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曾经火过”的这几个技术,疫情中重新受到关注

神译局2020-04-07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MOOC、3D打印机和智能温度计是在2012年引起热捧的几个科技趋势,但在这些年间都沉寂无闻了,但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它们重新受到人们关注——原本试图创造需求的他们,在疫情期间满足了新的需求。不过,我们还需要考虑它们带来的隐私问题,并一直保持关注。本文译自Medium,文章作者Will Oremus,原文标题Coronavirus Is Bringing Back the Forgotten Tech Trends of 2012。

图片来源:James Leynse / Getty Images

八年前,也就是2012年的3月,Udacity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曾大胆预言:我们现有的教育将会被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即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颠覆。同月,一家名为Kinsa的初创公司发明了一种“智能温度计”,可以利用“大数据”追踪健康趋势。2012年9月,布鲁克林初创公司MakerBot推出了一款全新的家用3D打印机,《连线》(Wired)杂志的封面报道认为这款打印机“将改变世界”。在肯塔基州上空,谷歌X正在秘密测试“谷歌气球”项目,该项目可以通过热气球在偏僻的农村地区覆盖网络信号。

多年来,这些曾经光环笼罩的希望破灭了。由于成功完成课程的学生寥寥无几,Thrun在2017年宣布MOOC“死亡”,其公司Udacity转向有偿职业培训。Kinsa幸免于难,但在大数据和联网设备纷纷遭到抵制的情况下,它变革个人健康的梦想未能实现。MakerBot最终由增材制造公司Stratasys收购,后者很快就放弃了让每个家庭都安装3D打印机的想法。谷歌把“谷歌气球”项目拆分成Alphabet的子公司Loon,而后者的业务尚未落地。

疫情带来的变化

2020年,一场全球性的瘟疫爆发了,它刹那间扰乱了整个社会。突然之间,那些曾被视为过度宣传或因为不可行而遭到放弃的伟大构想,正得到重新审视——这一次,不是出于浪漫的技术乐观主义,而是一种类似于绝望的情绪。尽管Covid-19影响到经济的大部分领域,还让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但它似乎正在重振科技行业。该行业曾因垄断、合并而死气沉沉,其“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承诺幻灭了。

1. 线上教学

如果不是这次大流行,MOOC可能终会消失,但因为校园为了师生健康而关闭,在线教育突然被推到了Thrun曾经设想的那种主导地位。美国各地的教师和教授都在争先恐后地上传自己的课程视频,这种情况就像当年各大学为了与Coursera合作而互相使绊子一样(Coursera是Udacity的竞争对手,承诺让所有人都能接受常春藤盟校的教育)。

线上教学短暂的历史表明,一旦病毒消退,教育工作者就会吵着要回到教室和讲台上。这场危机已经突显出学生在获得线上教学上的不平等,无论是从体验还是资料等方面都是如此。尽管这样,世界各地的教师仍将获得线上教学的技能,这在未来可能用得上。在某些情况下,可能必须得选择线上教学:与远程办公一样,对于资金或空间紧张的学校来说,线上教学可能会成为一种削减成本的选择;它也可能成为雪天、教学建筑临时关闭或未来另一种瘟疫爆发时的备用选择。

谁将从中获利尚不清楚。Coursera正在向世界各地的大学免费开放其教育平台,与此同时,该平台有关幸福科学、英语以及冠状病毒等的课程也变得火爆。一些学校也正在注册Zoom账户。但真正的赢家可能是大型教科书出版商,比如培生(Pearson),它们过去已经有了自己在线课程,现在的需求证明了这个策略的前瞻性。

2. 大数据预测辅助公共卫生决策

试图利用大数据预测疾病爆发的技术也风靡一时。智能体温计公司Kinsa有着高乐氏(Clorox)等商业客户,Kinsa一直在向他们出售客户的位置和温度读数数据,辅助客户确定广告支出额。这是一种营收方式,但很难说是一场革命。尽管Kinsa表示,他们会为了保护隐私,会将这些数据做匿名化处理,但关注隐私的人仍然担心这些私人信息会被广泛收集。

突然之间,这些数据对人们的价值远远超出了漂白剂行业。Kinsa已经发布了一个全国性的“健康数据图”,可以显示发烧高发区,它很可能能够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预测社区传播。推特大V@狗屎互联网(Internet of Shit)致力于模仿、嘲弄愚蠢的“智能”设备,即使是它,也打破了传统,认为Kinsa是“联网的东西实际上……也许……有帮助”的一个例子。

Kinsa发布的“健康数据图”。图片来源:网络

Kinsa只是例子之一。让我们回到2012年:谷歌流感趋势(Google Flu Trends)是一款基于搜索查询来预测流感严重程度的工具,它在去年(2019年)美国流感爆发期间受到了公共卫生界的重视。《连线》杂志曾经宣布它是一个“史诗般的失败”,因为它严重高估了2012-2013流感季和后来的几个流感季。然而,到了2020年,谷歌被列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冠状病毒防治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它能够迅速建立起网站,让人们能联系到Covid-19检测和公共卫生资源。

与此同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正在与微软公司合作开发一款冠状病毒自动检测机器人,它可以询问人们有关症状的问题,并提供诸如“待在家里照顾好自己”、“拨打911”等各种建议。聊天机器人曾经也是一个热门的技术趋势,前几年看似乎已经失宠了,在危机时刻却也焕发了新生机。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大公司是苹果,它与CDC和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合作开发了Covid-19应用程序。

2012年,一个深入人心的营销概念是“SoLoMo”,这个词是社交(social)、本地(local)和移动(mobile)的缩写。这个词的意义是广告公司利用智能手机上关于机主位置和社交网络等的数据,向他们定向投放广告。随着公众对网络隐私安全问题的担忧日益加剧,那些突然冒出来收集这些数据的公司在公众的关注范围内消失无声了,但它们从未停止过收集数据。

现在,他们正悄悄地将他们的隐私信息收集工具改造成一种公共产品。Unacast公司推出了一款基于手机GPS数据库的“社交距离记分卡”;Tectonix GEO公司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幅图片,展示了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纽约人都分散到全国各地的哪些地方了,这可能会加速疫情的蔓延。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之前,这类数据一旦被发现,就成为丑闻,促使国会制定更严格的联邦隐私法规。而现在,隐私问题在遏制流感大流行的行动下被放到一边,这在短期内是可以理解的:据报道,在一些抗疫较为成功的国家,他们的应对措施中,监控是一项关键措施。

3. 家庭3D打印辅助制造设备

2012年前后,关于3D打印的说法是,它可能引发“第三次工业革命”。未来学家宣称,当人们可以在自己家里打印他们需要的工具时,制造业将不再需要集中在工厂里。然而,自从MakerBot的联合创始人布雷·佩蒂斯(Bre Pettis)登上《连线》杂志封面以来,7年的时间已经证明,3D打印的功能基本上跟几年前是一样的,毫无进益:它只是不需要流水线就能完成的快速桌面原型设计和小规模的制造。

MakerBot联合创始人布雷·佩蒂斯(Bre Pettis)登上《连线》杂志封面。图片来源:网络

短缺严重,口罩、面罩、呼吸机、呼吸器……个人防护用品严重短缺,突显出3D打印技术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当需求暂时超过常规产能时,它可以成为挽救生命的临时措施。捷克一家3D打印机制造商上传了一款设计图纸,可以让任何拥有3D打印机的人制作自己的面罩。美国俄亥俄州的一家公司正在生产10万个鼻腔拭子。2014年收购MakerBot的Stratasys公司已经推出了Covid-19专题网站,与马萨诸塞州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共同发起了一项设计可打印呼吸机图纸的创新挑战。在个人层面上,3D打印爱好者们也可以打印一些东西帮助自己和朋友进行社交隔离,比如自动开门装置。

虽然这些都没有让我们彻底改革制造业,但它强化了分布式制造的价值,更提醒了我们,家庭3D打印机不仅仅是一个玩具。

4. 谷歌气球为抗疫提供网络服务

最后再说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互联网气球项目Loon。它业已经过8年的开发,而直到3月,它还没有通过世界各地的商业测试,无法最终面世。由于需要更好的通讯基础设施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肯尼亚政府迅速批准了Loon项目。鉴于其他几个国家一直处于观望状态,这可能标志着风向的转变,从而推动整个项目的启动。到那时,它将证明它的价值。

这些发明并不是出于当时的需要,而是出于一个似乎一切皆有可能的、机会丰富的时间和地点。除了一贯被宣传为“登月者”的Loon项目,他们似乎并不是在试图解决紧急的社会需求,而是在创造新的需求。以此来看,他们基本上都失败了。

但在创造新需求时,有时他们最终为旧问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Kinsa的发言人尼塔·尼赫鲁(Nita Nehru)在邮件中告诉OneZero(译者注:本文作者供职机构):“Kinsa成立的宗旨就是通过早期发现和早期应对帮助阻止疾病的传播。我们很自豪能将这一使命付诸行动。”

这并不意味着智能体温计、在线教育、家庭3D打印机或互联网气球一定会达到它们的创造者或2012年的数字“布道师”们所设想的那种高度。忽视他们之前失败的原因是错误的。特别是,疫情过后,我们不应该允许无处不在的数字监控一直维持侵犯我们健康和位置等个人隐私信息的功能。

尽管如此,在这许多东西都无法运转的时候,很高兴看到一些以前从来没有真正起作用的工具最终起了作用,即使我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尽快远离它们。

译者:喜汤

+1
2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两名核心管理层离职,郭英成长子郭晓群和老将李海鸣取代。

2020-04-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