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瑞幸之后,爱奇艺成做空“目标猎物”,浑水能如愿吗?

异观财经 · 2020-04-08
爱奇艺遭遇做空机构“Luckin”式做空?瑞幸咖啡造假被坐实,这次浑水还能如愿做空爱奇艺吗?

来源:异观财经,作者:炫夜白雪

今年2月1日,浑水公司在推特上公布了一份针对瑞幸咖啡的匿名报告,从数据和商业模式两部部分对瑞幸咖啡提出指责。第一部分内容称,瑞幸咖啡单店商品销售量、利润等数据存在造假行为;第二部分称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存在缺陷,“注定要崩溃”。

就在4月2日,瑞幸咖啡向SEC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从2019年第二季度至2019年第四季度,伪造了约22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伪造的交易而大大膨胀。瑞幸咖啡造假被坐实。

浑水做空瑞幸咖啡的余波未平,当外界猜测瑞幸咖啡之后,下一个是谁的时候,浑水联合Wolfpack Research给出了答案,国内知名长视频平台爱奇艺(NASDAQ: IQ)成为了浑水做空的“目标猎物”。

爱奇艺遭遇Wolfpack Research 和浑水做空,股价跳水

北京时间4月7日晚间,Wolfpack Research和浑水发布爱奇艺的做空报告。浑水称,其与Wolfpack Research一起研究爱奇艺一年多,包括在一线城市的大量调研和从广告商那里收集了大量数据。

“造假”依旧是浑水做空爱奇艺的主要控诉点,其中包括用户数、利润、收购对价等。浑水认为,爱奇艺在2018年首次公开募股(IPO)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此后一直如此。该机构表示“我们估计爱奇艺将其2019年的营收夸大了约80—130亿元人民币(27%-44%),将其用户数量夸大了约42%—60%。”

(Wolfpack Research做空报告截图)

报告发布后,造成爱奇艺早盘跳水,一度跌逾10%,截至异观财经发稿(北京时间4月8日03:12),爱奇艺股价上涨2.68%,报价17.210美元。

爱奇艺于今年2月28日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爱奇艺2019全年总营收290亿元人民币,较2018年同比增长16%。2019全年净亏损103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13%。2019年四季度爱奇艺营收75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7%。2019年四季度,爱奇艺净亏损25亿元人民币,营收和净亏损均好于预期。

优爱腾三家视频平台中,爱奇艺是首位迈入亿级俱乐部的长视频平台。根据此前公布的最先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爱奇艺订阅会员总数为1.069亿,2018年同期的8740万,增长22%,订阅会员数全年新增1,950万。其中98.9%的付费会员。付费会员收入近39亿元,环比增长4%,同比增长21%;2019年全年,会员付费收入达到144亿元,同比增长36%。

做空报告引用了部分QuestMobile的报告内容。浑水从其报告中截取了部分PPT,认为爱奇艺在春节前10天的DAU据统计仅1.26亿,与其自称的1.8亿的DAU相去甚远。此外,QuestMobile报告显示,在2019年至2020年中国农历新年,爱奇艺的DAU并没有增长。

(Wolfpack Research做空报告截图)

同时,浑水对爱奇艺的VIP做了调查,认为大约31.9%的用户是通过爱奇艺的合作伙伴,如京东、小米和携程等的会员关系,来登录爱奇艺观看会员专享内容。

(Wolfpack Research做空报告截图)

不过这里异观财经需要提醒的是,该机构调查样本人数仅为1563人,具有爱奇艺VIP会员资格且符合人口统计标准的受访者人数将仅为613人,这与爱奇艺1.07亿的订阅会员数相比,这份调研的样本实在太小,其调研结果的说服力度有待考证。浑水做空爱奇艺的调研样本,与做空瑞幸咖啡,收集的25000多张小票,10000个小时门店录像等有利证据相比,似乎不可同日而言,不值一提。

浑水从爱奇艺2018年的年报(20-F)的第23页中发现,爱奇艺是用基于总值(Gross basis)的方法对其他进行会计处理,把本应该与合作伙伴分享的收入全部记成自己的收入,同时虚增了费用,这是不合理的。因为对于双重会员来说,爱奇艺并不一定是主导方,因此基于净值(Net basis)的处理方式会更为合适。

此外,浑水把爱奇艺的多张报表综合后发现,爱奇艺的递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也是夸大了的。甚至认为,这早在爱奇艺IPO之前就已经发生了!

(Wolfpack Research做空报告截图)

易货分发许可证收入随意定价 内容成本究竟是怎样的?

优爱腾三家主流长视频平台,背靠阿里、百度和腾讯互联巨头,但均处于亏损状态,究其原因还是内容成本不断升高。当前主流长视频平台上的作品,主要由购买版权的作品和自制视频内容组成。

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CEO龚宇在电话会上表示,现在影视剧还是驱动会员增值的主要动力。目前爱奇艺平台上诸如《庆余年》、《亲爱的,热爱的》等热播剧,均属于购买版权的作品。

自制视频内容,其中会涉及影视剧IP版权购买、演员片酬、拍摄等制作费用,这都是成本支出的重要项。

财报显示,2019年Q4,爱奇艺运营成本为79.14亿元,内容成本57亿元,占去运营成本的72%。内容成本则包含了版权采购成本和内容制作成本。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爱奇艺内容成本为222亿元。

(数据来源:财报)

从爱奇艺资产负债表中可以看出,爱奇艺的内容资产包含流动资产—版权内容净值、非流动资产—版权内容净值、非流动资产—自制内容净值。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爱奇艺自制内容资产为43.5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7.36亿元,增长16.6%;期末授权内容资产共计75.1亿元,同比下滑3.7%。

事实上,在美国股市,上市公司的违法造假成本非常高。早在2002年美国就出台了《萨班斯法案》,该法案规定:对编制违法违规财务报告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500万美元罚款或者20年监禁。篡改文件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20年监禁。证券欺诈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25年监禁。

另外,美国还设立了对上市公司欺诈行为的举报奖,举报者可以获得罚款金额10-30%的奖励金。而且美国对上市公司造假者给股民造成的投资损失,可以通过集体诉讼来要求赔偿。此外,财务造假,与其关联的相关其他机构也有可能受到相应的惩罚。

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背靠百度,其股东实力不容小觑。根据此前爱奇艺向SEC递交的20-F文件披露,截至2020年2月29日,爱奇艺有5,135,516,521股普通股,其中,2,259,125,125股A类普通股, 2,876,391,396股B类股。

百度持有爱奇艺7,933,331股A类普通股,及2,876,391,396股B类普通股,拥有92.7%的投票权,占爱奇艺总股本的比例为56.1%,是爱奇艺第一大股东。

小米持有341,874,885股A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比例约为6.67%,拥有1.1%的投票权,为爱奇艺第二大股东。

高瓴资本拥有326,862,409股A类普通股,占总股本的比例约为6.34%,拥有1.1%的投票权,为爱奇艺第三大股东。

爱奇艺是否有必要冒风险造假呢?爱奇艺回应称,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爱奇艺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诉讼权力。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爱奇艺

瑞幸咖啡

百度

优爱

下一篇

国产剧集市场是否已经“黔驴技穷”的地步?

2020-04-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