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iPad Pro的办公化之路,修炼到了第几层?

远川科技评论 · 2020-04-09
iPad的失败在于没有成为真正的数码产品第三条道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陈二营长&蔡锦鹏

数据支持:远川研究所科技组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0年前,乔布斯提出了一个问题——在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中间是否存在一个中间地带?

对这个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第一代iPad

10年后, 最新一代iPad pro 喊出了下一台电脑,不一定是电脑口号,不再坚持自己的中间道路。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接近5年的iPad 销量停滞不前。自2015年以来,由于功能单一,主要被用于视频播放,iPad的销量就停止了增长,基本在年销量在4000到5000万台之间震荡,甚至一度出现了衰退。

iPad 10年间,占苹果营收不断降低

苹果需要一个新品类,来释放自己无处安放的新硬件,提振自己的销量,于是,一个被苹果定位为办公神器的iPad pro 诞生了。

Part 1. 苹果的三重加码

为了能让iPad pro完成变身,苹果从硬件、软件、外部设备三个方面,不断提升对iPad pro的支持度。

首先是硬件本身的升级:

本来iPad 的芯片都是遵循落后iPhone一代的原则,俨然是一个芯片库存处理器的角色

但iPad pro 却规格很高,甚至用上了同代手机芯片加强版

这也让iPad pro的运算能力直接超过了同代的笔记本,事实上,2年前的iPad pro 的芯片跑分,无论是单核还是多核,都是吊打了今年的Macbook Air。

屏幕尺寸上,苹果的升级也毫不吝啬, 最大的iPad pro 足足有12.9寸, 面子里子上都能对标笔记本。

最新一代的iPad pro上,苹果更是配上了广角镜+激光雷达,连拍照功能都不逊色旗舰机,待遇给的非常足。

另外一步,则是在系统层面不留余力的往多任务、PC操作系统学习。

在2015年的更新中,苹果加入了分屏功能,可以同时打开两个应用。

在2016年,又加入了和电脑一样的文件管理系统,开始把电脑上的文件夹体系迁移过来。

在2020 年,苹果终于放下了矜持,把鼠标加入了iPad, 至此,一个迷你版的电脑操作系统在iPad 上成型。

最后的一点,则是外接设备的逐步丰富。

外设一方面以Type-C接口,取代了Lightning接口,这意味着iPad开始可以接入鼠标、U盘、屏幕等通用的外设。

有了Type-C接口,iPad 可以轻松外接其他设备

苹果自身外部设备升级,也不容忽视。今年的新出妙控键盘,便增加了触控板,让iPad Pro摇身一变成为一台完全体的电脑。

新版的键盘,添加了触控板

apple pencil也是苹果设计的经典之作,极低的延迟和灵敏的压感触控在iPad上模拟出了一只真实的笔,给了iPad Pro 比电脑还多的输入选择。

硬件、系统、外设、苹果接连打出了几发重炮,但效果如何呢?

Part 2. 生态不行,硬件白做

就实际效果而言,网友评论的好: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

任你芯片跑的再快,iPad 的上你办公,却还是卡在了软件生态上。

简单的说就是:需要的专业软件不能用,能用的软件都是阉割版。

像专业的软件,比如工程中开发中常用的博途、LabVIEW,基本上就没有iPad 版本。这个倒也可以理解,没有用户想用手指戳屏幕来完成复杂操作,更何况PC专业版移植到iPad 上需要做底层代码移植,费用也很高,如果市场不大开发者也没有太多动力。

除去专业软件,目标群体比较广泛的office办工套件和视频剪辑软件,功能则是再三阉割。

比如,Office套件,在iPad上做ppt不能修改字间距、不能设置渐变背景。视频剪辑,视频渲染在A12Z处理器加持下虽然很快,但是电脑上可做的特效,iPad版基本不能实现。

缺少了第三方专业软件的支持,iPad再多的软硬件升级都失去了意义。

软件生态一向是苹果的骄傲,那为什么到了iPad pro这儿,软件却拖了后腿?

这说白了,还是因为苹果对iPad定位摇摆不定酿成的。

一方面,iPad OS脱胎于手机上的iOS,本身是为简便易用而生,对于多任务、文件夹之类让屏幕变得繁琐的设定的反感,几乎是刻在设计的基因中的,这会让上面的开发者都尽量避免加入太多的按钮、多层级选项、工具栏窗口。

另一方面,苹果却在模仿surface,不断的把电脑的功能往iPad 上堆积,让iPad的软件日渐臃肿。

究竟是该就繁、还是就简,开发者看不到答案,这种混乱中,最后诞生的必然就是打着移动版旗号的阉割版,关键时刻不顶用。

那么逻辑也很清楚了,苹果一日不把自己立场摆清楚,iPad pro就要一日在摇摆道路中继续尴尬。

Part 3.尾声

虽然iPad pro 还在如同海草一般摇摆不定,但依然还是取得了一定战果。

虽然在整个轻薄办公本领域里,iPad pro年均450到600万的销量只能归类为“其它“,不过与同类型的办公向的平板电脑(如matepad、surface)来比较,iPadpro却是当之无愧的销量冠军。

这主要得益于iPad 轻薄和手写输入的便利,让一部分利基人群(学生、插画设计师、数码发烧友、文字工作者),选择了iPad pro 作为办公选择。

但说白了,这批人之所以会选择iPad pro 而不是笔记本,只是因为自身的需求的简单,而不是iPad pro本身的出色。

也就是说,把澎湃的A12Z芯片、黑科技的激光雷达拿掉,也不会影响他们的选择,这些层层加码堆上去的硬件,只是增加了他们的购买成本,美化苹果的报表而已。

上个财年,iPad卖了260亿美元,跟Mac相当。从这个角度,说它“失败”好像的确苛刻。iPad真正的失败在它从来没有、也可能永远不会达到10年前我们希望看到的那种潜力:真正的数码产品的第三条道路。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远川科技评论特邀作者

投资视角聊科技 像素级别扒巨头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