)所不同的是,你没有任何支援。在苹果的时候我们可以花一年去做项目,做好充足的准备后提交给运营团队,进行规模生产和全球推广。在之前的公司我们有各自的职位,但在创业公司这些都不复存在。你可能要负责HR、设备、甚至是看门。你必须要这么做。”

也许会有人疑惑,为什么很少有创业公司去做硬件?或者说大多数创业者都选择做app或者网站,而不是做硬件设备?创业本身已经是很难的事情,也不在乎这些了。Matt说,“如果我和Tony没有之前在Apple的经历的话,我们不可能有Nest。做这样的综合性消费电子设备实在很困难,而且要生产消费电子产品本身就是一件耗资巨大的工程。你得构造原型和工具,得有一个完整的生产线,还要应付库存成本。这实在是贵的令人发指。”

采访结束之后,我把Matt送到车上。那时已经是晚上9点了,但他还精神抖擞的准备回去再接着工作到深夜。Matt跟我说起Nest的企业文化和职业道德,他的态度让我不禁想象几年前他如何描述在假期工作。“必须得这样做。”他淡定的说到。是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改变世界的话,我举双手赞成。

主题配图:shimin365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据说这次合并不涉及现金,食神摇摇员工将获得一定的美丽说期权。加入美丽说之后将会相对独立的运营一个新项目。

2014-06-3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